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中】水戶黃門 (一)

嗯、我覺得再不找方法讓我想起來要寫的話,
我每天都會忘記開這個WORD喔(掩面)

收裡面ˇ
配對:露中





  室內,一個高大與稍嫌嬌小的人影相互對峙著,如果仔細點看,還會發現較小的身影是足立於略高於男人的地方,但即使如此,兩方的差距也依然清晰可見。
  風的流動在兩人之間靜止,盤繞不去的氣流將氣氛給擾的一團凝重。氣氛持續凝結向外擴張,如蛛網般的在這華美精緻的東方空間無聲的向四處蜿蜒,而沉默靜靜的矗立在兩道人影之間,分毫不動。

   連花瓣都能凍結的氣氛裡,偉岸的身影持續著毫無動作的靜觀,更確切點來說,流淌紫晶色的瞳仁只是反映著眼前的東方男子,毫無雜質。
男人只是等待,等待著對方將要做出的什麼動作。

   或許是再也忍受不了對方執拗的靜默,清瘦的東方男子終於開了口將沉默驅離。色澤漂亮的唇瓣開合流出嗓音,音調拉起拔高而後急遽的落下,對著來人就是一聲怒喝:「大膽!你難道不認識這飛龍刺青嗎!」

  隨著清脆聲線落下,一手俐落的掀起衣裝下襬,平日深埋在豔紅長衣下的事物透了氣,展露在光線之下。
  映襯在奶白色光滑膚質上的,是一只黑墨翻飛的龍,盤駐在白玉大腿上張牙舞爪,龍鬚浮動、指爪尖利、肢體擺動的活靈活現,微映著搖盪的光線,栩栩如生。一旁垂落的火紅布料反射著墨龍那深入凝脂根部的後半身,更是在光影搖曳間,增添誘人色香。

  毫不作聲的將眼前美景盡收眼中,默然的用著視線一一掃過裸露而出的肌膚,毫不遺漏的蒐藏於腦內,伊凡望著的同時也想著:是不是錯覺呢…此時的王耀彷彿有著浪濤擎天和龍騰虎嘯穿梭在身後吶…聲勢壯闊的氣勢萬千,感覺像是什麼呢……自己倒是一時之間忘了怎麼予以形容了…

  黑髮之人不耐的望著在他看來很顯然是愣著的傢伙,彎眉皺起同時也無意識的嘟起嘴角,正常來說(按照菊家的戲劇),伊凡不是應該要驚嚇的面容扭曲身軀顫抖的跟秋天落葉一樣的跪下說:"請原諒我吧!大人!"嗎?

   如果方向沒有錯誤的話,那齣戲劇的刺青應該是在肩膀上吧?而且前提是要犯人絕對沒有對那一位大人有邪念。

   等待了一會,發現對方還是完全沒有任何動作之後,另一只手插上腰際的就邁開步伐往對方走去,邊走還邊碎唸道:「嘖!你的反應未免也太不有趣,下次讓菊拿一些戲碼給你──」

   只是話尾還沒落下,對方的身影晃動,隨即一個大掌就馬上襲來,瞬間就被推向身後的床被。還來不及望向對方的眼裡只餘下翻飛的錦被,金銀絲繡的在眼前翻轉一個又一個波浪遮蔽了自己的視線,「!!───」張大了口,那一聲來不及發出的驚呼聲就這麼消失在驚愕之中。

   翻騰的數下,柔軟的織錦就盡歸於平靜,愣了一下黑髮男子終於在重重柔滑中尋回自己的嗓音:「喂喂!!不是這樣吧阿魯!通常亮出刺青之後對方不是應該要誠惶誠恐的跪下嗎!?你要照劇本來啊阿魯!!」
  然後一開始的半倒在床、凌亂衣裝、散亂髮絲…這些種種風情,那份寧靜的美感就在一個出口被破壞殆盡。
 

  通常在禽獸的眼裡,劇本,這東西通常是參考用的(合十)更何況有誰敢把劇本給號稱魔王的伊凡‧布拉金斯基?


  「你有沒有再聽啊阿魯!」話一出口,王耀就將視線往上,望向站立在身前的挺拔身影。

  沒有任何回答,對方逆著光如潑上墨的身影壟罩著某種詭譎的氣息,只見暗色的臉龐在嘴角拉出了一個弧度堪稱完美的微笑,隨即,黑影壟罩。

   伊凡壓下身,欺上對方已掙扎著坐起的的身子,輕輕的將氣息吐在對方耳邊,將熱氣灌入耳洞,他知道他的東方情人總是很敏感的。輕輕的一口氣就能讓耳根紅豔的像是櫻桃一般,更不要說是隨之而來的顫抖有多可愛……在腦海中勾勒出那些風情,倚著已然呈現暈紅色澤的耳殼,一陣耳鬢廝磨。

  「原來耀君希望我很誠惶誠恐的嗎?」輕笑著開口。
  「但是啊…我現在也是很誠惶誠恐的喔~」甜膩的聲調輕輕的自兩片薄唇吐出,悠揚而語調優美。

  「…你確定你知道那句成語的意思嗎?誠惶誠恐不懂的話我可以改用謙卑。」黑色的眉梢皺起幾個糾結。
  
  「嗯?我現在很謙卑的喔?我親愛的耀…」男人的表情仍然是愉悅萬分,完全不受那皺起的黑線影響。
  
  「…………………」沉默,對上微笑,活了四千年的王耀第一次不知道該從哪裡吐槽。

  靜默在兩人之間張望了一會,看著王耀撫著額角,深深的吐出一口氣,備感無奈的提出問題:「…那麼…請問你,伊凡‧布拉金斯基,現在是很謙卑的在做什麼呢?」  

  「唔?脫衣服呀?耀君看不出來嗎?」伊凡微歪著頭,用著傳說中的微傾15度斜角,十足十是個無知困惑樣。

  但在王耀這個明眼人的眼中這絲毫沒有無知的可愛而是完全的可惡嘴臉。
  
  「……你個王八蛋現在脫的是我的衣服啊阿魯!!」沉寂之後的平直轉換成怒張的語調自黑髮男人的喉中迸出,同時間那染著舞飛黑墨的幼白腿支就用力往男人的方向踢了過去,全力給予人誅。

  "最好是把他踢到不醒人事腦震盪變成植物人為世界收拾掉一個禍害"王耀在心底惡狠狠的想著。

  「!」畫出優美線條的踢擊的動作不如預期,被強制的凝結在淡金的眼睫旁,彷彿早就預料到了一般,那裡早有一手等待著獵物飛撲而上。
  「呵呵…別生氣啊?」像是對這樣的掙扎感到愉快一般,男人悠然自得的抓住漂亮腳踝,彎起淡色的唇隨及吻上腳邊的凸起,緩慢的以唇摩擦著,同時飽含笑意開了口:「但是如果我脫我的衣服的話,就沒有人給耀君服務了吶?」

  「誰要你脫衣服啦阿魯!!!你是完全沒看劇本吧阿魯!!」怒氣滿點的大吼。
  「你要誠惶誠恐很謙卑的啊!!!」最後一句的句尾甚至還走了調,完全能彰顯聲音的主人有多憤愾。

  「那…現在我就誠惶誠恐、謙卑的替你脫鞋子如何呢?我的女王殿下?」剛剛想不起來的語彙原來就是女王啊?伊凡‧布拉金斯基終於解決了盤旋在腦中的一個煩惱。

  「誰是女王啊!?脫什麼鞋-」比任何中國人都還要曉得兵法書所謂的兵貴神速,漾著淡金的男人用著飛快的速度俯下身,立即止住了那中性的嗓音繼續飛躍。
  
  
  



嗯、不曉得為什麼,只要這一對一開口,就會沒完沒了(遠目)
我還是去找拔拔好了(被水管打)

2009.06.09 | | 留言(2) | 引用(0) | 【文】

留言

喔喔喔喔喔喔喔我好HIGH!我超HIGH的啦阿筆太太嗚嗚喔喔喔(擦鼻血)
我...我真是太感動了(喂)一整個都飛躍了呢(小跳步)
後續!後續!!(敲碗)
姆嗯....最近太忙不然想畫一張相呼應的圖說唉唷OAO
總之還是超開心的啦XDDD謝謝阿筆!!哇咿~~~(跳走)

2009/06/11 (木) 00:41:34 | URL | d.m #- [ 編輯 ]

Re: d.m

太太飛躍到哪裡去啦XDDD!!
是有後續啦。。。因為還沒打完=3=
但是我老是忘記要打它所以才貼在這邊(喂)
  
然後我剛剛才發現我忘記在這篇上面標註1(掩面)
  
謝謝d.m太太喜歡喔:D

2009/06/11 (木) 20:09:13 | URL | 一筆 #-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