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Section 6

我老是覺得能聽見你的聲音,不是琴音,是你的聲音。
而我想那並不是錯覺。






仔細的擦過黑色琴身,確認沒有任何一點灰塵被遺落,抖抖手中的乾布將塵埃震下,陽光下被鍍上一層燦金的稚嫩手指滑過黑色琴蓋上的金色圖文,露出了一個笑容他將指腹壓上琴鍵。
「♩」咚的一聲,像是說話般不輕不重的清澈聲音讓少年彎起眉眼,沒有拿東西的右手一個翻轉敲擊起底下的琴鍵,叮叮咚咚的音符不停落下,沒有悠揚的大器鴻偉也沒有奔騰的音階流水,單手彈奏出的短短音節只能表現簡單的質樸感,但那卻有種單純的味道,單純的,只屬於一個家庭的味道。
「…洛啊?」年歲要比少年多上一些的人探了進來,嘴裡還含著牙膏的泡泡,一手拿著漱口杯一手還拿著牙刷的修伯特有些口齒不清的看著自己的弟弟。
「早安,修伯特。」沒有在意兄長的奇怪發音,停下彈奏的右手,轉頭看向在門口刷起牙的另一個少年,修伯特絲毫沒有在門口刷牙很奇怪的感覺,瀏海隨意綁起、頸間還掛著毛巾的樣子加上詭譎的發音方式讓他莫名的多上一層喜感。「先去漱口再出來跟我講話吧?」
不然剛擦好的鋼琴等一下就得再擦一次了,雖然聽說牙膏有打磨的功效,但是被都是口水的東西打磨…手指彈奏似的再度撫過金色烙印的地方,他想連自己都無法想像就更別說是塞勒了。

「剛剛是諾爾在彈琴嗎?」喝著加糖加奶精的咖啡,坐在主位上的奧古斯特看著走入餐桌的大小兒子丟出疑問,雖然他覺得問號可以改成句號而且語句也不需要上揚。
「跟某人比起來勤奮多了。」娃娃臉的黛絲同樣也喝著咖啡,不過是與男主人不同的是那是黑沉沉不加奶精不加糖的咖啡,這對夫妻的外表與行為像來都給人一種微妙的倒錯感。
「我只是志不在此而已。」拉開綁住瀏海的髮圈重新綁好頭髮,修伯特的臉上多了一個痞子般的笑,一手搭上兄弟的肩膀另一手扯扯不管過多久都一樣軟的臉頰,「小諾爾安靜比較適合彈鋼琴。」
「不要加小。」朝行為舉止截然不同的父母點頭道了聲早,諾爾瞪了一眼明明沒大上多少歲的人,手一伸擺脫了掛在他身上咧開嘴表達著不滿的兄長入座,開始品嘗父親今日的傑作。
「我覺得加小比較可愛啊。」不置可否的挑挑眉,拍拍諾爾的腦袋,修伯特也跟著入座。
「勤奮…嗎?」小小聲地重複,邊吃著早餐時諾爾邊想著。
那或許與勤奮無關,記得小時候他也曾在一醒來之後就奔向那架黑色鋼琴,用盡全身力氣的打開琴蓋,然後在看見亮金色的字母時揚起笑,接著他敲響琴鍵,在甫清醒的早晨。
大人們稱讚他認真,但是他其實心裡明白那其實不該叫做認真,即便還小的孩子無法確切描述那種情感。
雖然直到現在也依舊無法好好的將那種感覺表達,但其實他明瞭當時的自己只是單純的單純的──想聽到那架鋼琴的聲音罷了。
與勤奮或是力求表現無關,只是想聽到而已。
想聽到那架鋼琴特有的清澈聲音,就是如此簡單的原因。
若真的要深究什麼的話──

吃過飯他又再度來到擺放黑色鋼琴的房間,無人的室內有種寧靜感,靠在門邊他靜靜地望著鋼琴出神的時候很多東西竄進腦海裡,金色的字體在光線下閃閃發亮的,幾乎讓他的眼睛也跟著閃了一下。
腳步往前,空氣在震盪的腳步下似乎泛起波紋,一個一個就像水面上的漣漪一樣劃開擴大,然後終止在遠方沉澱的黑色琴身下。
走向前他打開闐黑的琴蓋,柔軟指腹貼合上閃耀白色的琴鍵,無比熟悉的感覺順著神經傳遞上肌膚,低下頭,細軟的頭髮垂下遮掩住原本毫無遮擋的視線,而他下歛的眉眼正一動也不動的看著眼前銘刻著SEILER的地方。
流金似的字體讓他想起無數次出現在夢境裡的燦亮髮絲,手上傳來的觸感則拉出了小時候的記憶,手緩慢地在白色的琴鍵上滑過,使力壓下,發出的透亮琴音與許久前聽過的清澈歌謠在腦海中逐漸重疊。
少年的眼裡滑過一抹亮光,就像是那抹金色在他瞳孔前飛竄過一樣,眨了眨眼,他似乎能看到過往夢境裡的高瘦身影在眼前浮現,帶著從許久以前就熟悉的氣息。
沉默醞釀著情緒,呼吸聲小小的壓上急促的頻率,然後屬於少年特有的青澀嗓音帶著緊張情緒的流洩。
「我…聽得到。」敲擊著手下的琴鍵,極輕極輕的聲音幾乎要被琴音給掩蓋過去,但那卻不是喃喃自語,而是被太過巨大的情緒給壓住而無法發出正常的音量的表現。
「-我聽得到你的聲音。」再次重複地說,那瞬間他感到手指下方的琴鍵有了熱度,溫暖的像是能燒灼他的指尖一樣,即使他無法確定那究竟是被自己的體溫所熨染的還是單純的錯覺。
「那次,在琴蓋睡著的那次,你喊我的名字對不對?」手指在白色的大地上來回,敲擊了下一個音階。
「那首曲子,是你唱的對吧?」語調染上淡淡地顫抖,又一個音符落下。
「我,全部都有聽到。」少年青澀的聲音繃緊的彷彿乘載了太多的情感,難以形容的情緒將他的唇角上拉,勾起成一個有些微妙的笑容。
「塞勒的聲音,我全部,都有聽到。」黑白琴鍵壓下,於是少年再次宣告。

在飽含力量的宣告聲音下,氣流震盪出一環又一環的光圈,宛若漣漪浮出消散的金色流光再次竄過諾爾深色的眼,燦亮的顏色溫暖如冬陽卻無夏光的刺眼,抬起頭,少年澄澈的眼裡倒映出璀璨的金色,極近的距離裡淡色的髮絲滑落在身側,與他相異極大的淡色瞳裡釀滿著溫和的笑意,曾經撫著他的頭包覆著絲綢手套的手掌則撫上了他軟軟的臉頰。
「──諾爾」像是練習了成千上萬次,帶著笑的男人用流水般清澈剔透的聲音說。
「…諾爾。」又喚了一次許久以前銘刻在心裡的名字,戴著白手套的手無比珍惜的捧住諾爾的雙頰,男人將額碰上少年的髮際,帶著嘆息的悅耳嗓音裡是難以計算的愉悅,就如同他許久之前的想法一樣,諾爾這個名字是他最喜歡的曲調,是比任何大師任何名作都要來的吸引他的音符。
淡蜜色眼睛盈滿溫柔的情緒對視著眼前的孩子,讓倒映出的景象都像是能滴出水般的柔軟,他朝眼前無比珍惜的人綻出最雅緻的笑。
就像是被那樣珍惜的笑容影響一樣,諾爾原本有些緊張僵硬的笑容被緩和了下來,小小的酒窩在臉上浮現,眼睛瞇成月牙的形狀,看著映在對方眼底的自己,諾爾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與小時候如出一轍的燦爛笑容。
「塞勒。」回應著呼喚的聲音,幼軟的少年也說出了印在心底的名字。

喚著彼此的名字,額碰額,於是他們相視而笑。

2012.02.03 | | 留言(0) | 引用(0) | 鋼琴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