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劍】[蘇蘭] 味覺


「在做什麼?」
突然一到聲音傳來,方蘭生轉頭就見到一個修長的身影挑著門簾走進來,陽光順著拉起的門簾灑落在他身上,讓背光的人瞬間戴上一種幾近於肅然的感覺。

「木頭臉?」他疑惑地輕喃,在那身軀完全踏入室內後碎念了句裝什麼深沉後回答道:「沒什麼…就是方才吃東西沒什麼味道,來廚房轉轉。」食指輕輕的沾了些許辣油,然後小心地舔去,接著又皺了皺眉。

「沒味道?」

「是啊,好像味覺方面有些遲鈍了,嚐不出味道…」方蘭生邊聽著對方句尾些微上揚的疑問(其實他很懷疑換個人聽不聽得出來木頭臉是在問問題)點了點著頭回應邊嚐著調料,困擾的想著今個兒跟接下來的幾天怕是無法料理吃食了。

沒有味道要如何做料理呢?就像是要盲眼的人繪出一幅出彩的圖一樣困難啊。

一旁的百里屠蘇自進門的那一句話後就沒再說什麼,他只是斜倚著牆靜靜的看著方蘭生伸出食指試了一個又一個的調料罐,那雙深沉的眼睛完全沒有移開目光的看著眼前在別人眼中可以說是無趣的景色。
過了一會兒,像是終於對這樣的行為感到無趣了、也或許是終於看不下去方蘭生那可以說是自虐的行為,百里屠蘇大步流星的走向前,單手抓了方蘭生的一只手腕便用力拽往自己的方向,頭一低的就順勢啃上了那個紅豔豔還漾著水光的唇,在一聲驚呼裡侵入溫暖潮濕的口腔纏上逃竄的香軟舌尖,在唇齒交疊裡狠狠的輾壓過裡面的每一寸。

相濡以沫的聲響在靜默的只有灶裡柴火燒裂的聲響的廚房裡顯得扎人,分開又交合的唇瓣不停的發出水聲,百里屠蘇像是飢餓已久一樣的掏盡對方肺葉裡的氧氣,然後在方蘭生的腰肢幾乎要軟下而呼吸也要停下的瞬間才依依不捨地離開已經被折磨一片紅腫的唇瓣。

「總會恢復。」百里屠蘇說。「我不在乎你有沒有味覺。」
方蘭生為了這件事已經耗在廚房裡一下午了,而他也看了他鼓搗了一下午,老實說看著對方品著調料的樣子是一種對身心的挑戰。
沾著調味料的手指在著料的襯托下顯得更可口,而怯怯探出的粉色小舌在掃過指尖勾起的瞬間更是一種可怕的誘惑。
他就這樣看了一下午,忍耐了一下午,百里屠蘇覺得也該是喊停的時候了。

反正,做這種事情也不需要味覺。

而百里屠蘇也很樂意以另一種方式來讓方蘭生感受到所謂的味道,比如說相濡以沫的甜美味道。

2011.09.01 | | 留言(0) | 引用(0) | 【文】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