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發】所謂的情感啊

最近跟BOSS聊天老是聊到有點沉重的東西呢....
果然人老了都這樣啦(攤手(被BOSS打)

因為不是很HAPPY的事,所以收裡面





‧朋友

不可免的,我們總是將人們區隔一個又一個的圓圈,一道又一道的界線。
BOSS說,大家、都有各自的小團體了。

是啊、團體團體啊,免除掉團體,要怎麼生存呢?
no body is an island
真的是一句很煩的話呢,對吧?
  
沒有人可以是一座孤島,沒有人能倖免的這種生物的悲哀天性。

所以我們在團體裡,因為不能免除。
  
  
在團體之之中,總是有人說話、也總是有人靜默
通常,我跟BOSS都是說話的人。
不是因為喜歡所以這麼做,純粹只是沒有耐心、害怕尷尬罷了。
我是膽小鬼,我不喜歡沉悶的空氣、我討厭太過僵持的氣氛。
所以說話、所以把沉寂的空氣撩撥、把安靜趕走
  
只是,討厭如此死寂罷了。
  
但很快的,人的劣根性:習慣成自然
變成了,只有我跟BOSS在說話
等到了我跟BOSS在分別的兩個團體裡,就變成,我們自己對自己說話了。

很討厭這樣,我不喜歡唱獨角戲;我不是電視機,要表演給大家看。
媽媽說:可能是同學聽不懂你說的話,有的時候你的反應比較快,你的話要想比較多次
  
可是、BOSS聽不懂得時候就會告訴我他不懂
我不知道要怎麼回答的時候我就會跟BOSS說我不知道
  
但是、那些人總是,默不作聲的
彷彿跟空氣講話一般,連一種最基本的:我想一下、我不知道 
都不願意說的時候,我很難試著去站在別人的立場,替人著想
  
我生氣一向都不難看出來,我想。
老爸也說我的心情藏不住,不適合去跟人家應酬談判。
但是、總覺得、大家很常忽略?
  
昨天跟BOSS談了最近的事
我說:會不會是我們慣壞了呢?我們老是會回答,所以久了,
   她們習慣等答案了、習慣我們會為她們重覆一次又一次的很有耐心呢?

BOSS決定去跟人談一談,我沒有參與到,所以也不知道具體的結果。
  
  
  
‧父母
父母的苦心,孩子都不知道
  
但是,反過來想一想,孩子的內心,父母又知道了嗎?
 
以愛為名的,我們走在平穩的道路上,不用風吹雨淋
  
以愛為名的,我們生活在重重限制中,選擇已選擇的。
  

我們老是嚷著,父母老是替我們決定好路程,沒有半分自由。
但是我們也害怕著,害怕要是沒有已決定好的路程,要如何選擇。
矛盾?是的,矛盾。
  
  
當人們對你說:我為你犧牲了多少 的時候
又何曾想過呢,是他自己,做了"我要這麼犧牲"的決定啊?
不是那個他口裡的"你"要他犧牲的,但那個"你"卻要為了那個犧牲負責
  
何其吊詭呢?
所謂的人們啊。

2009.06.11 | | 留言(0) | 引用(0) | 【哇哇叫】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