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限定】錢仙

原本想寫歡樂向的結果:-(
結果寫著寫著前面就驚悚風是怎麼回事


【錢仙】

一群青少年聚集在放學後無人的課室裡,在併起來的桌子平鋪上畫著一堆符號的紙,然後,輕輕的放上一枚銅板,虔誠的像是教會裡祈禱的羔羊一樣。

他們拉開椅子,依序在四個方向東南西北的位子入座,多餘的人就圍在一旁靜靜的觀看,從遠遠的方向看去,夕陽透著窗入打上大片大片的陰影,映著橘紅的血光,在逢魔時刻裡的年輕孩子聚集成堆的樣子,簡直像是壟罩著不祥的黑色鐵龍一樣。

當一切準備就緒,為首的女孩嚥了嚥口氣,死寂的氣氛像是具現化般的死死壓在身軀上,心臟幾乎像是被什麼無法看見的存在緊緊攫住一樣,她只能小口小口的呼吸讓為數不多的氧氣竄進肺葉維持著呼吸。

攤開著的白紙上放著一枚銅板,銅板的週遭佈滿著歪曲的符號,在血般的殘陽下透著陣陣詭譎。

女孩深吸了一口氣,透著柔軟的嗓音緩緩的順著開闔的唇瓣流瀉。「錢仙、錢仙,請降臨。」帶著顫抖的音調浮出,在壓抑的聲音裡除了害怕之外還浮著無法隱藏的期待。

「錢仙、錢仙…請降臨……」女孩的聲音依然持續著,她的手指壓在那枚透著古怪的錢幣上,旁邊還有另外三根手指,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還是傍晚微涼的風所導致,有的手指正無法自制的顫抖著。
圍在一旁的其他人屏著呼吸,專注的視線盯在那枚在白紙上顯得突兀的硬幣,沒有人敢發出聲響,直到最後那個軟軟的女聲在重複的言語間竄出了一股驚悸的叫聲。

淺淺短促的叫聲就像是深夜裡鳴叫的幼貓一樣,在全然沉默的環境裡帶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所有人只能不由自主的望著那枚被四個手指聯合壓制住的銅板。

銅板緩緩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移動了起來,以規則的弧度畫著圓圈,那種極慢輪轉的速度就像是石子掉入水面所引發的漣漪一樣,在年輕的孩子心中不停的震盪出無可抵擋的顫抖。

「欸…錢仙,錢仙,請問是、是請到錢仙了嗎?」不同於帶頭少女柔軟的嗓音,帶著高昂的清亮嗓音的女孩舔了舔乾澀的唇問著。
只是還沒有人回答,她手指底下的硬幣就移動到了寫著[ YES ]的文字底下,強行壓下差點脫口而出的尖叫,「你們有動嗎?」女孩壯膽子詢問著眼前的同伴,然後,得到了三個與會者的搖頭否認。

而那枚硬幣在回答完之後,便又回到了原本的位置上。

雖然還是有人心中帶著一些質疑,但所有參與者見狀還是不由得的感到全身一陣冰冷,只是這陣冰冷很快的就被年少的熱血勇氣給逐散。

「快問錢仙一些問題啦…」
「要問考試題目嗎?」
「笨蛋、不能問跟利益有關的啦!」
於是四周的少年少女開始鼓譟,他們用手肘推擠的彼此急著想映証此時此地出現的狀況是否如心中所想的,是帶著夏日特有恐怖的靈異事件。

而至於那些街坊所傳靈異事件的後果,則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內。
『我們搞不好不會遇到啊!』幾乎是以一種天真的態度,少年少女們是如此對待著這被他們理解成"遊戲"的錢仙。
又或者抱著『出事了搞不好更有趣』這樣可以說是惡質的幾乎不負責任的想法。

於是,當所有一切都就位時,遊戲開始。

孩子們從一般入門的今天日子是幾號、錢仙的性別是什麼時候開始問起,然後問到最近曾經要看的電影到,當問出口的問題都得到解答的時候,所有人幾乎是擺脫掉了恐怖感覺只剩下興奮的顫抖。

一種讓他們覺得自己無所不能的感覺充斥著自己的身體,於是幾個少女開始彼此慫恿著要詢問有關於自己心上人的話題。

所謂的少女情懷。

幾個女孩開始問著自己心上人的興趣、喜好甚至是喜歡女孩的類型,臉上滿滿是興奮開心的模樣,完全沒有正在進行夏日怪談應有的恐懼。
進行著錢仙的人有四個,其中三個女孩不停嘰嘰喳喳的問著問題,女性特有的高頻嗓音此起彼落著。

坐在位置裡的四人混雜著一個少年,他是在無人敢參與這個”遊戲”而女同學們詢問時,輕輕點了頭而加入的人。
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提問,只是默默的看著眼前的硬幣不停走走停停的回答問題,似乎在確認回答的精確性。

當眾人終於盡興玩到一個段落時,輕鬆的想將順著網路的指導將錢仙請回時,他們才發現請來的錢仙開始不受控制的亂轉著,若說剛才緩慢的游移速度是漣漪的話,那麼此時狂暴的轉動根本是失速亂轉的馬達一樣。

女孩們一開始失去的恐懼彷彿在那瞬間歸籠,她們開始顫抖尖叫著,眼睛張的大大的幾乎可以在下一秒造出淚水盈滿整個眼眶,而男孩們則是此起彼落的嚷著怎麼辦。

只是他們的所做的並無法讓錢仙停下,它只是如同滾下邊坡的石子一樣加快速度的瘋狂轉著,就像是在狂風暴雨裡敲擊著門戶的旅者一樣。

「錢仙,我有問題要問。」突然間,一個帶著剛直線條的聲音說著,嗓音是少年特有的沙啞。

錢仙的動作在剎那間停止,瞬間的動作就像是被按下停止鍵一樣,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將目光放到那個開口的少年身上。
實際參與錢仙的人有四個,四人中混雜了一個男孩,他是在女同學們缺人詢問時點頭答應而出現在此的。

跟帶著慌亂神色的同學們不同,臉上表情幾乎可以說是冷靜的靜止的少年歛目低垂著眉眼看著眼前停止在桌上的錢幣,那枚帶著金屬光澤的硬幣就停在他的正前方,姿態宛如蟄伏於黑暗等待狩獵一般。

「錢仙,那個人,喜歡我嗎?」不帶有高低起伏的字句響起,而週遭的同學反應有點微妙,他們一邊慶幸著錢仙不再暴走,一邊又有些詭譎的想著為何眼前的同學能夠在這種時刻用這種表情問上這種問題。

錢仙靜止了半响,彷彿觀察著少年的表情邊想著答案的樣子開始緩緩的繞圈,繞了幾個圓周之後,錢仙緩緩的將腳步邁往了標注著[ NO ]的字樣上。

只是,硬幣的移動沒有多久就硬生生的停下,然後,走向與方才截然不同的方向。

同學們死死的盯著眼前的情況,他們可以看見錢幣的移動停頓的彷彿是被人厄緊了喉嚨一般斷斷續續,如果可以將一切實際顯現出來的話,他們想他們或許還可以聽到氣管被人暴力對待時所發出的可怕呻吟。

硬幣上,三個明顯可以看出女孩特性的蔥白手指裡混雜了一個細瘦帶著充滿冷硬線條的少年手指,不同於其他因恐懼而顯得蒼白的手指,男孩的手指因用力而在指尖泛起粉色,全力擠壓的樣子讓血液盤旋在指尖處,而其他部分則是顯的毫無血色。

少年的表情和正激烈與錢仙搏鬥的手指截然不同,表情幾乎可以說是一片空白般的冷靜,自持的神色與平時無異。
但如果冷靜觀察就能發現,少年的眼底濃稠的像是盤據著風暴一樣,帶著可以說是執念的執著死死的咬著前方的硬幣往另個方向前進。

終於,錢幣在斷斷續續的像是要斷氣般的走到了終點[YES]後,少年的手指不在用力,而他眼裡的暴風也逐漸消散,然後,少年輕輕的開了口:「錢仙,請回本位。」

語調裡的疏離有禮與剛才脅迫路徑的行為完全不同,得到想要的答案的少年姿態彷彿饜足的獸不在具有脅迫性。

而所有參與的少年少女們則看著那個如同虛脫一般的硬幣緩緩的走回本位的位置。
『看起來簡直像是快死掉一樣的爬回去…』他們再心中有志一同的想著。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突然間一個輕亮的嗓音隨著用力打開的教室門響起,把空寂教室裡的靜止空氣打碎,探入了臉蛋上充斥著滿滿憤怒的神色,隨著踏入的有力腳步將整個空間帶回人間。

少女們囁嚅的把事情簡單交代,換來實習老師的一陣痛罵,接著,原本盤據在教室裡的孩子們一哄而散。
除了方才的少年之外。

他看著實習老師動作俐落的處理玩錢仙的用品,動作流暢的像是做了成千上萬遍一樣。

聽著對方碎念著:「居然玩這種東西,也不曉得是不是真的…多半是自己推硬幣的吧…」等等字句,少年看著穿著白襯衫的身影一會兒後,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掌,然後,他緩緩的收攏掌心。

「它說了你喜歡我了,所以,我是絕不鬆手的。」少年低聲的說著,眼睛的顏色變的濃稠,執著的音調透著絕不放手的氣勢。

抬起頭,他看著實習老師映著光顯的有些朦朧柔和的臉龐,嘴角慢慢的牽出一抹笑。

「不管你信不信,總之,我是信了。」


---------------------------------------------

後記,現在是七月半,不鼓勵大家玩這個喔:3

2011.08.18 | | 留言(0) | 引用(0) | 【文】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