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311 。

我沒有想過閉鎖好長一段時間的網誌更新居然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日本地震
在那瞬間聽到消息的時候我真的什麼都想不到,因為腦中一片空白。
並不是因為漫畫啊電影啊動畫啊(我不曉得為什麼很多人會執著在這個點上)

而是因為離我們好近。

日本離我們很近,他們的文化也跟我們距離很近
我的電視節目有日本台,我們的生活有日本文化,我們的使用的東西有日本品牌
這跟我們的生活好近好近,所以才感到這麼震驚這麼意外這麼的不知所措。

更不要說有些友人在日本那邊。

我們都沒想到災害會來的這麼快、這麼突然、這麼的毀天滅地
看著電視上的畫面、網路上的新聞、斷了訊息的推特
一切都很真實又讓人感到好可怕到不真實

這真的另人感到很難過
也讓人覺得自己真的很渺小,
在打此篇網誌的同時我也很感謝我的家人、朋友都在我身邊,都平安無事。

畢竟真的,一瞬間,就是永遠的分離。
看著電視上可怕的畫面,一旁的媽媽問如果是我們面對到這樣的情況怎麼辦?
我姊姊說大概抱著等死吧

聽起來有點可笑,但是面對突如其來的大災難,尤其又是海嘯撲天捲地而來的時候
好像真的只能抱著等死,報著等生

如果真的碰上這麼一天,當我的所有最親愛的人們死去,我不曉得自己還會不會想活著。
正因為如此,看到日本大家的行為,才會更讓人覺得他們很可愛、他們很堅強、他們冷靜的讓人疼惜。

因為天災了,我們更不能有人禍。

大家守秩序的在電話亭前面一個一個排隊等打電話,
沒有電車了,大家就慢慢的走好長好長的路回家。
冷了,大家坐在一起取暖。
水來了,大家一個一個取水。

在台灣很平安的我們說,他們好冷靜
但是我們有沒有想過,他們也很慌、他們也很擔心、他們其實不該這麼冷靜
可是他們讓自己冷靜、他們讓自己井然有序。

如果今天換做是台灣發生這樣的事,我們會不會這麼冷靜?
很哀傷的是我會說,不會。

我們都被寵壞了,我們都認為我們很幸運,我們都認為我們不會這麼慘。

我們有演習,但是認不認真?
我們的課本上有防災知識,但是有沒有記起來?
我們知道有防災包,但是我們家裡有沒有準備?

然後再摸著自己的良心問問,我們會不會這麼冷靜?

我看了一位網友翻譯的[日本震災] 台灣義援金增額10倍 來自日本網友的感謝
真的,大家都好可愛。
明明真的應該只想自己、只顧慮到自己國家的時候
還有好多好多人在謝謝台灣、在替台灣的經濟擔心

日本的政府也很令人讚賞
冷靜的處理事情,告訴世界他們所需要的是什麼,把手中有的資源做有效分配
新聞媒體也很盡責的告訴大家避難注意事項、最新情報等等

這幾天,反而是台灣讓我好失望。

台灣的媒體,真的,很差勁。

報導未經證實的消息、一再重播可怕的畫面、闖入只有消防救護才能使用的交通要道
用興奮的語氣說台灣第一次有海嘯
用無理的態度指著說日本這麼大地震台灣房子抵擋不住政府要怎麼負責

我們不是人定勝天,我們只能再一次次的災難裏學習怎麼跟自然妥協。
沒有不倒的房子、沒有無法摧毀的堤防、沒有不會死的人
所以我們只能學習、只能透過一次又一次的防災訊息防災演練來試圖維繫我們的生命

這一切都不是生下來就會了,要有人教導,要有人指引、要有人宣導
可是現在最好的時機最可怕的災難在眼前,
我們的媒體在幹嘛?
嬉笑怒罵、隨意闖入災區拍血淋淋的畫面
然後呢?

做在電視機前的觀眾說好可怕好可怕
然後呢?

我們
還是什麼都不會。

我曾經很佩服很敬佩很尊重記者和媒體
因為我曾經聽過無數個深入戰區不會強權和槍之努力取材回來讓真實被世人所知道的故事

可是台灣的媒體在我成長的過程裡
一步步、一次次的毀壞我曾經景仰的一切。

什麼時候開始,新聞不再是讓民眾知而是以利為優先?
什麼時候開始,新聞自由變成了放縱傷人的自由?
什麼時候開始,新聞只要找找PPT、YOUTUBE、PLURK笑一笑就算。
什麼時候開始,新聞不是拍攝給予人希望的畫面而是嗜血找尋哭泣的顏面。
什麼時候開始,我們逐漸唾棄新聞?

只是這幾天的感想。

希望日本這次能夠渡過去,希望在這次災害受難的靈魂能獲得安息
祈求災難遠離,祈求活著的人們能夠勇敢的走下去

同時也祈禱
台灣,能夠覺醒一點。

我喜歡台灣,我喜歡這片土地的人情味,我喜歡這裡的人們。
所以,更希望我們有抵禦災害的能力、有堅強的根基、有知識的力量

2011/3/14 一筆

2011.03.14 | | 留言(0) | 引用(0) | 未分類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