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ALL帝向】淺井清一的非日常活動1

淺井清一是阿筆弄的虛構人物O3O!

對不雞,這邊都是清一的廢話:::^q^:::


淺井清一,來良學園的普通學生,名字就跟他的人一樣,是個清淺如水的一般人,課業成績普通,社團參予度良好,是個準備高三推甄有所憑藉而稱的上是一般普通認份認真的好孩子一個。

他的朋友會稱呼他阿清,或是阿一,非常日常的一種稱呼,不論熟識與否都能夠輕易上口的簡易名字,雖然他偶爾會吐槽這稱呼法實在有點像泡麵品牌。

在教室裡,他總是坐在離黑板不遠不近的位置,一種用功時可以奮發向上,想偷閒怠惰的時候,也能做做自己事情的中間灰色地帶,所以成績也總是在一種不高不低起起落落的中間位置。

就像是一般的普通少年一樣。

清一最近有些在意的事情,或者該說,一個人,坐在教室靠窗後邊位置的黑髮瘦小少年。
少年很平凡,就跟他一樣,不引人注目的長相、成績、表現以至於身型,唯一比較不同的是少年的名字很有氣勢,但是比起來,他的長相卻不顯眼。

但是少年的存在卻讓平凡的淺井清一,開始脫離了日常而超展開了非日常的日子
而他現在有些懷念那些無趣卻能夠珍惜生命的平凡日子。

轉著筆,望著天空攸晃著腦袋,歷史老師空泛如亡者誦經的嗓音讓他感到有些倦怠感,用力的眨了眨眼睛,視線隨著腦袋搖了搖,他瞥見了坐在教室幾乎角落位置的黑髮少年,他開始回想著,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脫離日常?


某個社團日子結束的傍晚,淺井清一背著不清不重剛剛好,混合著書本與學生的課外讀物-漫畫的書包準備回家享用母親那有點偏鹹的晚餐,就跟大家一樣,所謂的媽媽的味道。

從教室的大樓走到校門口的距離不長不短剛剛好,適合稍微的恍神發呆一下。在這裡撞到誰也都是同校的學生,通常一句道歉就能夠解決,有的時候甚至能多上那麼一點的臉紅心跳機會-跟女同學近距離的接觸,所以通常清一會稍微的讓自己走神。當然這不是說他有多希望能撞到女同學,撞上充滿汗臭味的運動部門也有可能,而那種味道通常會死人。

在離校門口還有幾步距離的時候,他看到了一個週遭散發著奇怪氣氛的男人,不、或許該說男人本身的存在就是一種堪稱奇天烈百科的存在。

黑色的短髮襯上可以說是良好的皮相,微微瞇起的紅色眼睛流淌著奇怪的情緒,加上超越平和15度角的可怕?度微笑,構成一種可以說是電視上閃過小心變態的警告圖像。

男子無視週遭走過的學生群,以一種全天下彷彿只有他存在的氣勢哼著不成調的小調,即使那種旋律怪誕的讓人感到毛骨悚然,搭上雙手無目的彷彿操縱著什麼的怪奇手勢,絕對是旁人不想接近的NO.1。

所以他打算裝的若無其事的經過男人周邊詭異氣場,如同他其他的校友一般,全然的置身事外(好吧,或許他有在心裡對著男人祈禱:請讓我置身事外,或許還加上哭泣的符號?)。

真的,當他離開了男人週遭盤旋的氣場,嗯?或者該說是靈壓?他感到鬆了一口氣的暢快,感覺就像是考試過了、馬子把到了、長久以來的便秘得到紓解的那種舒爽感覺。

擺脫掉了不舒服的感覺,他轉向通往自家的道路,他在心裡想著,不正常的東西很難得看到,而難的看到的東西只會出現一次,所以應該是不會在出現了吧?

‘學校是個普通的地方,那個人出現應該是個偶然,或許是跟誰約好在那裡了吧?學校畢竟還算的上是大地標了嘛~啊啊,不過還真是個奇怪的傢伙呢’清一如此的想著。

然後在隔天的下午,奇怪的東西第二次出現,清一看見了那個脫離現實的男人又出現在學校門口,一樣的張揚的哼著曲調做奇怪的舞蹈,一樣散發著詭譎的氣息。

清一頓了頓腳步,決定還是置身事外的向前走,他想:嗯,或許昨天臨時有事所以改約今天了吧?

再次通過結界(?)的時候他再度的鬆了一口氣,然後他決定要找時間去壓壓驚,常去的某個酒吧或許是不錯的決定。

隔天的再隔天。
隔天的隔天的再隔天。
隔天的x N。

事不過三……個屁。
清一已經數不清這是他第幾次看到這個男人了,自我安慰的逃避現實已經無法挽救他每個傍晚被摧殘的心靈,雖然是說每通過一次AT力場他都會變的更加茁壯……但是說實在的這樣天天鍛鍊真的對心臟是一種挑戰運動,即使醫生說每天要規律運動也不是這麼玩的,身體受創可以復原,那心靈的受傷誰要來給他安慰!?

他開始覺得學校的風水不好了,他記得上次某個同學似乎弄壞了某個角落的裝飾品,那個該不會是鎮壓什麼東西的寶器吧?不、不管怎麼說他覺得寶物上應該不會印著MADE IN CHINA的字樣。

他決定這次要邊想邊吐槽的PASS過怪奇男人,這樣或許他的心臟比較不會被衝擊到。

但是當他距離男人只剩下不到幾步的距離的時候,脫離了往常的規律,他看見男人以慢動作離開了倚靠的門柱,他睜大了眼睛,看著百科全書物件對著自己的方向綻露出一抹擴展全臉的笑容,無比燦爛。

大張的眼睛很正常的接收了笑臉,清一不得不說,他覺得從頭到腳好像被什麼給爬過一樣,那是一種比孕婦孕吐還要更不舒爽的感覺(雖然他沒孕吐過),他搜尋著腦海中貧脊的形容詞想形容這種恐怖的感覺,然後想到了,惡寒。

是的,是惡寒。
他敢說要是他的朋友對他露出這種笑容,他一定會揍他,肯定而且用力的。

接著,當他忍著從心底竄起的惡寒,想要繼續往前走的時候他感受到旁邊呼嘯過一陣涼意,眼角捕捉到一抹黑色迅速的飛過,夾著一個甜膩的嗓音,他聽著,然後發現那是同學的名字。

"帝人君~"
彷彿女孩子最愛吃的甜點,那句話裡澆灌了幾層的蜂蜜糖漿,清一實在不是很想去數。

"呃、臨也先生你怎麼又來了?"
喂、又的意思是前幾天他都是來堵你的嗎!?

"當然是接我親愛的BOSS帝人君下課囉,然後或許再來個羅曼蒂克歸途路上,臉紅心跳的彼此交纏☆”
親愛的?BOSS?還有那是哪來的slogan!?彼此交纏又是什麼鬼!?

“請你去跟路標交纏吧。”
對變態沒有絲毫放鬆的快速攻擊,同學你果然被纏有點久了吧?

耳朵被迫接收來自旁邊的對話,清一無法加入其中但是他的腦袋很可悲的不停閃過一個又一個的句子。他轉頭看向日常的少年,瞄了一眼非日常的男人,縱使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他仍舊不由自主的感到疑問,到底是什麼會讓自己的同學被奇怪的變態纏上?

看著男人對著自己的同學摟摟抱抱上下其手的,清一其實還是有點正義感的思考著,他是不是該對自己的同學伸出援手,總使變態的戰鬥力高的跟賽亞人一樣。

但是不得不說,當挾帶著恐怖威脅的眼神從腳底掃到頭上再外加一個扭曲微笑的時候,他快又有效的快步離開那個是非之地,畢竟沒人想跟變態打對台的對吧?怎麼會宅樣?他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當他回到家的時候,他想高唱我可愛的家。

連續幾天因為社團老師有事,所以他們也暫停社團活動了幾天,連續幾天的早走,讓他避過了黑髮男子會出現的時間,平和的好幾天。

但是他忘記了,不會糾纏的,不會被叫變態。

所以在好幾日過後某天的放學時刻,他又看到男人了。

清一揹著書包,手微微的拉緊背帶,噎下了口水,他今天有不太好的預感。
站在大樓與校門的的中間,他正在考慮要不要轉身從側門離開,即使從正門走會減少很多的繞路。

當普通學生在繞與不繞間兩難的時候,折原臨也停下了他每天等待時間的詭異運動,望向眼前的時候暗紅色裡流過算計,於是他開口出聲,聲調是一如既往的猖狂。

"喂、那邊那個,帶著價格1680的便宜眼鏡,書包裡裝著課本和課外讀物就是沒有情書,便當盒剩下了鹹味很重的醃漬物的俗物喔。"

"咦!?"清一愣愣的看向黑髮男人。
是在指自己嗎?縱使淺井清一不想承認,但是那些句子改變排列組合之後的結果等號旁邊似乎還是會寫上淺井清一,你變態到除了龍之峰同學之外還擴大範圍了嗎!?還有啊,誰是俗物啊喂。

"就是你喔,我有事情拜託你呢,吶~我最喜歡人類了,所以你當然會幫我這個忙吧。"
慢著,為什麼會是肯定句啊,先生我還沒說好吧?還有喜歡人類跟我會答應你之間應該沒有因果關係吧!

"很簡單喔,幫我觀察帝人君在學校的樣子,像是喜歡哪個科目哪個女生啦,跟誰特別要好,便當喜歡吃哪個菜,還有體育課換衣服的時候是穿什麼顏色的內褲啦~啊當然最好的話希望你可以拿來給我☆"
你是變態吧?不管你說什麼,最後那兩個支線任務十足十的就說明你是個變態了吧。

"我-"
"哀呀你該不會想拒絕幫我這個充滿愛的小忙吧?淺井清一同學?"
"!!……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不只名字喔。"黑髮男子笑瞇了一雙彎彎的眼睛。
"清一同學喜歡隔壁隔壁班的佐佐同學吧?佐佐同學最喜歡有知性而且充滿內涵的男孩子了唷~如果知道清一同學睡覺會打呼流口水,眼鏡底下其實是三白眼,小時候還老是尿床的話以後可能還有中年的禿頭危機就糟糕了對吧?啊、還有老師知道你上次考試有作弊就不太好了唷,尤其是其實你作弊的範圍錯誤還被抓的話就太冤枉了對吧?"

不、他想美和子不會跟他交往到有禿頭危機的時候,還有你又怎麼確定我會有禿頭危機的啊混帳!……何必提起他上次考試的痛苦往事呢,他真的不是故意記錯考試範圍的…。

"我不偷內褲。"對不起了,龍之峰同學。
"我是說如果可以的話唷,畢竟那麼容易被你得手的話,帝人君的自我保護也不太好。那麼,我會期待之後你的調查報告的,清一同學。"折原臨也笑的滿面春風,文質彬彬禮儀良好的對著清一微一欠身後,華麗一轉身用著小跳步就離開了對方的視線。

龍之峰,你是哪裡惹到的變態?自己可沒聽過跟蹤狂還會明目張膽的來學校要求目標的同學偷內褲給他的。


淺井清一非日常活動,確立。



--------------------------------------------------
希望第二部份可以寫到比較多其他人,小清一你別再吐槽了:::^q^:::

2010.04.10 | | 留言(0) | 引用(0) | DR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