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Section 2

『啊呀...』低頭看著又縮進自己下擺的孩子,塞勒勾起笑容熟稔的伸出手,抱住小小的孩子。
他喜歡孩子的溫度,喜歡孩子依賴自己的樣子,那讓自己覺得溫暖。






諾爾是個很有趣的孩子。
孩子們還很小,而當一群孩子在一起時總是會玩捉迷藏的遊戲,諾爾或許是年紀不大的關係,他總是能鑽進很多奇妙的地方。
廁所、桌椅下方已經不用說了,衣櫃、底下的暗櫃、甚至連床頭櫃他都看過那個孩子爬進去過。
塞勒總是莞爾看著諾爾東晃晃西看看地找地方躲藏,然後在諾爾選好藏身處的時候幫忙祈禱別被抓到,但同時他也會緊張害怕躲藏的地方過於狹小可能會讓人因為氧氣不足昏過去。
但每次不變的,是他總會靜靜地享受著他與孩子相處在同個房間裡的時光。
捉迷藏的日子持續著,接著在某一天,他看見那個孩子同樣左顧右盼的朝自己走來,接著站在自己身前想了一下,小小的手伸出,掀開了自己的下襬就縮了進來。
孩子身體原本就很小,縮起來又更小了,他看著諾爾將頭埋在膝蓋間無聊的開始數著自己的小小腳趾頭,聽著細聲細氣的聲音數著一二三四指揮著短短的腳趾運動,他不由得的又笑了起來。
喊一大拇指會跟食指一起點點頭,喊二食指會和大拇指一起點點頭,喊到三四五的時候全部的腳趾會一起點頭,不管多努力都一樣,於是到了最後,小小的孩子幾乎是用作弊的方式讓手指協助單一腳趾點點頭。
布簾外的世界捉迷藏的鬼還在抓人,吵雜的孩童音調在厚重的布料阻隔下被暈開模糊成一片,將鋼琴底下的世界隔離成獨一無二的空間。
或許是被布幔蓋住很昏暗的緣故,也可能是被下擺遮擋住風的小小空間裡空氣不太流通,沒有多久諾爾就停下了迫害腳趾頭的運動,小小的腦袋晃了晃就那樣趴在自己膝蓋上的睡著了。
圓圓的臉埋在雙臂間,眼睛閉起,鼻尖發出軟軟的呼吸聲,就連剛剛很精神報數的腳趾頭也都蜷縮在一起,塞勒低頭看了一會兒,眼底滑過一抹柔軟,唇角勾起溫柔的弧度,他感受著懷中小孩特有的溫暖體溫,緩緩地收攏身體懷抱著酣睡的孩子。
很溫暖,感受著在自己腳邊睡著的孩子身體的小小震動,瞬間他甚至有了自己也有心臟隨著孩子呼吸而鼓動的錯覺,那讓人真的有自己是和諾爾一起活著的感覺,即使塞勒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並非人的這項事實。
孩子毛茸茸的頭髮輕輕搔著他,呼吸聲像是小貓打呼嚕一樣,『瞬間,就是永恆喔。』塞勒想起了某天琴行裡二手樂器說過的話,找到對的人不需要太多的時間確認,只要心弦顫動,那就會是永久的悸動。
於是他微笑,戴著白色手套的手輕輕碰著諾爾蜷縮的小手,感受著瞬間的永恆在心頭湧現的喜悅,深深的擁抱懷中的孩子。

「諾爾──」稚嫩帶著陽光氣息的嗓音突然出現,劃破了原本的的謐靜空間,伴隨著急促的腳步聲,在四周來來回回的重複呼喚。
「諾爾快點出來,捉迷藏結束囉~」修伯特的聲音持續著,甚至還戴上些許的威脅,「再不出來哥哥要把爸爸買給你的點心吃掉囉!」修伯特在房間裡找尋,他翻開每一個櫃子、翻起一層層的棉被,卻完全沒想到翻開鋼琴的下襬。
塞勒在一旁靜靜看著,他仍然抱著熟睡中的孩子,不知道怎麼的,他不想放開。
找不到人的修伯特在房間轉了轉很快地就離開,塞勒緩緩地摩擦過諾爾蜷縮的手指,低垂的眉眼裡靜靜流淌著什麼,他聽見修伯特離開的聲響帶來了更多的腳步聲,在修伯特聲弦繃緊的叫嚷裡,孩子的父母也快速的在家中來回走動著,以為孩子不見讓他們更加緊張的到處走動。
於是倉亂的腳步聲不停地在有灰白外牆的家中來回,伴隨著一聲又一聲緊張的「諾爾-快出來。」,就連修伯特的威脅也從一開始的要把弟弟點心吃掉變成了「諾爾你快出來,不然哥哥的點心不給你吃。」,塞勒就這樣看著這個家的人們在房間裡穿梭來來回回,他明白他們的緊張,但他不想放開懷中的體溫。
若是放開諾爾,會不會從那一刻開始他就會失去溫度呢?即使他從一開始就沒有體溫。
但懷中的孩子似乎沒有感受到塞勒的掙扎,原本闔起的眼睛緩緩地眨了眨,喉間發出了像是幼貓般的呼嚕聲響,或許是感覺到有些熱,諾爾伸展了蜷縮起的腳趾,短短胖胖的腳趾就這樣從他的衣襬底下滑了出去,離開了原本獨一無二的空間。
很快的,一雙大掌探了進來,抱走了還在揉著眼睛的孩子,塞勒看得自己空蕩蕩的懷抱抬起頭看著眼前的男人,那是這個家的父親,抱著諾爾拍撫著還有些想睡的孩子,男人的背影很快地就離開了塞勒的視線。
而塞勒仍然維持著同樣的姿勢,懷抱著孩子的姿勢,只是在此刻,他已經失去了懷裡的溫度。
他還記得那天他的心情有點低落,低落的連修伯特拉起他的手直到放下他都不記得那天修伯特彈奏了什麼。
直到要晚睡前諾爾探頭進來,那個小小的臉看著自己半响後緩緩地伸出手拉了拉布幔,似乎想將自己整理好,但瘦小的胳膊沒有辦法好好地放下沉重的琴蓋,碰的一聲,他感到自己的五臟六腑震動了一下。
似乎是被那過於巨大的聲響嚇到,諾爾站在鋼琴呆愣著直到他的父親探頭進來說話才回過神。
「諾爾?小心點,不然塞勒會壞掉的喔。」低沉沉的大提琴帶上了提醒的力度,奧古斯都伸出手又揉了揉諾爾的頭髮,「好了就快點去睡覺。」
「好的,爸爸。」諾爾有些吶吶的應了幾聲,低垂著腦袋目送父親離開後就走向前摸了摸剛剛發出莫大聲響的琴蓋,小小的手來來回回的在黑色的烤漆上來回,模仿著母親在他摔傷時的動作,然後塞勒聽見了很小很小聲的對不起對不起還有對不起。
跟離開前的一句我最喜歡你。
於是他笑彎了眼,彷彿一整個晚上的低落心情都已不付存在。

從那之後,捉迷藏時塞勒的下襬都會多上一個體溫,一個蹲坐在他腳邊蜷縮在他懷裡的孩子。
即便常常會被找到,諾爾也還是會縮進鋼琴下,而塞勒也總是勾著笑拉開自己的下襬,然後抱著小小的孩子感受著心臟的脈動。
「為什麼呢?」女主人像是風鈴的聲音問著,似乎有些不懂小兒子老是鑽進鋼琴下的行為,明明很多地方可以躲藏不是嗎?而被疑問的人只是抬頭朝自己的母親咧出一個大大的笑臉,「因為很溫暖啊。」
因為很溫暖,塞勒露出柔緩的笑容撫上印著胸前SEILER的地方,那上面有被熨暖的感覺。

2012.01.30 | | 留言(0) | 引用(0) | 鋼琴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