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Section 5

如果不知道的話,就跟我一起吧?
一個人的話,感覺太孤單了嘛。






「啊啦~今天~該做什麼好呢?」塗著指甲油的漂亮手指輕敲臉頰,攏了攏微捲的頭髮黛絲顯得有些漫不經心,身後的奧古斯都接過了整理頭髮的工作,熟練的將頭髮抓成一束綁上絲帶,他低下頭在妻子的頰邊落下一吻,「不需要做什麼,你負責出門採買就好。」
長久相處的時間讓身為丈夫的男人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自己妻子在家務上的破壞力。
「那晚餐交給你做囉?」笑花在臉上綻放,女人轉身往鏡子裡確認自己的服裝,裙子在動作下飛起一個翻騰的弧度,綴在黛絲的身上就像美麗的緞帶一樣,滿意的一個昂首,散發在黛絲身上的是一股自信驕傲的魅力。
「好,順便把修伯特也帶去吧。」悅耳的大提琴聲將破壞力與妻子有不相上下趨勢的大兒子一同往外丟,做菜的時候奧古斯都實在不太想看到修伯特在一旁蹦跳,那不僅危險還很煩。「省的他去煩他兄弟。」
「最喜歡逗弄諾爾的不就是你嗎?」黛絲橫了男人一眼,眉一挑提醒所謂父親的惡趣味。
「彼此彼此。」男人也回以一笑,唇一勾也提醒了所謂母親的惡趣味。
女人喜歡欺負大兒子,男人喜歡捉弄小兒子,在某方面來說算是相當平衡又平均的狀態。
或者也可以說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跟另一邊的喧鬧不同,諾爾靜靜地窩在鋼琴的腳邊,蓬鬆的腦袋左晃右點的思考著什麼,手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細瘦的指頭像是彈奏指揮似的在空中揮舞。
雙手在空中緩緩的移動,指與指節奏的在光影變化的空氣裡輕觸,指腹不輕不緩彈著,若是空氣能夠發出聲音,此刻想必會響起一曲完整而輕快的小樂章吧。
眼神專注的看著前方,諾爾在腦中回憶樂譜,手指一遍遍的反覆練習著,像是要藉由這樣的方式將原本奔騰的在紙張上音符深深烙印腦海裡一樣。
要是彈到一半忘記的話,不是很丟臉嗎…幾分鐘過去,似乎走到了樂曲的盡頭,手指的動作停了下來,但丟臉的想法一在腦海飛過,眨了眨眼,甩甩手讓手休息了一下之後,諾爾便又開始練習起來。
一次次的、一遍遍的,將曲調謹記於心。
「諾爾-」後腦綁著小撮頭髮的少年探頭進來,「黛絲跟我要一起出去,你一個人在這邊可以嗎?」
「可以啊。」諾爾抬頭回視,眼前的兄長在對上他的視線時咧了一個笑。
「乖乖在家喔,不要太想我,別想到哭出來囉。」頑皮的神色出現在修伯特的臉上,他伸出手狠狠的揉亂諾爾的頭髮後才帶著張揚的步伐離開,離去的同時還不忘皮皮的補一句:「哥哥我會幫你帶好吃的回來。」
諾爾看著修伯特意氣飛揚的背影有種看到母親的錯覺,自信與狡黠在他們的身上混合而成一種極其相似的氣質,他有些失笑的搖搖頭,壓下亂翹的頭髮,與自己截然不同的兄長總是會讓人不知所措,不過是在好的方面。
「呼──」
緩緩的呼出一口氣,身體放鬆向後靠上鋼琴琴腳,耳邊捕捉到大門開啟閉合上的聲音,諾爾抬起頭,視線的邊角看見了黑色的鋼琴琴蓋,他微微的彎起一個笑容,算了算時間閉上眼稍微休息一下之後他站起身,姿勢標準舉止漂亮的打開琴蓋。
就像是參加演奏會那樣。

流暢的音符奔騰而出,剛剛在空中練習的動作似乎發揮了成效,指腹沒有猶豫的落下,鍵盤被毫無錯誤的按下連接出成串的旋律,叮叮咚咚的聲音清脆的像是水滴落下,高低起伏變換的旋律如流水悠揚,圓潤的指尖在黑白鍵盤上來回,腳配合按壓下踏板,將上下的動作組合成樂章。
順暢的動作讓眼裡流過光彩,他笑著,彈奏出一曲輕快卻又讓人感覺溫暖的曲子。
『塞勒。』手上的動作依然繼續著,伴隨著樂音,過去的記憶逐漸在腦海裡成形浮現。
小小的孩子坐在鋼琴前,太過稚幼的年紀讓他在鋼琴的面前顯得更小,努努嘴他看著眼前的金色的字體,有些沮喪。
『媽媽說她不知道你的生日是什麼時候…』那天是孩子的生日,於是他想到了陪伴著他的那個存在應該也有生日,但詢問大人的結果卻讓他覺得沮喪,媽媽完全困惑苦惱的樣子宣告了她是真的不知道。
『可是沒關係的喔。』抬起頭,圓圓的眼睛盯著眼前的鋼琴,眉頭少有的皺起,在童稚的臉上增添上了一股微妙的老成,堅定的眼神裡竄起流光,然後他說:『如果不知道的話,就跟諾爾同一天生日吧。』
稚嫩的聲音裡認真滿滿的提出解決方案,用力的點了點頭,小小的孩子露出了一個笑容,將那原本臉上不合年齡的表情驅逐,留下屬於孩童的天真。
『一個人會很孤單,那我們兩個就一起生日吧,塞勒跟諾爾一起。』
『這樣就不會寂寞了喔!』

「♩」凹下的琴鍵彈奏出最後的音符,諾爾低下眼眸,映入視線的是存在感十足壁壘分明的黑白琴鍵,壓下的手指放鬆力道離開琴鍵,他放開腳下的踏板,隨著最後的尾音消失,樂章在此結束。
「生日快樂,塞勒。」屬於少年年紀特有的青澀嗓音輕聲說著。
「你跟我都生日快樂。」唇角漂亮的勾起,語調間是充滿祝福的情感。
沒有遺忘小時候的承諾,刻意挑在男人在廚房奮鬥女人出外打拼的時候彈琴為的是不讓任何人打擾,此時出現在諾爾臉上的笑意有與黛絲和修伯特調皮的味道。
不是不願意讓其他人聽到,但是在這種場合被聽到…他會很不好意思的,更何況這是屬於塞勒跟自己的生日。
抬頭看了眼時間,稍微計算了一下,手指再度擦過金色的字體,他重新把手放在鍵盤上,讓音符再度漂浮於只有他一人的房間中,讓剔透清澈的琴音為彼此祝福。
黑色的鋼琴隨著少年的手發出歌唱般悅耳的琴音,在只有少年與鋼琴的房間裡,醞釀出了獨一無二的溫暖氣氛。

房間的桌上,在被書壓住的某個筆記本一角露出了白色的紙張,上面劃滿了黑色的五線譜,而譜面上則佈滿著錯綜複雜的修改痕跡,紅色的、藍色的、黑色的筆觸在白色的紙面上格外明顯。
Happy Birthday to Seiler
筆記本封面的標題處,黑色的墨水銘刻著漂亮的字樣落印在顯眼的區塊上。

2012.02.02 | | 留言(0) | 引用(0) | 鋼琴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