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紅房間 (上) ─ 朋友和我

粉紅房間,朋友和我

站在房間的一角,我想起教區神父常常跟我說的話。
『天國近了,快悔改吧,孩子。』
在這個原本名為 盜取帳號的惡魔將在粉紅色聖少女洗禮下悔改 的計畫中誕生的房間裡,我第一次感到如此迫切地想與主接近。

「我,其實一直想住在這種粉色少女風的房間裡──和哥哥你一起。」
「神啊,請讓我回到過去阻止當時的自己吧。」





「唔啊啊啊!!!SOME OF THE BITCH──」
看著出現在FACEBOOK裡的留言跟回應,沒有抓住滑鼠的手抓住側邊頭髮,不顧剛整理好的髮型,我在電腦螢幕前發出了長長的怒吼。
哪個王八蛋給我亂回留言還改狀態的啊!
喔、不、肯定不是哪個,就是那個吧!住在隔壁房間的那個!
說到底除了一開始被盜帳號的經驗是被遊戲裡的騙子弄走的之外,後面的被盜經驗根本都來自於那個啊!
遊戲帳號、信箱帳號、還有現在的臉書帳號…,Nic那死小子根本我身上有多少帳號都摸透了吧?真搞不懂,盜哥哥的帳號有那麼好玩嗎!?雖然我沒有哥哥能體會他的感覺就是了。
但是重點不是好不好玩,重點是是身為受害者的我覺得不好玩。
非常的不好玩。

「不行…這次絕不能輕易放過那小子!」
「教育這重要的東西可是要從小做起的,更何況是這種可能影響人命運的盜帳號行為!」拍著桌子,我邊啃著爆米花邊忿忿不平地說著。
我可是靠著Facebook好不容易跟那個女生搭上線的,那是少有照片看起來很漂亮、聊起讓人舒服、重點是身材也非常火辣的女孩子啊。
結果現在被這混小子一搞,美女以為我腳踏兩條船,現在根本不屑理我。
要知道,女人可以原諒或是理解現任男友花心,但是絕不能忍受追求者同時追兩個人──就像是McDonald’s可以接受你外帶完去買Kentuckey,但絕不讓你帶著Kentuckey去McDonald’s點餐內用一樣。
「咳…稍微打岔一下,親愛的Luke,在我印象中你弟弟可不小了。」Edwin‧The 點心招待人‧我的朋友遞上了一杯飲料補充道。
「那不重要啦,更重要的是現在該來想想怎麼樣給他一個刻骨銘心的教訓。」坐在朋友家的椅子上,我心安理得地享用好友的招待。
一個人想不出方法,只好跑到他家來找麻煩──不、是討救兵。
「也是,你弟弟一點都不重要。」
「所以說──嗯?Edwin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教訓很重要。」Edwin推著根本沒下滑的眼鏡回答。
「喔…算了,有想到什麼方法嗎?」狐疑的看了朋友一眼,雖然覺得這傢伙說的話應該跟剛剛不一樣,但是現在教訓這件事比較重要,所以我並沒有在這件事上多做計較。
「聽說前陣子有人把種子撒在鍵盤上長草,要試試看嗎?」
「不了…這樣大概會換來買更高質量的鍵盤然後加快帳號被盜速度的後果。」
「在他的食物裡加芥末?」
「雖然那樣他會哭沒錯,但是我是要他懺悔好嗎?」
「幫他寫信給最醜的女孩兒告白?」
「…你好陰險。」男子漢大丈夫做事不欺負女生的。
「……咳…那把Nicholas的內褲都換成女用的。」
「欸這個不錯耶!」雙手擊掌,我興奮地從沙發上跳了起來(然後Edwin招待我的爆米花就全部掉地上了),手一邊搓著下顎我一邊來回地走著,無視那堆爆米花在腳下發出的慘叫聲。
女用的女用的…到時候還能偷偷放一個攝影機看Nic的反應,拉開抽屜的時候臉肯定會很好笑,不…既然這樣的話倒不如讓他進房間就嚇到更好玩…可是要進房間就嚇到…
「喂,雖然我不介意你把我家的地板弄髒,但是Susan拿著掃把站在你後面臉色很難看。」
「啊!!」
「我知道Susan那張臉有點可怕,但也不用這麼驚嚇吧。」朋友看著抓住他肩膀的我,臉上滿滿的你這樣殘害一個中年婦女的心靈不應該啊不應該的樣子。
我靠,又不是我說他家掃地大嬸臉可怕的,從頭到尾都他在講。
「我想到了,既然要玩就玩大一點!」
「你要直接打昏你弟讓他變性去穿女用內褲嗎?這樣費用有點太高喔。」
Edwin一臉不太划算但還是可以大發善心借錢給你的樣子,靠,有錢人不帶這樣鄙視的。
「Fuck!不是啦!我是想到說不只內褲,乾脆把他整個房間都變成女用的。」
「整個房間?」
「對啊,從牆壁到衣櫥,從沙發到抱枕,全部都是Pinky☆少女世界如何啊!」我手舞足蹈地描述著眼前的景象,就像是選手看到奧運會的金牌在面前閃爍一樣興奮。
「挺不賴的啊,但這樣是要我陪你一起漆油漆嗎?」挑挑眉,一副你這小子又要麻煩我的樣子,但是Edwin的沒有一絲拒絕的語氣。
「欸──好朋友,幫個忙嗎。」我用手肘拱了拱好友的肚子,雙手合十的朝他拜了幾下。
因為知道這傢伙一定會答應,所以完全沒用上語尾要上揚的疑問句型。
…果不其然的,Edwin在停頓幾秒之後──
「好啦。」指腹推了推有些下滑的名牌眼鏡,Edwin露出了一個有些惡質的笑容。
「來做準備工作吧。」
「這才是我的好哥們兒!」



確定了Nic不在家的時間把計畫訂好之後,接下來的事情就順利多了。
…………
…個屁。
這幾天為了這個計劃簡直是忙得連跟床培養感情的時間都沒有,床單、蕾絲抱枕、娃娃、甚至是當紅男星的海報,為了準備這些東西這幾天網路資料跟各大商店都快翻過一遍了。
男星的海報甚至還拉下臉皮的跟系上的學妹討論了很久,沒辦法,我在無法打從心裡欣賞Justin Bieber什麼的…大概是看我的臉太帶賽,她們也很夠義氣的帶我去買海報。
不過買完海報之後她們對我的眼神似乎有點熱烈?
嗯,我想大概是覺得我這個學長很親切吧。
忙歸忙,東西都還是有按部就班地準備好,連牆壁的油漆都在昨天買好了,還附帶一整組的油漆用具。
耶穌花了七天可以造好一個世界,兩個英明神武的大學生應該也能用一天弄出個粉紅少女房,大概吧,我想。
──然後就遇到了最困難的問題。
The‧lovely少女服飾和它可愛的化妝品與首飾朋友們。
就算跟學妹的關係再好,我也說不出要她們陪我去買女性全套配備的要求,跟女同學說…喔不、我可不想明天在系上傳出什麼奇怪的流言──,不過幸好,幸好我還有一個看起來非常可靠有很多經驗的好友,Edwin大少爺。
他老兄不曉得該說是心靈手巧還是閱人無數,從以前到現在挑給女生的禮物似乎向來都沒有失敗過,所以我也就放心的把這個爛攤子丟給他處理。
我相信我(拜託他)的眼光,也相信他(買少女系列)的眼光。

碎花的一件式洋裝被遞到我眼前,而我手上還有粉色、白色、粉橘色的女裝。
「Luke, my darling,接下來試穿這幾件。」
不過現在的我很想收回相信他的話。
「為什麼我要試穿?」
「因為你跟你弟的身材差不多啊,這不是你說的嗎?」
目不斜視的繼續挑選服飾,Edwin的手又飛快地拿出幾件衣服,鼻間哼哼的音調說明了他的好心情。
「我原本的意思是用比的就好了,有必要穿嗎!?」
「有,試穿比較準。」掃了我一眼,Edwin表情很認真。
而且我想看。
Fuck,這才是你真正的心聲吧。瞪了對方一眼,草草結束只有兩句的心靈交流。
「my friend,不覺得我試穿會很可怕嗎?」就算不照鏡子我也知道我現在的臉很黑。
就算有經過挑選,但那還是God damn的少女服飾啊!都快搞不清楚要被整的是Nic那小渾蛋還是我了!
「Dear,不覺得。」修長的手在背部輕輕的一推,Edwin露出標準的八顆牙燦燦笑容,迅速有效率地把人推進更衣室那個魔窟裡。
「Sweet heart,我在外面等你,快點換好出來喔。」
Edwin的語調活脫脫的就是個為女友著想的好男友,但是當被講的對象是我的時候……
「shut up!」奮力地向前比了中指,但是無奈的是更衣室的門關的太即時,我想Edwin大概連我的指甲都沒看到。
看著眼前掛滿更衣室的女裝,再想到Facebook上離我遠去的美女,牙一咬很認命的…試穿。

「Well…我想…我很驚豔?」
隨著門打開露出的景象,Edwin的表情顯得有點微妙,大概是混合了想笑但又覺得意外好看的複雜樣子。
「我得說Luke你不當女生可惜了,喔當然如果你當女孩的話可能肩膀寬了點,但腰部線條還是挺不賴的。」說話的同時Edwin幫忙整理服飾的手煞有其事的握住我的腰,甚至還很配合狀況的吹了聲口哨。
我默默的賞了他側腰一個拐子。
「我有肌肉的好嗎,有哪個穿裙裝的少女會有這樣的身材。」
「相信我兄弟,跟那些選美比賽的女士們比起來你簡直是纖細。」
況且身上的那些肌肉根本就只是練好看的,在沒有攝取大量蛋白質的情況下,那些小打小鬧的健身功用根本是讓線條緊實而已。
「嗯,我看看,既然這件試穿起來沒問題就放在這裡吧,然後去換那件。」
將跟我身上同款同尺寸的粉色洋裝放到購買區,習慣性地推了推鼻上的半框眼鏡,露出八顆牙讓人恨的牙癢癢笑容,我的好友再度將我推入魔窟。
「喂…」
「嗯?」
「我說啊…」
「我在聽。」
「給我把你的手機收起來,還有我也試穿太多件了吧!」配備高畫素鏡頭的手機不是這麼用的好嗎?而且從剛剛到現在我換一件他拍一次照是怎麼回事,不要以為把閃光燈關掉了我就不知道!
「相信我,女人的衣櫃裡永遠都少一件。」Edwin笑咪咪地把手機的照片存檔,為了預防萬一,甚至還開了網路功能把照片打包放在雲端磁碟理。
「Mate,你是不是忘記我們的採買對象是我弟。」而他並不是真正的女人。
「喔…瞧我這記性,剛剛試穿過那些我都忘了,不如從頭再來吧?」Edwin做了一個誇張的撫額動作,但其中的情緒卻是戲謔大過於懊悔,喔…好吧,根本沒有懊悔成分。
「Edwin Davis!」
「好啦好啦,你去把身上這件換下來,我先去把決定好的這幾件拿去結帳。」似乎終於惡作劇夠了,帶著眼鏡的青年揚起一個笑,指了指更衣間,接著一手挑起在桌上的成串衣架往櫃台走去。
我看著瀟灑離去的好友背影,雖然很想追上去揍對方一頓,但是身上的女裝讓我只能選擇忿忿地用磨牙聲絞碎在嘴巴裡的一堆咒罵。
Curse you──Edwin Davis!
詛咒你哪天喜歡上人才發現自己是Gay!

單手豪不費力地拎著成堆掛著女裝的衣架,Edwin哼著小調踏著輕快的步伐往結帳部門走去,如果還在更衣間Luke看到他手上的衣架數量肯定會發出慘烈的尖叫(喔男人的尖叫通常都沒有女孩子的好聽)。
指揮著店員將手中的東西分成兩袋包裝,瀏覽著手機裡今天成果,Edwin心情相當良好。
雖然一切的起因都是來自於那個Nicholas死孩子,不過他願意用年長者的關懷度量與這幾天Luke的時刻相伴來大發慈悲的原諒讓他如此勞苦的罪魁禍首。
至於計畫的發起人Luke才應該是罪魁禍首的這件事則是很理所當然的被放置了。
「先生,已經好囉。」將最後的一件衣服打包進包裝袋裡,店員小姐露出了完美的營業笑容。
「謝謝,請問你們有提供配送業務嗎?」
「有的,先生兩袋都要寄送嗎?」
「不了,一袋就好。」嘴角露出有幾分算計的弧度,Edwin俐落的將配送單填寫完遞給櫃檯,拎起另一袋衣物,轉身往剛踏出更衣間的青年走去。
嘛…以後還有機會讓Luke穿的。



「唔啊…腰好痠──欸那個鏡頭再往右邊一點。」我坐在地上揉著腰喝飲料,不時還出聲給上面裝攝影機的人指示。
天啊老了老了真的是老了,只是漆油漆布置房間這樣一天下來我居然有人要分兩半的感覺,腰痠的簡直不是人。
「下面看不準。」Edwin看著攝影機的顯示螢幕一邊調整角度,整個完全不想鳥我的指導。
「你弟什麼時候回來啊?」調整完畢從梯子上爬下來,Edwin單手擦著眼鏡,另一手則勾勾手指要我把飲料奉上。
喂喂喂…那什麼態度跟手勢!?你以為你國王嗎!
雖然心中Fuck滿天飛,但是朋友眼神一掃我還是乖乖的雙手奉上我喝到一半的冰涼飲料。
「晚一點吧──」靠在牆邊,看著整個房間呼出一口氣。
帶著敬意、佩服還有絕對不能惹到女人的想法。
「怎樣?」
「我不得不說這房間真是完美,學妹們太厲害了…」一開始我們沒想到女生房間會有的,學妹們都跟著補上了,就連──
一般女生有的不太有的,都被一起放進Nic粉紅色的小天地。
真不虧Edwin找來的,個個都很可怕…喔、是厲害。
「那當然,兩個男的是能搞到多完美,你的理想不是要布置一個完全☆少女房嗎?」
「是啊,但是我得說Rachel她們實在是…」嗯,我想沉默可以回答一切。
「我懂。」Edwin扶著眼鏡,少有的跟著我一起沉默。
偶像海報、小飾品、化妝品、男星時鐘、蕾絲抱枕、粉色床單跟粉色牆壁,少女房裡應該有的都有了。
甚至連Durex跟按摩棒都──
這東西一拿出來,不曉得為什麼是身為男性的我臉紅,不、正常標準值的少女們不應該大辣辣的在學長面前把那東西掏出來吧!
這在公眾場所在的女人面前上廁所的無賴男性有什麼差別啊!!
不、這個比喻不太好,這樣比喻好像我是女人一樣,改成不穿紅內褲就跑出來的超人好一樣沒有廉恥好了。
「總之,去買晚餐回來吃吧。」沒有理會正在內心風中凌亂的我,Edwin拍了拍褲管的站起,接著那雙犯賤的手就用力的揉上我的頭髮。
「好了,走吧,晚餐是你要請客喔。」
「不要揉我的頭髮──」用力打掉對方的手,手向上舉著。「拉一把吧。」
「…你是哪來的皇后?」鄙視的眼神賞了一記,但是Edwin還是很配合地把我從地上拉起。
「慢著為什麼是皇后,我好歹也應該是風姿颯爽的國王吧。」
「你剛剛說我是國王的,一個領地可不能有兩個國王。」瞥了我一眼,Edwin一邊的唇角上勾,露出了學校女同學會為之瘋狂的笑。
「所以,皇后。」原本還扶著的眼鏡的手懶懶地翹起,往我一指。
馬的,大家都被騙了,這傢伙根本就是混帳一個。
是誰說Edwin Davis是個翩翩貴公子?照我來看就只有那個貴字比較正確。

「應該快到了吧。」啜了一口可樂,我看著手錶說道。
「東西都準備好等他了,早到晚到沒差啦。」大少爺很嫌惡的看著他手上的速食,臉上的表情十足十的寫著:我好心幫了你這麼久,你居然拿這種劣等品打發我的樣子。
「這可是國際品牌呢!」
「去!我問你,你這次幹嘛這麼認真要整你弟?」大概肚子也餓了,Edwin也不想再討論飲食問題,其實他本來就不該期待窮人請客的品質。
「嘎?」
「你也不是第一次被盜帳號了,為什麼這次特別?」
「…你不懂。」
「說了就懂啊。」
「……我抱持著追不到這個女生就可能會變成同性戀的必死決心去追人的啊。」因為標準太高,能符合的女性實在太少,我遮著臉一副痛不欲生的樣子。
「這麼視死如歸啊~」嘴巴發出咻的一聲,Edwin的臉上完全沒露出同情的表情,上挑的眼裡有著什麼一閃而過。
「閉嘴!…噓!欸…來了來了──」耳朵敏銳地捕捉到聲音,我一口咬掉剩下不多的漢堡,手肘撞了撞躲在旁邊的人。
現在走進家門的腳步聲很明顯的就是房間的主人,我弟弟,Nicholas。
說來真的很哀傷,身為哥哥的我為什麼會聽得出來弟弟的腳步聲呢?
原因是因為青少年時期對性話題好奇,但是家裡又有個會三不五時闖我房間的弟弟,迫於無奈與現實逼迫之下,我練就了一身聽聲辨人的功力。
不過僅限於家人而已。
對於這點Edwin嘲笑過我,說這種事情就坦蕩蕩地做就好了,幹嘛怕人發現。
靠北!不是每個人都跟他一樣能毫無禮義廉恥的在掃地大嬸面前面不改色地看A片的好嗎!
但自從能夠擋Nic到我房間之後,就換帳號擋不住了。
「我知道,螢幕上看的到。」斜睨了我一眼,Edwin的臉上除了鄙視鄙視之外還有鄙視。
大概是他臉上的鄙視實在太具現化,我摸了摸鼻子就閉嘴轉過頭看螢幕。
被鄙視沒關係,重要的是看到Nic的反應,在成功的面前那些擋路的小石子都是可以略過的!
沒有等太久,很快的隨著樓梯響起的腳步聲,Nic的腦袋瓜從螢幕的右下角冒了出來,我興奮地抓住一旁Edwin的袖子,在心中默默的倒數門被打開的瞬間。
五步…四步…三步…兩步……
「What!?What the──」隨著電燈開關的聲音響起的是熟悉無比的嗓音,那裏面參雜的情緒更是讓我勾起唇角。
GOT YOU!!!
螢幕裡映照出少年愣愣的臉,他似乎不太敢相信的重複了幾次關燈離開房間、再進入房間打開燈瞠大眼面對粉紅房間的舉動(為此我笑到Edwin拿他的漢堡塞我的嘴)。
接著他踏著小心翼翼的步伐走進了房間,很認真的檢視了房間的四周,甚至好奇地往一些東西上戳了戳,還不相信的用指甲摳了摳牆壁,像是覺得那是立刻能被撕下來的裝飾壁紙一樣。
喔不,我親愛的弟弟,那是油漆。
還是特選㊣防水不掉色持久力強的超受歡迎春日浪漫少女粉色。
啊啊…真不虧我們辛苦了這麼久,貼近螢幕,我的嘴角不由自主將剛剛翹起的弧度拉得更張揚,看到Nic張著嘴錯愕的樣子實在太值回票價。
簡直是看他千遍也不膩。
這種看弟弟出糗而歡欣鼓舞的情緒從我高中開始玩遊戲之後就沒有了,太令人懷念了啊!
「開心了吧。」
「超爽的!」看著在房間裡不停走圈圈腳步有些虛浮的少年,我露出大大的笑容勾住了一旁Edwin的脖子,這些日子真的沒有白費啊。
終於,給了那個隔壁的死小孩一個狠狠地教訓!
神啊,天父啊──我替天行道懲罰了那個盜Facebook帳號的惡人!
「開心了就快點拿著DV出去,不是還要拍你弟的臉部特寫嗎?」搖了搖頭,根本不想管這是多值得慶祝的活動,Edwin狠狠地踹了我屁股一腳,臉上寫滿著你的臉實在是智障的樣子。
「會痛耶!」我瞪了他一眼,問:「要一起來拍嗎?」
「我對拍男人沒興趣。」
「靠,那我之前試衣的時候你還拍的那麼爽快!」
「那不一樣啦。」
我看著明顯對拍攝罪人痛心疾首痛改前非悔不當初臉沒啥興趣的朋友聳了聳肩,撓了撓腦袋拿過他手上的DV就往隔壁的房門口走去。

踏著愉快的步伐往Nic房間走去,喔事實上我正極力阻止過於開心的情緒把我的腳步扭曲成小跳步。
走入現今充斥著少女浪漫情懷的粉紅房間,靠近現在正背對我的弟弟,這是我少有的看著他的背影而沒有想要讓我的腳與他的背親近的時候。
「Nic,怎麼樣啊~還喜歡你的新房間嗎?」露出大大的笑容,伸出手,拍上他的肩膀。
「看起來不錯對吧,這可是哥哥送給你的禮物呢!」神啊…太謝謝你賜與了我這次的機會。
「所以說啊…以後可不能為了好玩就盜──」讓我能將神之天譴刺入罪人的心臟──
「哥哥,我真是太感動了…」
「懂了嗎?…欸?……欸欸?」我剛剛是不是聽錯什麼?
「哥哥。」
「嗯、嗯是?」
Nic轉過身,臉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愉悅的連眼睛都笑意盈盈,跟我有些相似的灰藍眼睛閃爍著萬千光芒看著我,我覺得我臉上的笑容有僵化的危機。
而且,Suddenly──我覺得有點冷。
「做了那麼多引起哥哥注意的事情終於有了成果,我好開心。」
咦?
「我,其實一直想住在這種粉色少女風的房間裡──」
「和哥哥你一起。」
啊?啊啊??啊啊啊???

看著興高采烈開始拿起那些按照他身材購買的洋裝的Nic,我覺得我的大腦似乎被什麼像是雷或是長毛象的東西打過輾過,完全無法思考。
旁邊不知道什麼時候晃過來的Edwin,沉默了一下拍了拍我的肩膀。
「太好了,從今以後你就有妹妹了呢,My friend。」
「……」
「神啊,請讓我回到過去阻止當時的自己吧。」
天罰什麼的我不奢求,真的。
帳號被盜也沒關係,我願意用一百個帳號來換一個正常的弟弟。





以上為 哥哥報復弟弟,將弟弟房間漆成粉紅色 影片 的亂來延伸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DTQPBUJJ4&feature=player_embedded

2012.09.18 | | 留言(0) | 引用(0) | 【文】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