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紅房間 (下) ─ 有時還有女裝的弟弟

神啊,拜託讓我回到過去阻止…不、讓我一掌拍死自己吧。




「神啊,請讓我回到過去阻止當時的自己吧!Please──。」
「你就是跑來找我講這個?」
Edwin‧沒有同情心的‧Davis翹著二郎腿喝著Susan幫他準備的咖啡,臉上寫著這話我聽膩了老兄你換個詞吧。
「你不懂啊…不懂我幾天有多驚慌害怕…」
「你小鴿子般的心臟到底是受到了什麼打擊?不就是發現了Nicholas那小子是少女系,至於嗎?」就是多個有把的妹妹而已。
「如果事情只有這麼簡單就好了,這樣的話我當作自己多個妹妹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啊…」
「說吧,我洗耳恭聽。」
低下頭,手壓了壓正在隱隱作痛的太陽穴,我看著乾乾淨淨的地板(忽視背後Susan大嬸的視線,她大概還在記仇我上次把地板弄髒),開始緩慢地敘述這幾天以來悲慘悲痛又驚心動魄的遭遇。

「哥哥,這樣好看嗎?」
穿著綴有蕾絲的一件式洋裝,金色頭髮高高豎起的少女在我面前靈巧的轉了一個圈,搭上一個微笑,要是在外面肯定能殺掉不少男人的心。
有這樣一個漂亮的女孩出現在自己家裡,不管是誰都會很開心,真的。
除了我。
「Nic…你…穿了啊……」轉頭往聲音的來源,我從來沒覺得講話是一件這麼吃力的事。
「穿了啊,每件都很合身喔。」語尾帶著好心情的上揚,巧笑倩兮的少女腳步向前,坐在椅子的扶手上。
「哥哥覺得不好看嗎?」
「沒…很、很好看。」過近距離的問句讓我不由自主地把視線轉移到別的地方,手擺在胸前,屁股往後挪了挪。
「真的嗎?」聲音又貼近了幾分,我的臉頰甚至能感受到對方的呼吸。
「真、真的…」我的聲音顫抖地像是即將被帶去閹割的Lucky,隔壁養的狗。
「可是你都沒看我啊。」聲音又更靠近了,我打賭只要我動一下,Nic淺粉色的嘴巴就會貼到我臉頰上。
「我、我…我有事要先出門了!」抓住一旁的外套,我飛速的衝出家門口,奔跑速度如同家裏面有隻梅杜莎一樣。

「被親到了?」
「…嗯。」然後那天跟我約好的女同學對我臉上的痕跡一陣鄙視。
「…他可能是在反打擊報復?」Edwin喝了一口紅茶。
「第一天我也這麼認為。」我吃了一口餅乾。
──那時的我好傻好天真的以為事情很快就會結束。

「L-U-K-E──」悅耳的聲音夾雜著甜甜的聲調,伴隨著手臂上的一陣溫暖,在帶著眼鏡的氣質女性面前,我被另一個女性用力擁抱住。
「你好慢喔~說好要一起逛街的!」金色頭髮的少女嘟著嘴抱怨著,一身粉色的洋裝更是她襯托得既青春又可愛。「你怎麼──」
「Luke同學,看來你似乎有約了呢。」
原本站在面前的女性抱緊了胸前的書,手順了順長長的捲髮,帶著銳利的眼睛瞪著我。
「雖然人都有選擇,不過如果已經有交往對象的話,還是不要招惹其他女性比較好喔。」接著丟下一句不打擾你們了就俐落轉身離去。
然後那個背影寫得很清楚地你真是個王八蛋還有我會讓全系所有女性知道你是個公敵。
不──Gloria你誤會了啊!!
這個不是交往對象是我弟啊啊啊啊啊啊──
我無限悲憤的慘叫聲還來不及有表現機會,身旁挽住我的女裝弟弟就抓緊了我的手臂,燦爛地露出笑容。
「好了,去逛街吧♥」
打擊過大的我就這樣被全身怪力的弟弟拖走了。

「My friend,我已經快要沒有能追求的女性了…」
「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
「我不要草啦!」我要花(哭)。

過了好幾天的出門被女裝弟弟跟、下課被女裝弟弟堵的生活,精神壓力達到極大化的我跑去租了DVD,算是逃避一下現實。
不知道Nic什麼時候才會恢復正常,再這樣繼續下去,他還沒正常就要換我不正常了。

「哥。」
DVD看到一半時,窩在我旁邊的Nic突然出了聲。
我嚼著爆米花的應了一聲,嗯,感覺下一秒這個角色應該會被不知道哪裡躲著的活屍一口咬掉!
活屍片果然就是抒壓。
「你不喜歡我穿女裝嗎?」
「…呃、咳咳…應該這麼說──我好歹也跟你當兄弟了這麼多年,你這樣我挺不習慣的。」愣了一下,我強行將注意力從活屍片轉彎,放棄正在大亂鬥的螢幕。
家人都當那麼久了,如果聽不出Nic的聲音底下有什麼的話,做哥哥的就白當了。
DVD可以改天看,但是當個好哥哥的機會不太多。
「你覺得我很奇怪嗎?」
身旁剛洗過澡卸下所有女性裝扮的少年低著頭,讓人看不清表情的臉部線條透著一股僵硬,我伸手揉揉他跟我相似的金色短髮。
「剛開始有一點啦…」不過這幾天在強力轟炸下大概也習慣了。
而且不得不說這小子的女裝真的…
挺不賴的。
「會討厭我嗎?」少年的聲音壓得扁扁的,像是有什麼委屈似的。
「你在說什麼啊!」手勁因為情緒的關係加大,有些忿忿地將少年柔軟的頭髮弄得一團亂,我在離手的那瞬間敲了對方的腦袋一下。
「會因為你喜歡穿女裝就討厭你的話,早在慶生會的那個時候我就會脫離兄弟關係了啦!」
當年當著一窩來家裡幫我慶生的同學面前,我被我的弟弟搶走了初吻。
雖然是他幼稚園的事情了,但是該記仇的還是要記,因為那天之後班花Lucy就不理我了。
「如果你真的穿女裝穿得很開心很自在,我幹嘛要阻止你。少在那邊亂想,大概這輩子都要在一起了啦。」
家人這東西可不是說斷就能斷的啊。
「真的嗎?一直在一起?」
「真的啦真的啦。」露出了有些沒辦法的笑,搞不懂什麼時候弟弟變得很纖細的我一連說了好幾次真的,接著──
下一秒被據說是很纖細的弟弟推倒在沙發上。
然後,我大概爆了人生僅剩的好運值一把推開Nic奔跑上樓回我房間關門上鎖。

「咳…推倒之後呢?」面對突然終結的情節,Edwin放下紅茶敲擊著桌面,接著推了推眼鏡,雖然根本沒下滑。
「從實招來。」
「不要問…很可怕。」我默默地塞了好幾塊餅乾到嘴巴裡。
「你不講清楚我無法判斷。」發生經過詳細希望。

「…呃……Nic?」我仰躺在沙發上,上面是我弟。
「嗯?」
「為什麼要把我推倒啊?」面對看著我的弟弟,我覺得他的笑臉比他腦袋後面的燈光還要刺眼。
而是那實際上感覺有點恐怖。
「因為我喜歡你。」
「哥哥我也喜歡你啊,可以先讓我起來嗎?」做哥哥的我現在真的有種白當的感覺,因為我完全不知道他要幹嘛。
「不是喔…」
我的反應似乎讓Nic感到有趣,眼角微微的彎著,灰藍色眼睛裡面翻轉著什麼我不知道的情緒,接著下一秒,嘴巴上傳來微涼的溫度。
「是這種喜歡喔。」貼合在我嘴上的唇緩緩說著,Nic看著我很認真的、一個字一個字的說:「或許可以換一種說法,是戀人的喜歡,不是家人的喜歡。」
「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要盜你的帳號?」
「都是你跟我炫耀在遊戲裡找到一個老婆,要到誰誰誰的信箱,辦Facebook帳號的時候還很興奮的說這樣就可以跟很多地方的漂亮女生當朋友。」
一連串沒有給予反應時間的句子不停地流出,Nic的語調很輕緩,緩和的語速裡有一層甜膩的情緒,蜂蜜般的說話方式就像是撒嬌一樣,即便有些話是抱怨。
「我忌妒,所以就盜帳號了。現在知道原因了嗎?」
我不知道我知道沒,我也不知道他知道我知道沒,我只知道我下一秒推開了壓在身上的少年,用背後有活屍在追的生死速度衝上樓梯關上門還俐落的反鎖。
然後還很娘的縮在床上用棉被包住自己,活像被家暴的婦女一樣瑟瑟發抖。

神啊……
拜託讓我回到過去一掌拍死過去的自己吧!
如果我知道把弟弟的房間房間粉紅化的下場是弟弟對我粉紅化的話,我肯定不會為了幾個小小的帳號危害家人和平和感情和諧的。

「後來呢?」
「什麼然後?」
「瑟瑟發抖之後啊?」
「……睡著了。」目不斜視的又啃了一塊餅乾,正前方那道充滿鄙視的視線打擊不了我。
「──睡著很正常好不好!嚇都快被嚇死,被嚇完回安全地帶之後當然會因為安心就睡著了。」
「一放鬆就喪失警戒心,我打賭如果你是活屍電影的人物的話,肯定下一秒就被啃掉了。」Edwin很不以為然。
「慶幸你弟不是活屍,不然早出手了。」
「……」
「出手了?」
「早上醒來…在我被窩裡。」雙手掩著臉回答,我想這時候我的背影一定很滄桑。
「難怪。」一早就跑來,估計是被嚇到魂魄快出竅了。
到底誰能告訴我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房門的鎖會沒有用!
為什麼他要躺進我被窩跟我睡覺!
為什麼睡就算了他跟我上半身的衣服還會消失?
這小子是玩真的嗎!?整哥哥整到這個地步的話也太犧牲色相了吧!
「冷靜,冷靜啊。」
「我要怎麼冷靜!!有哪個正常的大學生會面臨前一晚被弟弟告白隔天早上醒來上半身沒穿而且告白的人還喔一起躺在被窩裡睡的狀況啊!!」見鬼的come down!
「我得說佩服你的肺活量。」Edwin起身在我身旁坐下,寬大的手掌重重的抓住我的肩膀要我冷靜。
「Dear Luke,冷靜下來,然後重演當天被推倒的情況給我看。」
「!??!!?」我的臉大概很糾結,因為臉部肌肉很認真的告訴我它很糾結。
「我需要模擬情況來判斷你弟的告白是真是假。」Edwin的臉很認真,早晨的陽光將他的臉鍍上一層金光,整個人看起來就有一種能說服人的神聖氣場。
雖然事後我發現那個神聖氣場根本就是陽光開的玩笑,這傢伙跟神聖壓根兒根本一點關係都沒有。
「…好吧。」心中交戰了一會兒,想到最後還是得回家面對那一位,我只能選擇嘆口氣,把手搭上Edwin的身體,認真地重演了一遍那天被壓倒的情況。
大概是長年好友的默契讓模擬狀況很順利,我完美的重現當天被壓倒的情況,超順利的──
……個屁。
「My Friend…」我看著Edwin。
「Yes, Dear?」Edwin看著我。
「模擬完了,你可以讓我起來嗎?」四目相對的好友應該能發現我眼眶中內涵的情緒吧?昨天剛被壓倒告白過的人今天實在不想被壓倒太久,會有內心創傷,相信Edwin能體諒的。
「嗯,當然,不可以啊。」
我操,他根本沒有要體諒的意思。
「…為什麼?」我仰躺在沙發上,有種砧板上的魚的感覺,然後壓在我上面的人感覺很像菜刀。
「為什麼啊──」拉得長長的音節有種莫名的可怕感。
Edwin露出了就像以往的,八顆牙的標準燦爛笑容,燦爛的連背後的日光都相形見拙,我有點毛。
──那露出的八顆牙怎麼看怎麼都有種嗜血又森森的感覺,而且這情景莫名的熟悉。
「因為我喜歡你啊。」
「不然你以為我幹嘛這麼累老是要幫你收爛攤子呢?」帶著粗糙質感的指腹膜擦過臉,Edwin的聲音有些低沉,不若以往的悠揚。
「老是幫你付錢,不管什麼時候打電話來都不生氣,准許你爬上我的床睡席夢思,…而且還清理你弄髒的地板。」
喂喂喂,清理地板的是Susan大嬸吧!
我還來不及按鈴申告要求正名清潔地板的人員,嘴巴就再度傳來肌膚相接的感覺,不同於昨天,這次的溫度很炙熱。
瞠大眼,愣愣地看著壓在上方的多年好友,我有種不可置信的感覺。
又、又被告白了?
兩天兩次,還都是男的,而且應用情境都一樣。
這世界崩潰了嗎?還是說這個世界已經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被單獨告白模式的GAY大舉入侵了?
「Luke?有在聽嗎?」
默默的點了點頭,老實說腰部被很明顯的揉捏,想恍神也很難啊、喔不…是想集中精神也難吧。
「想什麼?」
「想為什麼會兩天被兩個男的告白,但是以往的人生卻沒有任何女生告白。」搞了老半天受歡迎的潛力值都被點在男性那欄嗎?
「這個我可以告訴你,大部分都被擋掉了。」
「……就是你吧。」被擋掉什麼的,根本就是你吧!
「我們都培養感情搞曖昧這麼久了,也差不多該前進到正式交往了吧?」
搞曖昧是怎麼回事!?怪不得我覺得那些學妹的眼神很不正常,都你弄出來的吧!還有交往不是要兩方合意嗎?
「你寧可找一個不瞭解你、不會陪你打遊戲買飯付錢把席夢思借你睡的女生也不想要跟我在一起?」
呃…這樣聽起來好像Edwin這邊比較划算耶?
的確,跟一般女生比起來,Edwin有錢又會幫我付錢,床大又會分我睡,跟一般只會凶狠瞪我的女生比起來又很了解我…
「你想見色忘友嗎?」
「不敢。」
「所以可以見友忘色吧?」
「……耶?」哪裡不對吧?
「回答。」
「可以!」腰部被狠狠捏了一把,我很沒志氣的妥協。
「你討厭我嗎?」
「沒、沒有。」都從小到大混那麼久了,哪可能說因為被告白就討厭人啊。
「不討厭就是喜歡,雙方合意啦。」
「不、我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沒有怪怪的。」
「我從小到大幫你付了不少錢,記得吧?」
「記得。」
「想賴帳嗎?」
「不、不是。」
「很好,就當你收下禮金了。」
「欸欸欸欸欸!?!??」剛剛一連串的連續問話是發生什麼事了!?
「本來是想說沒搶到初吻至少第一次要拿下來,雖然很想慢慢來,不過Nicholas有地利之便呢…嗯,所以果然該今天就地正法嗎?」
壓在上面的人持續說話,我則是一臉驚恐地盯著上方,這傢伙一點都不覺得他剛剛說出什麼很可怕的事情嗎!?
第一次什麼!什麼第一次!
就地正法是什麼!聖經裡面有說過不可以白日宣淫!
「本來是想要溫水煮青蛙的,不過既然都殺出了一個很強的對手──」
Edwin一邊說一邊露出我也很沒辦法的表情,我靠,又不是我逼他的,為什麼是我買單。
「好了,親愛的Luke,看在你都沒成功交到女朋友的份上,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
不帶這樣要強上人又打擊人的啦!
「…什麼選擇機會?要不要交往嗎?我不嘎──」
不要的音還沒發完全就被強制轉換成慘叫聲,我的鼠蹊部被狠狠地捏了一下。
「不,是給你選要正常位還是後背位,當然如果你想的話,我們也可以兩種都做。」摸了幾下就把人的四肢固定好的男人笑得很燦爛開朗。
但是那個燦爛又開朗的笑容看在我眼裡只有兩個字。
──淫蕩。
笑得很淫蕩的Edwin已經是個Bitch了,但是…Susan大嬸擬態讓我失望了。
枉費我覺得你是個好人,你怎麼可以幫助這個淫魔把拘束用具藏在沙發底下,身為一個好清潔工,不是應該要搜走嗎!
「說到底,你到底為什麼──呃…」總之,先轉移話題準沒錯。
「嗯?還記得小時候有次打架嗎?」
「就是我們在搶女生的那次。」
「你搶輸我之後就說,詛咒我以後喜歡上人才發現自己是GAY,後來我就發現我喜歡上你啦。」
「……」

神啊,拜託讓我回到過去阻止…不、讓我一掌拍死自己吧。

2012.09.18 | | 留言(4) | 引用(1) | 【文】

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3/02/11 (月) 17:12:57 | | # [ 編輯 ]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3/02/11 (月) 17:13:08 | | # [ 編輯 ]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3/02/11 (月) 17:13:12 | | # [ 編輯 ]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3/02/11 (月) 17:13:18 | | #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http://zeroartist.blog126.fc2.com/tb.php/148-ae5f6402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まとめ【粉紅房間 (下) ─ 有】

神?,拜託讓我回到過去阻止…不、讓我一掌拍死自己?。

2012/11/20 21:32 | まっとめBLOG速報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