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靜帝向】日常,夕食篇

帝受_2


跟內容無關(喂)。


“叮咚” 清脆常見的響聲,在黃昏的街道裡顯得不太起眼。

平和島靜雄走進超商,進行的他的日常,也就是所謂的覓食活動。
雖然他覺得為了這種事情有些浪費時間,他自己也不像普通人一樣可以用著幸福快樂的表情享用著什麼天神的恩賜,但是這就是所謂造物主的人人平等,饒是被稱之為池袋最強的平和島靜雄,還是會肚子餓。

不同於以往,靜雄用著平緩的步伐在超商裡看著玲瑯滿目的快速食品,他並沒有什麼特定喜歡的口味,只是難免的還是有些吃膩的東西,雖然這些東西都一樣,味如嚼蠟。

"叮咚"

又是叮咚的一聲,他聽見耳朵滑過小孩吵鬧著要零食的嗓音和母親溫柔卻不帶溺愛的拒絕話語,他也聽見了青少年們竄入討論著該喝什麼含糖飲料,但只是任由吵雜逐漸覆蓋在他的週遭,這是他日常生活裡,日常的一部份。

"靜、靜雄先生?"
略帶驚疑的嗓音在一旁突然響起蓋過了週遭的吵嚷,他微微的愣了一下,向一旁望去的金色眼眸有些睜大。

他看到了那個交錯著日常與非日常,從有些在意到某一日覺悟到喜歡的少年,龍之峰帝人。


"龍之峰?"帶有猶疑的嗓音低沉吐出問句,並不是問題,而是疑問少年的出現。

"啊啊…果然是靜雄先生呢…"少年望向他的黑色眼瞳,溫和的讓人從心理湧出一股平靜。

"不是酒保服所以我有點遲疑到底是不是靜雄先生呢。……啊、不是,我的意思不是說酒保服不好…是……總之這樣也很好看的!!" 


金色的眼底漾出難得一見的溫柔與興味,看著說著說著突然覺得好似說錯什麼話的少年驚慌的加上了比手畫腳的澄清,平日總是顯的狠戾的眉型變的柔和,淡淡的笑意浮上了細長的眼角。

"謝謝。"他聽見自己低沉的嗓音響起,帶上了一些自己才知道的喜悅,他一直都喜歡少年的稱讚。

"不客氣喔,靜雄先生。"望向金茶的的眼瞳,有些意外的看到平時難見的柔和,帝人不由自主地跟著彎起唇,對著高大的男人露出溫良的笑臉。


少年的笑臉平和,但對和平島靜雄而言,一點都不和平,而是堪比空投炸藥威力。


"那個……靜、靜雄先生??"少年帶上羞澀的嗓音傳入耳哩,眼裡浮出疑惑的望向少年,不解。

"呃…那個,手…?"有些困窘的撓了撓臉頰,對上靜雄困窘的視線往上抬高到自己的上方。


順著龍之峰的視線往上,他看見自己的手掌趴伏在柔軟的黑色裡,動作輕緩的揉著底下溫馴的頭顱。


"啊…抱歉…"
"不、沒有的…只是,只是嚇了一跳而已"望向他的眼神澄澈,沒有一絲的假造,這讓靜雄感到開心,至少對方不討厭他的接觸。


他越過了少年單薄的身軀,拿起一個微波食品,視線落在做出動作的手掌,想起了剛才落在掌間的黑色,靜雄想著,原來慾望這種東西,真的是會戰勝理智的嗎?

畢竟在自己沒發現之前,手就毫無所覺的伸出,把龍之峰的短髮弄的一團亂。

這樣似乎不太好?都已經有了怪體質了,若是還被判定成脫離現實的怪人的話,他想它會受不了,尤其是必須和某個原宿的害蟲畫上等號。但是他卻為此感到失落,他是真的喜歡剛才觸碰到少年的感覺。


"那個,靜雄先生是打算吃這個嗎…?"
"…不然?"突入的嗓音打斷他的天人交戰,感受到青澀嗓音中隱隱透露出的不悅,浮現疑惑的望向少年,不吃這個的話,就只剩泡麵的選項了,而那東西總是很快就餓了。

"這樣對身體很不好,靜雄先生……你常常這樣吃嗎!?"
"嗯…"


看著眼前瘦小的孩子,靜雄很難得的被對方氣勢壓過,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不是很明白為什麼少年因此而怒氣大增。


"真是的,這樣會把身體搞壞的啦……"隨著句子進入尾聲,帝人原本上揚的聲調逐漸往下落,他在句尾加上了一個洩氣的嘆氣聲,無論如何他都很難對眼前的男人生氣,從前或許是不敢,現在則是不想,尤其是當池袋最強的男人露出如同孩子般純稚的疑惑時。

"那麼,該怎麼辦呢?"襯著夕陽,金色的男人丟出了問句,除了便利店之外,他並不是很想去外食店裡吃,過多的視線和驚疑總是刺的他全身不舒服,然後就會變的煩躁。


聞言,望向男人的黑色眼瞳眨了眨,微歪著頭流露出煩惱的樣子,那種不矯揉造作的可愛差點又讓靜雄不由自主的伸出手,他看著預備伸出的指,用力的以另一手壓下。

正在苦惱的少年沒有發現池袋最強的男人正在做池袋最強的內心戰,他很認真的正在思考該如何阻止這種堪稱慢性自殺的不健康飲食,突然某個想法竄入了腦海裡,他揚起了一抹笑,對著男人投下了一顆核彈。


"不然一起吃吧?我做給靜雄先生吃,雖然不能跟廚師比,但是應該還是能吃的。"仍是有點沒自信的帝人加了註解。


真摯的笑臉瓦解了靜雄的思考能力,還來不及細想利弊,平和島靜雄發現他已經跟著少年踏上歸途。

2010.04.10 | | 留言(0) | 引用(0) | DR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