2011回顧

23642805_p2.jpg


本來原本想要5格都畫我哥的: D
但真的這樣做的話我大概會永遠被兄弟封鎖吧我想。

話說回來5格裡面兩格我哥、兩格給了自創,剩下的一格居然還是電影
今年我到底看了什麼漫畫啊真是不忍說^q^"""


裡面就收跟滋滋聊天聊的一堆我哥跟病弗雷的故事: $$$$$


繼續閲讀

2012.01.03 | | 留言(0) | 引用(0) | Unlight

【UL】所謂真相

「你們感情很好?」
「那當然囉,我跟伯恩可是穿同一條內褲長大的好兄弟啊!」

8abdd28d1fb00aa763690247ec76d000.jpg


這個與內文,不太有關係(欸)
大概只有出場人物有關係: D


繼續閲讀

2011.11.23 | | 留言(2) | 引用(0) | Unlight

【UL】長高

114S.jpg

拿舊圖更一下(被打
唉唷,私設定弗雷很會煮菜,伯恩大概只會炸鍋:$$$$$$$$

「伯恩哈德在想毀滅世界的同時也已經具有了能毀滅世界的廚藝。」
唉,真想寫個什麼小短篇什麼的把這句用進去XDDDDDDDDDDDDDDD

2011.11.17 | | 留言(3) | 引用(0) | Unlight

【UL】雙子兄弟

1152s.jpg


「那個人啊,被惡魔附身了。」

周遭往來經過的人們對著眼前深色的身影竊竊私語,但是被指指點點的男人只是閉著眼睛,沉默的無視所有的一切,就彷彿早將自己和他人的空間切開一樣。

不去反駁,不去承認,即將被毀滅的世界就算在摧毀前有著崩毀的雜音又如何?

更何況那也不是說句話就能全盤解釋清楚的事情,既然如此,解釋又能怎樣,不如抓緊時間休息反而比較有用。
伯恩哈德就這樣閉上眼睛將身體的重量放在樹幹上,把握著難得的時間恢復體力。

買完補給品的弗雷走回來的時候看見的便是這樣的景象,將自己與他人全然切割開來的伯恩靠在樹旁假寐,凝聚在他身旁的空氣彷彿拒絕所有一切接近,而周遭是露出嫌惡與驚恐表情碎語的人們。

心臟的部位在那一瞬間有被掐緊的感覺,有著傷痕的眉聚攏皺起,毫不遲疑地向前邁開步伐,二刀流的使用者帶著足以將一切劈裂的氣勢向前走去。

「伯恩,我把東西買回來囉!居然趁我出去睡覺啊!」盡全力得露出笑臉,擅長炒熱氣氛的騎士不露痕跡的阻擋下投來的惡意視線也用散著氣勢的身影威嚇著閒語者。

這是我的兄弟,不容許任何人傷害。

晴空顏色的背影透著這樣意念。

「太慢了,加入聯隊之後就懈怠了嗎?」與有著諷刺音調的句子不同,伯恩總是嚴肅冷淡的臉上少有的露出淡淡的笑意,在發現對方刻意阻擋那些村人視線同時他的眼底更是滑過柔軟。

「什麼啊!才不是呢,是人太多啦。」否認的揮揮手,拉起自己兄弟的手一起坐在地上,肩靠著肩的彼此依靠著,「這裡感覺挺舒服的呢,我也休息一下吧?」
弗雷特里西在坐下的同時,低歛的眉眼也狠狠掃過前方不遠處的人們,騎士特有的銳利眼神更是將村人的臉刮鑿出退縮及害怕。

「隨你吧。」任由弗雷將頭的重量壓上肩膀,伯恩看著後退的人群緩緩地勾起唇,厚沉的嗓音低低的流出笑意,他低頭看著靠在自己手旁的另一只佈滿刀繭的手掌,感覺本來冰涼的胸膛被充滿溫度。

就算整個世界都厭惡伯恩哈德又如何?至少弗雷特里西不會,而只需如此,伯恩哈德就不會再品嘗到孤單。

於是,那瘦削的臉上保留著笑意,伯恩將眼緩緩閉起,學著自己兄弟將頭也壓上短刺的髮上,彼此倚靠分享體溫的一起享受難得的休息。

原本閉起眼的弗雷在感受到頭上壓來的重量後,俊朗的臉上也滑開一抹笑,滿足的就像是得到最大的寶物一樣。

就算是毀滅世界惡魔又如何?伯恩哈德依舊是弗雷特里西的兄弟。
伯恩哈德寡言又怎樣?弗雷特里西會替他說話。

無法阻止世界毀滅也無所謂,直到世界的盡頭弗雷特里西都會陪著伯恩哈德。
沒有原因也不需要原因,一切僅僅只是因為他們是兄弟,是從一開始就分享著臍帶的兄弟。

這樣就已足夠。


然後在危險的地帶裡的某棵大樹下,兩個年紀已不小的男人們就這樣靠著樹幹睡去。
雙手插在大衣裡的羅索站在樹前定定的沉默幾秒後,輕聲開口後便離去。

「我先去前面清怪了,一會自己跟上。」

「謝啦。」而一個飽含愉快情緒的爽朗嗓音則小聲地回道。




最近好喜歡雙子喔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

2011.11.07 | | 留言(0) | 引用(0) | Unlight

【UL】Happy Halloween

1112.jpg

來不及把整張畫完只好截一部份套素材QQQQQQQQQQQQQQQQQQQ
ROSSO狗咩!!!!!!!!!!!!!!!!!

2011.11.01 | | 留言(2) | 引用(0) | Unlight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