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Section 3

一拍、兩拍、三拍…
唇角上揚,他張開雙手,迎接撲進懷裡的小小身影。






午後的天氣適合午睡,陽光被玻璃和窗簾隔絕,只留下不刺眼的柔光暈染空間,在鋼琴前方的地板上有兩個孩子躺著,夏日冰涼涼的地板是午睡的第一選擇。
陽光將他們的五官線條暈開成柔和的顏色,熟睡的臉上泛出紅潤的顏色,小小的鼻翼張闔發出呼嚕嚕的聲響,讓整個室內都釀出一股懶洋洋的氣氛。
塞勒靜靜地站在一旁看著熟睡的兩個孩子,瞇著眼睛他輕聲數著數,彷彿在倒數什麼的緩緩數著節拍,就像是平常修伯特練琴時數拍子那樣。在此同時,睡著的兩個孩子也有了動靜,一拍,修伯特翻身露出了被被子遮掩住的肚子;兩拍,諾爾翻向另一邊而被子離他更遠;三拍,一左一右的兩人同樣的都沒張開眼睛。
塞勒持續數著,節拍絲毫沒有被兩個孩子的動作打亂,終於數著拍子的手指停頓了一下,他緩緩地蹲下身,四一拍的頻率在彎身的同時依然繼續,接著在數到了一個段落時,他伸出手向前露出了掌心,像是準備承接什麼一樣。
五、四、三、二、一,在塞勒停止數拍的瞬間,翻過身的孩子動了起來,諾爾小小的身體晃了晃就直直地朝向鋼琴的方向滾了過來,甚至在滾動的同時拉開了修伯特蓋在身上的被子,讓修伯特原本只露出一點點的肚子整個暴露在空氣下。
包裹著白色手套的手準確無誤的在前方將熟睡的孩子接到懷裡,熟練的像是做上成千上百次,看著底下發出小貓呼嚕聲響絲毫沒有醒來的諾爾,塞勒的眼睛滑過一抹柔軟靜靜地幫孩子整理衣物防止著涼,他揚起笑容,想起了第一次發生這種情況的樣子。

某個冬日的午後,整座宅邸裡最富有陽光的琴室永遠是兩個孩子午睡的首選,那一日兄弟倆抱著小毛毯,蹦蹦跳掉的決定在鋼琴前方的小空地裡紮營準備午睡。
兩個孩子感情很好的蹭在一起蓋著同張毯子,像是窩裡的小貓一樣縮在一起的睡著,但很快的,毛毯在他們睡著後各自不同邊的翻身之下被強迫選邊站。
結果想當然耳,年歲的力氣差距讓諾爾搶不過在他身旁大上一些的修伯特,於是咻的一聲很快的,小被毯就選擇好了效忠對象,留下了一個縮成一團的孩子。
醒著的時候的兄友弟恭絲毫不會影響睡著之後各自為政,無意識的動作除了本能什麼都不會剩下,父母兄弟親情這種東西在毫無意識的睡眠裡根本不存在。
陽光很溫暖,但是在冬日下偶爾吹進的寒風還是會讓人感冒,尤其對孩子來說,塞勒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熟睡的兩個孩子,尤其是某個縮成一團開始有顫抖跡象的小傢伙,但正當他準備走向前的時候,原本還在發抖的孩子卻突然間翻了一個身,接著用了極快的速度的──
滾到了他的腳邊。
直線加速度的力量碰撞上塞勒的瞬間甚至還發出了撞擊的聲音,但即便撞上鋼琴的力量很大,小小的孩子也只是張開睡眼惺忪的臉晃了幾下的又快速睡著,腦袋的暈眩感對他而言彷彿只是增加睡眠品質的催化劑。
低著頭塞勒愣愣地睜大眼,諾爾有些嬰兒肥的側臉正躺在自己的鞋子旁被沉甸甸的黑色襯托下有些蒼白,柔軟的髮絲在地板上散開的有如抽象畫作,而在自己發楞的期間內那蜷縮起的小身體還往鞋尖的方向蹭了幾下,直到聽見小小的噴嚏聲塞勒才突然回過神來,他抿著嘴看著腳邊的孩子靜默著。
然後在彎下腰的過程裡噗哧笑著地將諾爾抱進懷裡。
怎麼會這麼可愛吶?
唇高高揚起笑容,在自己懷裡熟睡的孩子眼睫緊閉的發出小小的呼吸聲,被包覆在塞勒寬大外衣裡的身體往裡又拱了拱,十足十的小孩樣讓鋼琴又發出了幾個悅耳的音階。
白手套輕輕撥弄了細軟的頭髮,調整一下姿勢讓彼此更加靠近,浸染笑意的雙眼彎成月牙的形狀,緩緩為熟睡的小傢伙唱出柔軟的彷彿能滴出水的曲調。
Sweet dreams, my dear.

「啊啦~修伯特怎麼又睡到露肚子了呢?」風鈴的音調在風中撞擊出清脆的聲音,帶著女性特有的清亮,揚著笑容的黛絲動作輕柔的將被毯拉起,為還在搔著肚子的大兒子蓋上,接著她轉頭,看向某個地方時露出有些莞爾又無奈的表情。
唉呀呀…怎麼會這麼喜歡窩在這個地方呢?
伸出手拉開鋼琴布幔,臉上寫著疑惑的看著蜷縮在裏面的小兒子,確認了一下體溫後就將手上的薄毯蓋在小小的身體上,整棉被邊角時她感到背後傳來熱燙的溫度,轉身不意外地看見一個盈滿笑意的眼眸,那裏面閃爍的情緒黛絲比誰都了解。
「又睡在裡面了?」
「sh…別吵他。」
看著男人變的晶亮的眼睛,小巧的手掌推開準備探出的大手,自己的孩子要自己欺負這種準則男人是如何執著的奉行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美其名說是愛的表現也只不過是身為父親的惡趣味罷了。
沒有將縮在裏面的諾爾抱出,因為黛絲知道就算抱出來沒多久也會再滾回去原來的地方,無數遍的經驗是很好的佐證。
帶著寵溺的細白手指又揉了揉孩童特有的柔軟臉頰,看著自家孩子的可愛睡臉她揚起一個甜美的笑容,緩緩的放下鋼琴的布幔,阻絕調皮的陽光捉弄自己的孩子。
Sleep tight, my son.
轉頭起身,黛絲沒有忽略大兒子臉上的塗鴉,發出小小鼾聲的臉上被黑色的墨水畫出六道鬚痕,讓睡的很沉的修伯特看起來更像一隻睡懶覺的貓,不打算讓小兒子也變成祭品,以喝午茶的名義女人推著對逗弄自己孩子很有興趣的男人離開。
畢竟天氣很好的午後不喝杯茶實在是說不過去,尤其是建立在由丈夫準備茶點的前提下。

鋼琴布簾放下,與夢連結的黑暗裡並不寂靜,流水般清澈的曲子依然繼續著,低低的曲調並不張揚,配合著柔和的嗓音化做細細的流水滑過心田。
沒有忽略懷裏的孩子在曲調下彎起的小小笑容,淺色調的眼底釀著一股柔軟,眉眼在掃過眼前被畫著鬍鬚的修伯特時浮現笑意,修長的手指劃過諾爾軟軟的臉頰想像著懷裡的小傢伙被畫上貓鬚的樣子,唇角淺淺的弧度上勾,塞勒抱著熟睡的諾爾唱著從那日冬日過後就沒有改變的溫柔歌謠。
曲音高高低低的變化,在午後響起的曲調卻始終不變。
Sweet dreams, my dear.

2012.01.31 | | 留言(0) | 引用(0) | 鋼琴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