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Section 4

旋律在耳邊響起,非大師傑作、非流行樂曲,卻比任何樂章都要來的吸引他。
那是自小就熟知的曲調。






將臉貼合在黑色琴蓋上,明明感覺應該容易吸熱的顏色卻是冰冰涼涼的,讓熨在上面的肌膚一陣涼爽,瞇著眼他又蹭了幾下。
果然還是比較喜歡這裏啊…
「諾爾,把你的頭抬起來。」一陣輕揉的力道落在諾爾的頭上,走過一旁的黛絲伸出手拍拍兒子的頭,提醒他別把鋼琴當桌面蹭。
「再一下…」似乎是那樣沁涼的感覺很舒服,蓬鬆的腦袋壓在鋼琴上就是不起來,不論風鈴般的嗓音喚了幾次都一樣,軟軟的臉頰貼在黑色的表面,跟柔軟的抱枕或是書房的書桌比起來,他就是覺得這裡比較舒服。
眼睛半瞇著,就像是打盹的貓一樣,睫毛在眼前製造出朦朧影子企圖將整個世界都從腦海裡逐出,逐漸變的無神的眼睛又眨了幾下就像是最後的掙扎,漸漸的放在臉側的手逐漸放鬆蜷縮了起來。
然後,他在鋼琴的琴蓋上睡著。

似乎又見到小時候常見到的那個身影,清澈的嗓音就像是記憶裡的一樣細細吟唱著不知名的歌謠,聲音高高低低轉換變化成催眠的旋律,閉著眼,頭上有某種不同於母親的輕柔力道傳來。
柔和的旋律包圍著像是溫暖的水流覆蓋全身,彷彿置身於現實與夢境的交界處,降落在深藍的海底裡飄浮般,照理說這樣無法捕捉真實、無法確認現實的狀況他應該要感到害怕或是慌亂,但他卻沒有。
大概是因為圍繞在周遭的氣息太過熟悉的關係吧,他這麼想著,並沒有睜開眼睛。
歌聲繼續在耳邊緩緩的吟唱,頭上類似手的存在傳來梳理的力道,穿梭在頭髮裡的梳著自己細軟的髮絲,在掃過頭皮的瞬間帶來一絲不同於人類肌膚的觸感,有點類似布料卻不同於普通布帛的粗糙,那更接近於母親的友人從東方帶來被稱之為絲綢的禮物。
柔滑的觸感不惹人討厭,反而在滑過肌膚時帶上細涼的感覺,頭往底下又蹭了蹭,那樣的感覺他想他是喜歡的。
手上傳來與不同於絲滑的感覺,黑色與白色突兀截然不同的色塊在眼前沉澱,在蒼藍色夢境裏被結合成一塊交織成獨立卻又相連的存在,黑與白擦過他的熟悉觸感讓他想起小時候無數次的夢境裡指掌傳來的感覺。
閉起眼睛在夢裡像是毫無意義般,即便他很明瞭自己的眼睛是閉起的,但就像剛剛能夠清楚分辨出黑與白一樣,眼睛也捕捉到淡淡流金似的髮在深藍色的夢境裡飄浮,在光線映照下反射出點點的光芒,那樣的顏色同樣也讓他想起從懂事起就熟悉的某樣事物,一樣他觸摸過千百次的存在。
他曾經呼喚過那個名字,無數次的。
他曾經寫過那個名字,無法計算的。
他也記得自己的父親是以何種帶著戲謔無奈又忌妒的心情說那是他第一個拼出的正確的字。
「……塞…勒?」
確定卻又無法確定,他在深深淺淺的夢境裡發出囈語,小聲的如貓咪午睡發出的小小呼嚕聲,然後耳邊捕捉到一個輕輕的笑聲,剔透的音質與吟唱歌謠的嗓音相同的,如同流水般清澈的聲音。
髮上輕柔撫觸持續著,連同引導夢境的歌聲一起將那些他腦袋所感知到的一切紡織交構起一個熟悉的身影,對方朝他揚起一抹微笑,接著他聽見細細的歌聲伴隨了一個短短的音節,「諾──爾。」
短促卻堅定的。
「-諾爾。」風鈴敲擊出清脆的聲音,柔軟的手掌拍上他的臉頰,不同於黑色琴蓋的溫暖質感將真實與虛幻交錯的夢土打亂,困惑的眨了眨眼,他在熟悉的視線下醒來。
「就說了別在這裡睡著了。」不論經過多久都保有一張娃娃臉的黛絲戳了戳還有些昏沉的少年,因為不滿而鼓起的雙頰更是讓她的年齡看起來更是直線的往下降,伸出手整了整孩子睡塌的一側頭髮,「如果還想睡的話就來幫媽媽曬衣服吧~」
「好…」揉著眼輕聲應好的跟隨女人嬌小俐落的背影離開,但在走了幾步路之後想起什麼似的,諾爾回過頭看向某個漆黑冰涼卻讓人覺得溫暖的角落,睫毛眨了幾下,疑惑浮現在他與黑色琴身同色調的眼睛裡。
…塞勒?
「諾爾──」清脆的風鈴聲再度響起,又看了鋼琴一眼,應了聲好諾爾轉身朝向母親的方向走去。

「媽媽妳又把所有的衣服混在一起洗了吧…」拿起一個被染成粉紅色的襪子,諾爾皺著眉看著一旁假裝忙碌的母親有點無奈,這大概是他第三雙變成粉紅色的襪子,但只要一想到父親他又覺得其實沒什麼好抱怨的了。
奧古斯特上次看到粉紅色襯衫時發黑的臉色,諾爾到現在都記憶猶新。
明明就是鄰居朋友口中俐落優秀的女性,為什麼做起家務會像是災害一樣呢?
答案或許會是某次修伯特講的那樣:上帝給你開了一扇窗,就會把某扇門給關起來,這叫做所謂的公平正義,沒有人能同時開很多扇窗跟門,除非他不是人,而媽媽應該就是在做家務的這扇門被關的很窄吧,他想。
「粉紅色很可愛啊…」風鈴像是卡住一樣發出有些嘟嚷的聲音,抖了抖手上還有水分的衣服,娃娃臉的女人有些虛軟的辯著。
「前提是不是被紅色染的。」將手上的褲角拉好,曬起衣物的同時諾爾回道。
燦爛的陽光落下將他的視線弄的金黃模糊成一片,被風震起的衣服發出啪啪的聲音在眼前甩出白色的斑爛痕跡,光影暈染開來的感覺又讓他想起了剛剛的夢。
是夢吧…用手遮住太過奪目的陽光,用力的眨了幾下痠疼的眼睛,突然間又一陣風飛過他的耳際。
『諾爾──』
順著風飛擊而上,夢境裡流水般的嗓音再次迴盪在腦海中。
「──塞勒。」轉過身,眼睛瞠瞠的的看著某個方向,他喃喃的低語。
「諾爾?你剛剛說什麼?風太大了我沒聽清楚。」混雜的聲音引起黛絲的注意,將風吹起的髮絲整到耳後,她轉過頭問一旁的兒子。
「沒有…,喔、我說爸爸這件粉紅色的毛衣怎麼辦?」
「唔…別跟你爸爸說,我找時間再補一件上去就好……」
「好。」
在女人轉過身煩惱著眼前染成俏麗粉紅色的毛衣的時候,少年面向著黑色鋼琴的方向,在風中緩緩的再次開口。
「塞勒。」毫無懷疑、毫無猶豫的,諾爾用青澀的嗓音念出用金色字母拼寫的名字。
笑容在臉上浮現,他想他應該知道那首歌謠的主人是誰。

2012.02.01 | | 留言(0) | 引用(0) | 鋼琴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