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Section 9

他夢見一個最美的夢。
於是他將那個夢放在心上,用無比珍惜的方式。






給綠色盆栽噴了噴水,視線下移他看向綠色下方的黑色。
艾薩克看著眼前老舊的鋼琴無語,緊閉著雙唇無法說出任何話,熟練地打開琴蓋他壓下琴鍵,琴鍵豪不意外的像是脫序般的毫無聲音,就像被抹去所有聲音般。
你這個,任性的老傢伙。
水滴落在白色的琴鍵上,一滴一滴的逐漸擴大。

某天艾薩克踏出家門,在一台貨車上看到了塞勒,房子的新主人在接收了諾爾的一切後大刀闊斧的汰舊換新,不論是黛絲的書房還是奧古斯特的廚房都毫無遺漏的被清空,而被清理的對象裡也包含著那台在一般人眼中毫無價值的黑色鋼琴。
艾薩克不知道當時的自己在想什麼,小時候到長大都無比熟悉的地方變的陌生無比,看著一件又一件充滿回憶的東西在眼前被送走,他只記得心臟的地方空蕩蕩的。
空的可怕,那像是虛無的感覺。
接著那個黑色的身影出現,一群貨運工人以毫不在意的粗魯方式搬運著,鋼琴的邊角被碰撞的擦出一塊塊的傷口終於在那時候他奔向前,他聽見自己大聲的說。
「不要的話就給我!」聲音是連自己都備感驚訝的嘶啞。
搬運工粗暴地將他推開,他狼狽地跌倒在地,地上的砂石劃破了手掌但他卻什麼都沒感覺到,他只是用盡全力的阻止熟悉無比的存在被帶走。
不能,這個不能被丟掉!腦中只來得及出現這樣的字句其他什麼也想不了,若是連塞勒都消無的話他還剩下什麼可以想起諾爾的東西?
然後在逐漸升起的煙硝中新的房子主人出現,表示他能把鋼琴帶走。
雖然理由是他是前主人的好友,但艾薩克比誰都明白那不過是個清理垃圾的藉口,老舊的鋼琴毫無價值,請工人送走還要花費金錢那不如讓自己分文不取的接收更為划算。
於是他的房間裡多了存在感很重的黑色。

「我要出門了。」回憶結束,想起今日跟人有約,他拍了拍圓圓的仙人掌拿起外套,看了眼底下的鋼琴,對著盆栽他又補了一句,「…你跟他好好相處吧。」

長椅上有一個佝僂的身影,重複確認了一次後艾薩克在對方的眼前站定,他看著眼前寫滿歲月風霜的老人竟有些無語。
「小子,有什麼問題快講。」老人面露不耐地說,喉間像是被砂紙磨過一樣的乾啞。
真是沒耐性的傢伙,但一想到家裡的某個老傢伙艾薩克吞下了口中的抱怨,對上老者的眼睛,裡面蘊藏的光芒讓他不由自主地將一切講明。
就像是完全忘了一開始面對老人態度的不滿似的,他侃侃而談。
老人聽完之後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只是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塵土就準備離去。
「你還沒告訴我這樣到底有沒有辦法!」艾薩克見狀著急地出聲阻止,他是花費了多少的時間和功夫才找到這位店主的,對方毫無回答的就準備離開讓人無法接受。
老人回頭看著他,線條銳利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緊盯著他,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順著影子爬上他們的身體,接著在一片落葉落地時老人終於開口。
「沒有用的。」他說。
「你知道嗎?正常狀況下樂器從來不會有所謂的壞掉。」骨瘦如柴的手指帶著某種頻率敲擊著手下的木杖,老人的臉上閃過一個嘲諷的表情。「就像是人會受傷感冒一樣,一般人所謂的壞掉不過是小小的損傷而已。」
接著敲擊木杖的手指一個迴轉指向了艾薩克,「但你不同,你的那台鋼琴是壞掉了。」
「但你說樂器不會──」
「那是一般情況,小鬼…那台鋼琴原本的主人不是你吧?」揮手打斷艾薩克,老人的掃過艾薩克,沒有忽視在那瞬間青年繃緊的身體。
「撇開蓄意的破壞,樂器只有在一種情況下無法發出聲音,而那並不是世人所以為的壞掉。」停頓下來,乾啞的聲音沁出某種情感像是又被什麼給磨過一樣,「…那應該是,失去了所謂的靈魂。」
「知道了嗎小子?你的鋼琴失去靈魂了,而那是無論找來多好的技師都無法補救的。」
看一眼僵硬的身影,老人話一說完便轉身離去,沒有任何的停留。

艾薩克幾乎是狼狽地離開會面的地方渾渾噩噩的回到家裡,跌跌撞撞地進入家門直到癱坐在床上他的臉上都是少有的楞然,「嘶──」像是此刻才終於呼吸到空氣一般喉嚨發出銳利的聲音,他低頭重重的深呼吸了幾次,接著喘了幾口氣後抬頭看向盆栽的方向,沉甸甸的巨大黑色映入他的視線。
整個人像被拋到雨水裡的冰涼,四肢像是被焊上鐵銬鐵鐐般沉重讓他無法起身,心臟的部位像是被挖空般的空盪盪,眼前只剩下一片黑色,黑的像是諾爾過世的那天、像是那個家變得面目全非的那天。
就這樣在床上坐了許久,久到窗外的陽光早已不知道在何時隕歿而整個房間幾乎被黑暗淹沒,一個想法浮現飛過艾薩克的腦海,他顫巍巍地起身,腳步有些蹣跚的走向與黑暗同色的存在。
站在鋼琴前他沉默了許久,接著他用彷彿抽搐的手打開琴蓋就像是從前做的一樣,發顫的指腹緩緩地壓下琴鍵,換來的是與從前一樣的虛無聲音,無論黑鍵亦或是白鍵。
『你的鋼琴是失去了所謂的靈魂』老人的話再度迴響在耳邊,咬了咬唇艾薩克低頭看著那排斑駁的燙金字,喉嚨像是梗著燒紅的熱鐵,他無比艱難的開口,「你…想跟著諾爾一起離開嗎?」
「如果想的話…就、發出一點聲音給我吧…一點點就可以了。」說出每一個字都像是吞嚥刀刃一樣困難,心臟怦怦跳的巨大聲響幾乎平避掉了所有的聲音,艾薩克顫抖著手在語句結束的那瞬緩緩地按下琴鍵。
「♩」然後他聽見微小的,清澈琴音。
剎那間視線變得一片模糊,眼睛與喉嚨深處都湧上燒灼的感覺,艾薩克低著頭用手背遮著眼睛,眼角的部分染上一層淡紅,豪不在意的讓滾燙的液體染濕了袖口,他低低的笑出聲,笑聲裡有著悲傷和其他複雜的情感。
你這個,超級任性的傢伙。

他挑了一個日子,很久以前修伯特告訴過他黑色鋼琴來到他家的日子,那天剛好是個晴天,老老的店主讓人開著老舊的貨車到了他的家門,然後他讓琴行的人搬走了原本在他房間裡格格不入的黑色。
幾天之後,他從老店主那裡收到了一塊木板,那上面的字體讓它變得獨一無二卻沉重無比。
打理好頭髮少有的穿起西裝,將服儀整理好他帶著一束花得前往目的地,乾燥的草葉在腳邊旋轉掀起塵土,讓他的褲管沾上塵土,視線被定焦在某個角落,他在一塊石板前放下手中木板與花。
木板上印著金色斑駁的SEILER,而它被放在一塊銘刻著NOEL的石板旁。
退了幾步艾薩克低著頭凝視眼前的景象,一陣風揚起花葉,幾片花瓣落在他的肩與手上,幾片落在石板與木板上,靜默中他唇角勾起,露出了一個很淡很淡的笑容。
一個兩個,都是無比任性的傢伙。

沒有停留太久,拍了拍膝上的草葉他邁開腳步離開墓園,藍的很清澈的天空盈滿視線,乾燥的草葉在腳下響起沙沙的破碎聲響,在一片蕭瑟的墓園風景裡艾薩克帶著爽朗的背影離去。
然後當晚他做了一個夢,一個孩子彈著鋼琴的夢,琴音是艾薩克熟悉無比的剔透清澈,在夢裡他愣愣地看著眼前的景象,僵硬著身體無法反應的聽著眼前的樂曲,直到他見到浮著淡金的男子與黑髮孩子朝他露出了笑容他才反應過來,他想他當時的表情一定很蠢很笨很呆很愣,因為他在孩子與男人的眼裡都看到了一抹促狹,但除了那個以外他還看到了很多很多的滿足。
張開口聲音才剛要脫口夢境就突然消散,天花板映入艾薩克大張的眼,他的眼角和眼眶都佈滿濕意,就連臉頰上都留下了水痕,底下的枕頭更是早已被暈開了一片水漬,他伸出手爬梳過頭髮然後在手掌遮掩住雙眼時停下,艾薩克笑出聲,開心的情緒充滿了笑聲震盪著喉嚨,他在笑聲裡無法克制地大哭著。
終於他覺得心臟的破洞被填了起來。
待在原本鋼琴的地方,角落裡的仙人掌在破曉的晨曦下開出了漂亮的花。

「孩子,你幸福嗎?」在數公里之外的墓園裡,佝僂的老人拄著拐杖注視著眼前的石板與木板,他發出了疑問。
回應他的,是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金色字體,於是老人露出了一抹無可奈何的笑容,瘦小的身影在風掠過他的同時留下了低語。
任性的孩子,不論是你還是你的主人。
不過…只要你幸福就好了。

Sweet dreams, Noel and Seiler.

2012.02.06 | | 留言(2) | 引用(0) | 鋼琴

留言

看起來雖然平淡

可內容是濃郁的深情

加上以亮麗的文字詮釋

在最後給人的感覺是明媚的,豁然開朗....

我很喜歡♥

2012/02/08 (水) 18:05:45 | URL | 迷采 #Ym45dZ66 [ 編輯 ]

Re: 迷采

謝謝你喜歡這篇有點短又有點不短的自創文: D!!
雖然有點老套
不過這樣的留言的確很能鼓舞人心,特別是考慮這是自創故事的份上。

非常感謝

2012/02/08 (水) 19:34:42 | URL | 一筆 #-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