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靜帝向】妄想閨房記事上

老婆的妄想家庭記事3的補完(靠)

我只是說了一句話就換來這麼可怕的後果啊:::^q^:::


字數太多只好分上下篇讓我好困擾^q^...
上篇是清水,為了讓臨也出門我有點煩腦(靠)




打的過程老爸一直跑回家也讓我超困擾的
喂、哪有人一天跑回來兩次的啦(悚)


仍舊坐在餐桌位置上的靜雄看著眼前一盤的紅蘿蔔絲,平時不太認真打算的腦袋在此時叮叮咚咚的宛若敲打算盤一般。


有什麼辦法,能讓帝人不再端出有關紅蘿蔔的物件,或者,那些東西只由臨也吃掉。
他很認真的在思考著,即使對很多人而言是雞毛蒜皮的小事。


「帝人~遊馬崎他們來找我了唷,我們要去小田田家討論作業。」一轉頭,靜雄就看到一個說謊不打草稿的騙子,他可從來不覺得自己家裡的兒子會跟認真作業畫上等號,天知道那個小田田又是哪裡來的可憐傢伙。

「這樣啊?那你別太晚回來喔?」完全不同於靜雄,帝人溫和的眼底充滿著對臨也的信任,摸了摸黑色的腦袋瓜,略帶擔心的提醒著。

「嗯,太晚的話,我會住在他們家,所以帝人不用太想我唷☆」對眼前最喜歡的人做出的親近動作感到無比開心,臨也笑瞇了眼角提出了替代方案,即使他也不是很想跟帝人分開,但是還是有些一定要做的事情。

「好吧…不要給別人添麻煩喔。」太過了解臨也一但決定了什麼事情就會去做的個性,並不多做挽留,只是溫柔的抱了抱眼前的孩子,輕輕的叮嚀著。

「放心吧,我是好孩子喔,帝人。」回應的是變的更加甜滋滋的嗓音。


你的手放在哪裡啊,小混帳!?還有不過是去朋友家住個一晚,有必要這樣拼命抱著帝人嗎?抱的也夠久了吧,還不快滾!?在一旁默默看著感人倫理喜劇的靜雄,差點折斷了手中的筷子。

終於過了一會兒之後,或許是因為在不去就真的要來不及了,臨也些微的啒起嘴,跟帝人說了再見出門,當然,他依舊在帝人看不見的死角下對著靜雄做了一個大大的鬼臉。


然後,平和島靜雄手中的筷子確確實實的在這一場不能說的戰役中,光榮犧牲。


「靜…你怎嚜還沒把紅蘿蔔吃掉?」

送完小孩出門,旋身走回餐廳的帝人就看到自己的另一半坐在餐桌前手還拿著筷子不動如泰山的模樣。悄悄的嘆了一口氣,他該說不虧是父子嗎?就連挑食的口味也是如初一轍。
略略的彎下身收拾著餐桌,將碗盤俐落的堆疊起,端起轉身回廚房時對著仍然是不打算動作的身影說:「不管怎樣,今天臨也都吃了,你一定要吃掉喔,靜。」


當清洗的水聲自後面的水槽傳來之後,靜雄默默的將已經分屍的筷子屍體丟入一旁的垃圾桶中,剛剛折斷的點剛好落在手指間,所以帝人才沒有發現筷子已經殉職的事實。他看著眼前的橙色物件,眉間打了個死結。


「靜…紅蘿蔔對身體很好的,你就算再怎麼不喜歡也要吃下去…。」
帝人邊洗著碗筷,邊輕輕的叨念著蘿蔔種種的好處。

聽著後方傳來的軟語勸解,靜雄看著眼前的胡蘿蔔,還是很不想吃,他可以說是完全跟這橘色的物體不合,基本上蔬菜長這種顏色就該去反省了吧?

想到剛剛離去之前臨也的勝利眼神,靜看著胡蘿蔔的視線變的更加煩躁,俊挺的臉上染滿了賭氣般的不甘願。「為什麼寧願餵他也不餵我?」低沉的音階像是個要不到糖的孩子般滿含著不滿。

轉過身,略顯詫異的眼黑色大眼看向坐在餐廳的背影,帝人略微失笑的看著眼前彷彿可以透出一股酸味的男人笑道:「你是跟臨也吃醋嗎?」


「哼…」回應的是一個不否認也不想承認的單音。

放下了手中待洗的物件,帝人走回了餐桌,看著仍舊不減分毫的紅蘿蔔,再看向男人壓的死死的眉眼,搖了搖頭,語帶投降的說:「好吧,我餵你就是了,不過下次臨也也在的時候,就不能這樣囉?」

「那你也別餵他。」如果自己不能得到,那就一併通殺,平和島靜雄的內心其實跟小鬼差不多。

聞言挑起了眉,帝人看著鬧著彆扭的大孩子,輕輕的笑了出來。

「好~那我下次也不餵他就是了。」語罷,伸出了手弄亂了眼前金茶色的髮流。「那麼,來吃紅蘿蔔吧?……靜,筷子呢?」帝人正準備一口氣解決紅蘿蔔的時候,才發現有東西不知去向。


「…斷了。」

無言的再度起身拿了一雙筷子,帝人其實能想像筷子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折斷的,但是他什麼也沒說,只是右手優雅而端正的持起筷子,輕輕巧巧的就將盤中的橘紅細絲挾起,往前一送遞到的男人的嘴邊。

「啊?」帝人用上一個單音節提醒男人開口,眼前的男人盯著他的臉龐一會後,往下沉默的看了嘴邊的東西一眼,然後張嘴把筷子上的東西給吞了下去。

笑意爬上了帝人的眼角,等待男人嚥了下去之後他又挾起了一些遞過,雖然男人總是沒嚼擠下就吞了下去讓他有時有些措手不及,不過對方乖乖合作的姿態讓自己感到相當開心。

「吶…最後一口了喔,靜。」終於見底的盤子在這場沒有仁義的蔬菜戰爭中取得了勝利,帝人輕輕的將筷子上纏繞的胡蘿蔔絲往前一送,結束了這場晚餐的餵食。

2010.04.18 | | 留言(0) | 引用(0) | DR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