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Section 1

琴鍵敲下,他有了生命。
音符流洩,他有了家人。
樂章響起,他遇見了那個孩子。





許多年以前他來到這個家,在這個家的第一個孩子到達翻開琴譜的年紀的時候,那雙幼小的手指貼合上琴鍵與自己共舞的每個瞬間他都還記得。
從要人抱起才能與自己同高,到現在能夠自在地拉開椅子與自己對視,時間在難以覺察的時候快步地往前,以無法追上的速度,即便他們的時間並非以同等的方式計算。
他在幾乎是靜止的世界裡看著他人時間飛過。

時光接著流逝,然後他遇見第二個孩子。
與年紀稍大的第一個孩子不同,那個孩子在更小的時候與自己相遇,面對比自己大上許多的存在,小傢伙仰著頭,大大的眼睛瞠的圓圓的,幼軟的手滿是好奇地拍的拍黑色琴蓋,敲了敲會發出聲音的琴鍵,甚至還趴在地上伸手壓了壓踏板,帶著柔軟感覺的手壓上自己鞋子的時候他能感受到心頭有什麼流過,那是胸口被某種事物給脹滿的充實感,而自己是喜歡那樣的感覺的。
當第一個孩子彈琴,第二個孩子就會坐在自己的腳邊,小小的頭抬起聽著琴聲,接著又低下看著踏板被按下又放開,蓬鬆的髮絲在動作下搖晃,那副忙碌的研究神態硬是讓圓圓的臉多了一絲那個年紀不該有的老成。
那種表情配上有些嬰兒肥的臉讓孩子看起來很可愛,即使他的神色真的很認真。

他在德國的一間古老樂器行裏誕生,老工匠們用佈滿歲月痕跡的手打造出他的身體,調音師們則用一次次的奏音給予他生命,然後他離開了那些人來到了琴行。
年輕的店主是個討厭經營琴行的人,他不會彈奏樂器也看不懂樂譜上的記號,但即便如此,他卻比任何人都要來的珍惜、疼愛手中的樂器,店裡的所有樂器不曾有過灰塵就是最好的證明,討厭琴行不過是店主厭惡用價錢衡量一切的小小抱怨罷了。
「價值不等於價錢,而世界上多的是不懂價值的瞎子。」一次次重複的句子,是店主老掛在嘴上的口頭禪。
在自己要離開的那天,店主用帶著白色手套的手仔細的為他繫好領巾整理服儀,接著他稍稍墊起腳拍了拍他的頭,說了一句希望你找到好人家、希望你能得到幸福,那臉上的神態是帶著祝福的不捨。
看著店主轉過身的背影,他離開琴行走上迎接的車,來到了一間有著灰泥外牆的房子。
「歡迎你喔。」一對夫婦帶著孩子伸出手迎接他,而從那一刻起他有了家人。

「這是什麼?」一雙手觸上琴蓋內裏在金色的字體上來回,第二個孩子跪坐在椅子上,小小的手小心翼翼的撫摸字體的樣子就像是怕碰壞什麼藝術品一樣。「這是什麼呢,爸爸?」蓬鬆的小腦袋向後,朝著一個男人再度的出聲重複問題。
「這是他的名字喔。」伸出手,將小小的孩子抱起再重新放在自己的膝上,男人坐在椅子上,修長的指跟著碰上燙金的字體,低沉沉的嗓音有著不輸大提琴的質感。
「鋼琴的名字?」
「嗯,鋼琴的名字,就像修伯特和諾爾你有自己的名字一樣,每個人都有名字。」下顎壓上孩子的髮旋,大大的手掌包覆住了兒子的手,帶著幼小的手指一筆一畫的勾勒起在黑底上的字,「塞-勒-,他的名字是這樣念的。」
「色-勒-?」
「不對,塞-勒-」緩慢的開闔唇齒,刻意拉長聲音讓孩子模仿音節。
「…色-、塞-勒?」
「對了,念的很好。」聽見妻子的叫喚,男人笑著伸出大掌將底下柔軟的髮絲弄得更亂,那一抹笑容有著讚賞的寵溺味道,他出聲應了一聲的將孩子留在椅子上轉身離開。
被留在鋼琴前的孩子垂下腦袋像是思考著什麼,眼睛瞠著大大的緊盯著那以簡單字體勾勒出的字母,接著他以嚴肅的表情又再次的念了一聲:「塞勒。」
那樣的認真表情讓他覺得莞爾,看著小小的嘴開開張張發出斷斷續續的音節,他的心裡有更多的是名字被如此重視的喜悅,明明就只是個孩子,怎麼會露出與店主不相上下的表情呢?
低垂的小腦袋又低低念了幾次確定發音,細幼的手指滑過金色字體後停留在胸前,放在心臟的高度上,圓圓的眼睛在光線下閃閃發光,接著幼小的孩子抬起頭,朝著眼前的鋼琴綻出一抹大大的笑容,「我叫做諾爾,塞勒。」
在那句話落的瞬間,他有了名字,原本靜止的世界也似乎轉動了起來。
「我叫諾爾喔,塞勒。」又重複了一次,諾爾的眼睛笑的像是月牙,柔嫩的臉頰上浮上一層淡粉,學會念塞勒這兩個字對他就像是得到了什麼珍貴寶物一樣,在鋼琴面前,他又低聲的念了「塞勒」幾次。
沒有人知道,在那一刻他仔細地將孩子的笑靨銘刻在心底的最深處,念著自己名字的細細聲音成為了他最喜歡的樂曲,比任何音樂家的偉大著作都要讓他來的喜歡。
他喜歡那個孩子念著他名字的方式,無比珍惜的情感讓塞勒這個字成為他獨有的,而非只是古老琴行的名字。

「爸爸,我會拚塞勒了!」舉著用蠟筆大大的寫著SEILER的紙,諾爾臉上滿滿是驕傲的稚氣,被喚著爸爸的男人則是低頭將紙揀起仔細確認,「是啊,諾爾會拚字了呢。」
「那什麼時候也拚拚爸爸的名字呢?你可從來沒把爸爸的名字拼對過啊…」大提琴的聲音有著淡淡的戲謔,但更多的是無可奈何,奧古斯都知道自己的孩子不擅長拼字,但身為爸爸輸給一台鋼琴什麼的…,這實在是讓人有點哀傷對吧?
於是男人伸出手捏了捏紅嫩的小臉作為報復,即使那換來孩子軟軟的抗議也沒有停下,反正自家的孩子自己不欺負給誰欺負呢。
拿著紙手摀著臉,逃離父親魔掌的孩子跑到鋼琴前,原本鼓鼓的雙頰在看見燙金的字時迅速的消下,他手腳並用地爬上鋼琴椅,將被弄得有些皺的紙拍了拍舉起,「塞勒,我會拚你的名字囉。」
拿著紙,低下頭,綻開無比的真誠與喜悅的笑容。
看著底下的笑容,鋼琴、或許該稱之為塞勒也無聲的勾起唇,紙上面在其他人看來歪歪扭扭的字體卻是他看過最美的文字,他能從一筆一畫的頓點看出諾爾是如何認真的書寫自己的名字。
他想他會開始喜歡自己的名字,那幾個銘刻在他胸前的字母。
塞勒兩個字因為諾爾而變得特別,也讓他從一台普通的鋼琴,成為獨一無二的存在。

『店主,我想我會很幸福。』眼底浮現出一抹柔軟,看著諾爾,塞勒笑的溫柔,他想他找到了店主說的好人家。

2012.01.29 | | 留言(0) | 引用(0) | 鋼琴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