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小家庭劇場/臨帝向】初次見面的脈動

設定是

父:新羅
母:塞爾提
長子:小靜
次子:幽
么子:帝人


鄰居:臨也




這篇因為是臨也的一人樂所以比較長(掩面)
(到底為什麼這麼長我也不知道)
之後的小家庭劇場應該就會比較短了OAO




黑髮青年坐在家門口外,帶著裝式戒指的指節緩慢而附有節奏的輕敲地板,一下一下、有一下沒一下、雜亂的、輕鬆的,彷彿隨著青年的思考一樣,輕叩的聲音不停變換樂章。

嗯,所以果然去新羅家吃晚餐比較快吧?

青年溫雅的臉龐流出一抹認真思考的弧度,雖然腦袋想的稱的上是雞毛蒜皮小事,不過換個角度思考那也是人類賴以生存的必要之事。

更何況他才剛搬到這附近來,這裡有什麼吃的都不知道,而且和平和島靜雄進行一天的追趕跑跳碰也讓他有點懶的再前往較遠的地方覓食。

他的同學,平和島靜雄,寬鬆的定義是有點不合的同學,嚴格的定義是小強看到脫鞋的殊死戰。
雖然黑髮青年從來沒反省同班同學之所以瘋狂追殺他的原因就出在自己身上。

但是如果具備了這種反省懺悔能力,青年的名字或許就不該叫做折原臨也。

‘嘛啊、所以只能用身體溝通的人果然有點難纏對吧?’
‘不、難纏還太淺了點,或許該說是根本無法理解呢。’

青年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平和島靜雄是個死棋,沒辦法用的廢棋,無法利用的棋子卻沒辦法完全消滅掉,而且還每天進行消耗體力的無謂舉動(雖然大部分是自己挑起的),這種感覺實在讓他感到有些不愉快,更正確一點來說,是厭惡。

‘明明用頭腦生活的人才是真正的贏家啊,體力啊、道具啊那些都不過是短暫近利毫無長遠性的東西吶。’
運用手邊所有的一切,走棋,掌控,才是真正的有趣之處……啊啊、似乎想著想著就偏題了,他剛剛想到什麼了呢?

‘啊、晚餐!’一個清脆的擊掌聲。
是的,所謂晚餐的獲得方法。

住在自己隔壁的密醫新羅在很多方面都會是最完美的選擇,距離(就在隔壁)、熟稔度(不會拒絕)種種考量都是最漂亮的五角型,那有什麼好猶豫的呢?

一切考量都是完美,但美中不足的是,新羅的姓氏是平和島。

是的,平和島靜雄跟平和島新羅,是所謂的子與父的關係。
雖然所謂的父慈子孝在這家子身上完全找不到蹤跡。

他是想要吃晚餐沒錯,但是也不想在晚餐時還進行消耗體力的戰鬥。
雖然他想有賽爾提在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問題。
不過,世事難預料,誰知道呢?

沉思的男人完全沒發現,若是他把嘴合起靜默的吃飯,或許就不會有生命威脅的問題存在。


「大葛格,你在這裡做什麼?」

突然間,軟軟的童音響起,一雙小小鞋子映入了正在生死問題與生命需求交戰的紅眸裡,青年原本透著認真弧度的表情有些微愣。

抬起的鮮紅看到的是一個小小的孩子,是的小小的,小小的紅撲撲臉頰、小小的手掌、小小的身體,唯一大大的是孩子因疑惑而睜大的眼睛。
孩子微歪著還帶著幼稚園黃色帽子的頭顱,因疑惑而微微啒起的嘴巴是孩子特有的紅潤,襯上一雙清澈漂亮的大眼,折原臨也感受到某個似乎常在遊戲裡看到的畫面。

裸體小天使哇伊一聲的一箭穿心。

「大葛格?」看著對著自己發呆的青年,孩子清澈的童稚嗓音再度響起,備感疑問的小臉認真的望著上方,有些躊躇的雙手抓著帽子的邊緣。

‘幽葛格說,要保持距離才有逃跑的空間。’
幼小的男孩緊緊的遵照著自家兄掌的叮嚀,只挪近了一些些距離。

只是叫做幽的少年忘記提醒孩子一件事,變態的攻擊力與攻擊範圍通常都很廣。

小小的孩子只感受到突如其來的黑影和被緊抱的力度,和緊接而來在臉上磨蹭的肌膚觸感。

「啊啊~好可愛喔~」
青年軟膩的語調輕落在孩子耳旁,男孩只能愣愣的感覺青年透出的身體溫度,和被蹭的有些麻癢的臉頰,然後才有些遲鈍的驚慌掙扎。

「…啊、啊啊、放、放我下來!!」短短的手與短短的腳在青年的懷抱裡開始掙扎,掄起的小拳頭慌張的在空中揮舞,但是卻避開那張雅緻的臉頰,僅僅只是用動作和語調要求眼前的男人把自己放下。

似乎是有自知之明的青年明瞭到這樣的唐突舉動嚇到眼前可愛孩子,原本就顯的溫雅的臉蛋順勢滑出一抹帶著甜膩與柔和的笑臉,對著懷裡的小小孩子綻開此生以來最溫柔醉人的微笑。

「我不是壞人喔~我是住在這裡的人,大葛格我叫做折原臨也☆」
「小朋友你呢?叫做什麼名字呢?」

似乎相信眼前笑的清雅的男人證詞,帝人掙扎的動作趨於緩和,有些猶豫的攪了攪手指,看了眼前笑的燦爛的臉頰,有些吶吶的吐出自己的名字。

「…我叫做帝人。」

‘麻麻說,互相自我介紹是很重要的人際交流。’孩子心想著。
但是平和島家的母親似乎忘記告誡帝人很重要的一件事,對於變態不需要自我介紹,快點逃跑比較重要。

「嗯~原來是帝人君,我叫做臨也喔,帝人君可以叫我臨也就可以了☆」親暱的啄了啄小孩特有的柔軟臉頰,完完全全的實施所謂的培養情感就是要身體力行的準則。

折原臨也似乎沒發現他其實跟普羅大眾口中所謂的變態已經所差無幾了。

男孩有些無奈的任由眼前男人輕吻自己的臉頰,過於熱情的舉動讓他毫無招架的能力,畢竟一家子除了熱烈表達愛意的父親之外,家人大多都是偏向冷靜的一群人。

「臨也葛格在這裡做什麼?不進去家裡嗎?」小巧的手掌輕輕的拉了拉垂落一樣的黑髮,柔軟的音調再次問出一開始的疑問,孩子心性總是對答案執著。

「啊…因為我正在煩惱晚餐要怎麼處理啊。」笑瞇的眼角滿滿的愉悅,揉著軟軟黑色短髮說著。

其實在此時晚餐對於折原臨也的意義,大概等同於吃飽的鯊魚看到肉一樣,百般聊賴。只是為了繼續吸引眼前小小孩的注意力或許也為了博取同情,略微露出為難神情,有些苦笑的低聲對著眼前的孩子說著苦處。

「葛格我剛搬過來這附近,這附近有什麼都不知道也不熟,所以不知道要吃什麼呢…」

聞言,思考了半响,帝人大張的眼睛不住的往左右來回,偶爾望向有點苦澀的青年,然後又迅速的將視線投回地上。臉頰因努力思考而鼓起,泛起蘋果般的紅色,小手也緊抓著幼兒園制服,皺出層層的凹陷,最後有些煩惱的撓了撓臉頰,似乎下了某種決定的小臉定定的抬頭。

「…臨、臨也葛格…」

「嗯?」

「要、要不要來帝人家…吃飯?」小小聲的童音發出邀請。

「…!?」
臨也的表情有些微妙,內心也有些五味雜陳,當然孩子的邀請對於他來說是開心快樂甚至說是普天同慶的,但是對於孩子這樣毫無心機的信賴他也感到有些複雜。

但那並不是欺騙小小孩子的罪惡感。
而是擔心以後孩子也會被別人拐走的想像。

‘嗚啊~這麼可愛的孩子要是被別人拐走就不好了吶…’收緊懷抱,青年決定將來要好好的在帝人身邊寫下安排,避免一切不必要的接近。


不過在那之前…還是先解決晚餐跟帝人好了
「既然是帝人的邀請,我當然-」

話音未落,一句話硬生生的被一刀兩斷。


「臨也小弟……你對我家的帝人做什麼啊啊啊啊啊啊!?!?」
還來不及答應,突兀而飽含殺意的聲音帶著毫無笑意的笑意打下,頂著一頭金燦的青年穿著學生服,以君臨天下的氣勢拿著路牌狠狠的將腳步往折原臨也的方向邁進。

「小、小靜!?」訝異。
「靜雄葛格!!」歡喜。

截然不同的兩個聲音表情對著同一個事物,同時間喊出了稱呼。

「啊啦?靜雄葛格?」紅色眼眸拉扯滿滿的驚訝,視線在男孩與同學之間不住的來回,接著掃到了別在男孩胸前可愛的向日葵名牌,上面手寫的字體寫著:平和島帝人。

「那個稱呼可不是你叫的啊、臨也小弟…還有你的手要放在我們帝人身上到什麼時候啊啊啊?還不快給我放下!」
手中握緊的路牌面臨的不是飛出去就是折斷的兩難。


折原臨也無言的看著懷中的孩子,平時總是運轉快速的腦袋有些空白,也可以說是巨大的打擊。

平和島新羅,平和島靜雄,是父子。
平和島靜雄,平和島帝人,是兄弟。
也就是說,這三個人都是平和島一家的?

可愛的帝人跟可恨的小靜是兄弟?


順著懷裡孩子的意思輕輕的將孩子放到地上,靜蹲有些發楞在一旁聽著軟言軟語的孩子音調和逐漸平和又暴怒起來的男人嗓音。

「靜雄葛格,臨也葛格可不可以來我們家吃晚餐?」
「啊啊!?」
「麻麻說要敦親睦鄰。」
「帝人、離他遠一點,他不是鄰居是跳蚤!」


看著努力說服的帝人與煩躁到爬梳著頭髮的小靜,蹲坐著的青年難得的沒有加入將整個戰場擾的更亂。


折原臨也,在今天,體會到了什麼叫做愛與痛並存著。

還有,什麼叫做愛情的道路總是充滿荊棘。

2010.04.29 | | 留言(13) | 引用(0) | DR小家庭

留言

愛與痛並存著啊臨也葛格(爆笑)
不過就算痛也要忍啊www帝人小朋友實在太可愛啦wwwwwwww
小家庭劇場好棒好期待^q^

2010/04/29 (木) 16:00:57 | URL | 薄薄酒 #- [ 編輯 ]

Re: 薄薄酒

當目標就住在隔壁的時候,臨也葛格是很哈皮的。

當變態就住在隔壁的時候,靜雄葛格是很火大的。

差不多是這樣的感覺XDDDDDDDDDDDDDDD

2010/04/29 (木) 17:14:19 | URL | 一筆 #- [ 編輯 ]

No title

小家庭好棒阿!!!!!OwO!!!
被釣起來了被釣起來了XDDDD
這個可以叫做癡漢了吧....?(小心翼翼燦笑(飛刀射穿
小帝人真的好可愛~~~~(激動
快叫姊~接~~(你也是變態了吧?
靜雄葛格好棒!!!!XDDDDDD(自販機飛來

2010/06/19 (土) 14:39:07 | URL | 龜 #- [ 編輯 ]

Re: 龜

臨也要我轉達你: 我才不是那種下流的東西,我只是習慣把我的愛用行動表達出來

釣起來了嗎XDDD(拉釣線
小帝人現在有點害怕的躲在舉著自販機的靜雄葛格以及拿著書包準備攻擊的幽葛格後面: D
他覺得這個激動的姐姐有點可怕XDDD

謝謝你喜歡喔>DO

2010/06/19 (土) 15:05:38 | URL | 一筆 #- [ 編輯 ]

回信ˇ

變態這詞難道就上流了?XDD其實用誇張的行動表達已經是犯罪囉ˇ
雖然我好喜歡XDD

是的ˇ釣起來喏(咬餌(硬扯

唉呀呀~雖然大家都這樣說~(?
但是我真的不是可怕又變態的姐姐喔ˇ
(拿棒棒糖準備誘拐又踩著直排輪準備隨時狂奔ˇ

2010/06/19 (土) 15:56:08 | URL | 龜 #- [ 編輯 ]

Re: 回信ˇ

變態如果沒有誇張行為的話充其量也只不過是妄想犯啊XDDDD
那就請你繼續喜歡下去這樣的變態吧!!!

啊啦,晚餐加菜(捲釣線

那個,其實啊...變態都不會承認自己是變態的喔: D(小聲(被打
而且在小靜的蠻力之下滑直排輪真的有用嗎XDDDD!!

2010/06/19 (土) 17:46:54 | URL | 一筆 #- [ 編輯 ]

No title

所以等於是妄想未遂?:D(睜著天真(?)大眼
不過其實腦中妄想有時會比實行還要恐怖(笑容扭曲

OAO!(驚)(綁石頭在魚鉤

就是不會承認才叫變態嘎(默認了(嘿嘿笑
就高速投擲物體來說~好像有些難度呢(燦
就算擁有推倒大樓的力氣....(想)
不知道這時抄小逕有沒有用(寫犯罪計畫(?

2010/06/19 (土) 20:38:08 | URL | 龜 #- [ 編輯 ]

Re: 龜

如果讓臨也妄想的話我想那可能會犯下猥褻兒童的重罪所以就^q^...

不是已經上勾了嗎怎嚜還有石頭XDDD

承認了話變態就會成為萬中選一的變態了啦
抄小徑的話,要注意變態與變態的小刀出沒喔: D

2010/06/19 (土) 22:51:56 | URL | 一筆 #- [ 編輯 ]

No title

唉呀w原來是想了就執行的個性阿
差點忘了ˇ
不過在猥褻兒童前應該就會被小靜揍了吧我說

隨身攜帶(微笑)

呼呼~我好怕ˇ

2010/06/19 (土) 23:22:55 | URL | 龜 #- [ 編輯 ]

No title

帝人底迪真的好可愛阿!

他是我的了(欸)

臨也:他是葛格我的!!!!!

真的好可愛啊!
大大請你繼續寫吧!

2010/06/27 (日) 23:57:32 | URL | 鬼呆★ #- [ 編輯 ]

Re:鬼呆★

不、其實
那是我的(馬上被打

謝謝你喜歡喔:D!!
我會繼續加油的!!

2010/07/08 (木) 01:51:29 | URL | 一筆 #- [ 編輯 ]

No title

......小帝人好可愛。(鼻血)
<====原來這位也是變態。(被小刀戳被路標砸被書包丟被手術刀射被黑粒子(?)勒死)

2010/07/16 (金) 23:53:17 | URL | 貓不。 #- [ 編輯 ]

Re: 貓不。

先把鼻血擦一擦吧: D(遞衛生紙
不然可能在接近小帝人之前就會被保安架走囉: D!!

2010/07/17 (土) 01:31:54 | URL | 一筆 #-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