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Section 7

就如同人會選定伴侶一樣,樂器們也是。
一但有了認定的對象,在其他人手上就無法發出最棒的聲音。






推開門扉,沒有意外地看見那顯得有些瘦弱的背影坐在鋼琴前,溫柔地擦拭早已乾淨無比的黑色琴蓋。
那是諾爾的習慣,不論有沒有灰塵落在上面,他的每日都是從拿著柔軟的絨布擦拭那具鋼琴黑色的表面開始的。
諾爾與鋼琴,那是艾薩克從許久以前就習慣的光景。
「諾爾,我來囉!」
「啊…歡迎你來啊,艾薩克。」回過頭的男人有一雙與艾薩克的蒼藍完全不同的暗色眼睛,他放下手中的東西轉向身後的少年。
「今天又過來了,你媽媽沒說什麼嗎?」像是想到上次艾薩克被捉著耳朵抓回去的樣子,諾爾的眼睛笑的彎彎的,唇邊竟是忍俊不住的笑意。
「沒說什麼喔,我可是幫她拿東西過來給黛絲阿姨的。」知道對方的腦袋裡大概是怎樣的畫面,艾薩克咳了咳企圖掩飾掉爬上臉的薄紅,走向前繞過男人他熟練地打開黑色的琴蓋,往亮白色的琴鍵上一壓。
咚的一聲鋼琴隨著他的動作發出聲音,其他的手指連動,一連串的音符響起卻沒有組織成旋律,只是如同試音般的一個接著一個平淡地響起。
啊啊…怎麼覺得諾爾彈起來就是比較好聽呢,年輕飛揚的眉頭挑了起來,聽著底下琴音艾薩克有種微妙的感覺,並不是別人的東西比較好,而是真的有這樣的感覺,而他向來也以強烈的直覺為傲。
「怎麼了嗎?」
「唔…覺得塞勒大概比較喜歡你。」搔搔短短的頭髮,艾薩克低頭瞇起眼看著那排燙金字,「我彈起來就是沒有你彈起來好聽。」
「他都來我家這麼久了,比較喜歡你的話我會很困擾的喔。」諾爾看著艾薩克瞪著塞勒的彆扭樣子笑了出來,他低頭拍了拍對方的頭,動作裡有種莞爾的示意。
艾薩克撇撇嘴將位子讓給諾爾的退到後面,跟他不同的寬大手掌彈上黑白色的琴鍵,手指靈巧飛舞牽引出一連串悅耳悠揚的曲音,與他剛剛僅僅只是敲擊音符的聲音完全不同,他看著諾爾的背影,頭朝向歪了一邊,果然諾爾彈起來就是比較好聽。
拉開椅子在一旁坐下,艾薩克靜靜的聆聽此時的流水般的曲調滑過耳邊,陽光將諾爾的髮際和身影都鍍上一層金粉,連著後方的黑色琴身一起在暖黃背景下加冕。
看著那一對被陽光弄得金光閃閃的身影,無法打破氣氛的感覺在空氣裡蔓延,金色勾邊的那兩個影子有著某種羈絆而不曉得為什麼的他覺得有點羨慕,即便他不知道羨慕的對象是諾爾還是塞勒。
他想他只是對這樣的關係感到嚮往。

「這個是幹什麼的?」他看向在桌上的小盆栽,翠綠的顏色配上小小的個頭很討喜。
「給你的。」蓋下琴蓋回過身的黑髮男人抿起一個笑容,眉眼裡是年長者對年幼者的寵溺。
「上次我聽說植物也會聽人說話感受情緒,你就拿回去好好照顧吧。」笑容勾起的弧度很有趣,伸手蹭了蹭艾薩克短短的頭髮,「看看你能養出什麼樣的植物,當然,如果可以的話能養到開花最好。」
「…真的假的?不會是坑我的吧。」大海般的深藍色盯著眼前的一小陀綠,就這東西聽得懂人話?不、在那之前他更怕他把這玩意兒養死了。
「就試試看吧,反正對你來說也沒壞處不是嗎?」
於是那一天,艾薩克帶著一個小盆栽回家。

熟練地給頭好壯壯的綠色植物噴水,艾薩克伸出手戳了戳圓滾滾的綠色仙人掌,當初諾爾到底是用什麼樣的心情把這東西給他的?
養死仙人掌也不容易吧,虧他想到要給自己仙人掌。
或許是不服輸的心態、也可能是想像諾爾和那架鋼琴一樣,從那一日把那小盆的仙人掌帶回家後艾薩克幾乎是傾盡全力的投入養植物的生活裡,他甚至是買了好幾本有關植物的書,雖然他面對的是不太需要照顧的仙人掌。
『艾薩克』他還記得某天諾爾來找他時看到那盆東西瞬間露出的錯愕無奈到最後失笑的樣子。『植物需要曬太陽,所以不用給它撐陽傘。』仙人掌的旁邊被插了一把喝飲料常見的裝飾小雨傘。
拿起外套俐落地穿起,將圍巾隨意地打了一個結,他低頭湊向那盆現在長得很健康的仙人掌露出一個爽朗的笑容。
「我要出門了,你好好在家吧。」
不知道是錯覺還是湊巧,可能是艾薩克長久的感情培養發揮了作用,也或許是仙人掌真的前進到了聽懂人類語言的地步,在小小尖刺尖端的水滴在艾薩克說完的瞬間映著陽光閃了一下。
將眼前的景象收進眼裡,艾薩克又咧開了一個笑容,他用手指拍了拍仙人掌的頂端留下一句再見才出門離開。

熟門熟入地拎著東西打開門進入,拉開椅子,他對著擦拭琴身的背影打招呼。
「早安,諾爾。」然後毫無意外的看見溫和的笑容朝著他也道了聲早安,即便歲月流逝那個笑也與從前無異。
「今天我媽準備得很豐盛,你加油吧。」艾薩克指了指桌上份量有點多的早餐,露出了一個看好戲的表情。
「唔啊…拜託你也幫忙吃吧。」放下手中的絨布,諾爾明顯的對桌上餐點的份量感到為難。
「你先吃,剩下的再說。」青年說,然後他繞過男人走向前打開琴蓋,手指伸出壓下淡雅的白色琴鍵。
就像被壓下了靜音鍵一樣,下陷的琴鍵空白的毫無聲音,右手其他的手指也加入敲擊琴鍵的行列,但卻沒有任何的音符在他的動作裡響起,艾薩克挑了挑眉的看著那排因為保養良好而依然清晰的英文字母。
「沒有聲音,果然是因為老舊了嗎?」轉過頭看向明顯沒有吃多少早餐的男人,艾薩克有點明知故問的說,然後他看見男人露出一抹無奈的笑容,就像以往一樣。
「我來吧,應該是你彈的方式不恰當。」越過艾薩克在鋼琴前方的坐椅坐下,諾爾伸出手,修長的手指移動在黑白鍵盤上遊走,然後在艾薩克挑著眉的表情下毫無意外的,樂音響起。
就像是剛才艾薩克的所做的完全沒發生過一樣,鋼琴發出陣陣悅耳悠揚的聲音,清澈剔透的聲音在手指的移動下不停地從音箱跑出,在空氣中交織出閃閃發亮的旋律。
靠在一旁,艾薩克偏頭看著那排燙印著金色的SEILER字樣,在諾爾看不見的方向裡朝著黑色的鋼琴無聲地開口。
你這個,偏心鬼。

只有諾爾才能彈的鋼琴,只彈這架鋼琴的諾爾,一邊聽著曲子的艾薩克一邊走向桌上的早餐,在刀切下香脆培根的時候他想:越活越任性的傢伙。
雖然他也無法知道實際上到底是哪個比較任性,不過這幾年從一開始還會給點面子發出點聲音到現在完全不讓他彈不理他的塞勒鋼琴在他心裡的積分肯定遙遙領先。

2012.02.04 | | 留言(0) | 引用(0) | 鋼琴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