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全員(臨帝有)】回歸 下

爆了字數,於是只好分上下了。

這篇是關於帝人離開池袋的故事。
不適者請勿進入。

--------------------------------------------------------------------------------


少年在池袋的街頭持續的走著,漂亮的眼神捕捉著這詭譎美麗的城市的呼吸,他深吸一口氣,是滿滿的池袋味道,然後他看到熟悉的人們在這樣的池袋中穿梭。

和矢霧誠二緊握緊貼著手臂走在一起的張間美香。
笑鬧著的狩沢與遊馬崎,在一旁無奈當著保母的門田,和開著車正在喝著飲料的渡草。
仍然以奇怪的日語發著傳單招攬客人的賽門。
和叼著菸走在街頭的湯姆先生。

龍之峰帝人並沒有走上前說再見,也沒有說再見。
他只是在經過那些人們身旁的時候按壓下腦中的快門捕捉,然後無比慎重的在心中說上再見。
少年只能不斷的不斷的,練習說再見。

見面、道別、回歸。

直到大大的池袋駅三個字落入眼前,腳步停下靜靜仰頭的看著工整的大字,纖瘦手臂舉起,彷彿觸碰的在空中輕點,嗓音隨著輕觸的動作和緩的流瀉。

「池…袋…駅…。」
啊啊…就跟自己當初來這裡的時候一樣呢,毫無改變。

唇瓣溫柔的抿起,手指再度施力提起腳邊的行李,少年頭也不回的走入車站裡。

買了票,他踏入了月台等待。


在響著人潮人聲與電車提醒音的月台上,有著一男一女,就像是連續劇裡經典的道別告白情景一樣,只是他們之間所流淌的氣氛並沒有偶像劇裡特有的粉紅或是浪漫氛圍。

少年看著眼前的少女,他想他還是很喜歡少女的,這個叫做園原杏里帶著眼鏡的寡言少女。
少女代表著他剛到這裡所開始的情感,無論是友情還是超越友情,也代表著某一部份的日常。

這或許也是他無法拒絕在某個放學時刻杳無人煙的走廊上,少女用力抓緊自己藍色制服外套邊角時帶著顫抖請求的原因。

「請…請讓我…去送你…」不同以往有些輕軟躊躇的畏縮音調,女性特有的柔滑音調此時只剩下充滿壓抑的請求。
於是少年點了頭,於是少女出現在這個時間這個車站的這個月台。

看著眼前低垂的頭顱,直順的黑色短髮滑過耳際與鼻尖的眼鏡低垂著與地面垂直,少女默默不語著。

不、或許該說是無法開口吧。

少年也沉默的看著少女,看著少女溫順的樣子總讓他想到那些平常的令人溫暖的直至心碎淚下的日常,和另一個好友。

紀田正臣。
自幼年以來的玩伴,就算分離兩地也用著網路用著手機聯繫彼此形影不離的朋友。

但是此時他又在哪裡呢?龍之峰帝人並不知道。
並不是沒有試著去找尋,如果能,就算腳底磨至見骨雙手尋找的刻劃出血痕他也會去尋找。

可是那並不是紀田正臣的希望,所以龍之峰帝人只能放棄,放棄那樣的可能性。
任由多年以來的好友在人海中消失,任憑好友在池袋的痕跡逐漸隨著水氣蒸散到空中,然後消散。

龍之峰帝人的目光落在園原杏里反射著日光而呈現矇矓金燦的眼鏡鏡片,他笑著。

『該是時候了吧?』
『讓一切失序的指針都重新回歸到正常的道路,讓整個池袋恢復到自己還未踏入時的那種凌亂活力。』
『讓無頭的騎士一如既往的奔馳在池袋街頭。』
『讓平和島靜雄與折原臨也繼續對立。』
『讓紀田正臣回歸到紀田正臣。』
『讓園原杏里回歸到園原杏里。』

『也讓龍之峰帝人回歸到龍之峰帝人。』

突如其來的廣播提醒了某個班次的車到達,那是少年要搭乘的車次。
她看見少女駝起背脊驚嚇的竄了下,終於抬起的女性臉龐上,宛如揉碎了千萬疼痛的眼有著自己熟悉的壓抑,粉色的唇囁嚅了下,那是用了全身力氣的語調。「請…保重,龍之峰…同學……」

少年溫和的眼角並沒有忽略少女夾在制服不料理用力深陷而泛白的指節。
但他只是用著像是平日打招呼暖陽似的精神嗓音應答:「你也是喔,園原同學。」
然後他走入了車廂,月台響起的,是離別的警示音。

隨著龍之峰的腳跟踏入車,車門迅速的闔起,用著如同架起分離欄杆的絕決。
接著用著日本精密技術的車身運轉,滑過月台邊,呼嘯的開往目的地。

還來不及說什麼,用力的壓緊心臟,少女抬起有著水光的臉龐只來得及映出列車飛逝而過的殘影,和在門邊玻璃裡,少年如同平時溫婉而柔和的令人醉心的微笑。

杏里只能用力的用力的握緊自己的右臂,壓上心臟的位置,無比困難的吞下喉間的脹痛。

『如此心痛的…是愛嗎?』
杏里聽見某個熟悉的嗓音說著,於是她五指深陷的緊抓自己的手臂,即便懷著痛楚。

抬起的眼臉上,平滑的鏡片倒映著天空的顏色。
池袋的天空依然清澈的不可思議,彷彿什麼都沒變化一樣。

「嗯…是愛喔。」
少女舉起了纖細的手掌輕輕的抬起揮動,告別來不及說再見的少年,平滑緩和著哀傷的嗓音回答了體內的罪歌。

『嗯…這也是愛喔,罪歌。』

在池袋天空的另一邊,無頭的女騎士高舉了手中的手機,用著文字無聲的詢問著金髮男人。

『為什麼?為什麼不去送他?為什麼不挽留他?』
字句間有的不是責問,而是帶墨鏡的男人所能了解的疑問。

頂著金燦的男人將還剩下一半的菸取下,彎折。
被扭曲成<型的菸蒂在男人放開的指間中下滑,落下,染滿了一地的土色。

男人直挺的背脊拉出陰影將菸蒂壟罩,然後塞爾提聽見了總是煩躁的音色充滿平和的音調襯著酒保服的背影決然一身的離開。

包裹著黑色外衣的肩有些垂下,彷彿看著地面中躺著菸蒂的安全帽無語的望著。

「不論是那個跳蚤、紀田正臣、新羅,亦或是你或我,都早已在這個扭曲的池袋裡扭曲了吧,塞爾提」

『在龍之峰還沒有扭曲之前,讓他離開對他才是最好的吧。』
即便沒有說出口,塞爾提也明瞭男人藏在其中的深意,她握緊了裹著手套的掌心,驅車離開。
因為深深的明白,平和島靜雄所說的話,正確無誤。

黑色的身影催緊油門疾駛,在某個遠方的建築物上,沒有頭顱的塞爾提眼角捕捉到了一個黑色的突兀存在於大樓前,而那個身影令人感到異常的熟悉。


站在大樓的頂樓,望著一望無際的藍天,噙著一抹笑的男人想起了幾日前的約會。
男孩帶著耳機挑選著CD,為了抵擋人群的吵雜,刻意的將耳機的音控調到最大遮蓋週遭的雜音。
看著龍之峰的側臉,折原臨也很明白少年即將離開,即便是少年沒說,他也沒問的狀態。

那是一種默契,彼此了然的默契。
沉默的看著男孩聽著音樂,伸出雙臂,他緊抱住那個弱小的身影。

貼上搔著臉頰的髮,在奔馳著音樂的耳機旁,輕輕說話,即便那個少年並不會聽到。

變的深紅的眼裡埋了什麼,撫著唇,男人記得結束約會之後離開的過程。
他們彼此都沒有說再見,他們彼此都沒有告別,就這樣像是陌生人,分道揚鑣的離開。

如同網路斷訊般的理所當然。

仰望著藍天,新宿的天空沒有烏雲,但是折原臨也的內心正在下雨。
站立的身影,情報販子沒有情感,但男人的心疼痛難耐。

然後男人看著遠方有一個列車疾駛而過。


看著眼前的景色不斷不斷不斷的變換,龍之峰平靜的看著曾經熟悉的景色遠去。

旁邊有個年輕帶著耳機的身影走過,他想起某一日與情報販子的約會。
他還記得那個擁抱的溫度。

少年的耳邊還迴盪著,在音樂切換入下首時,在中間空白裡的嗓音。
沒有平日的軟膩,平淡而深沉的輕啞。

「我喜歡你喔,帝人君。」


『不會再見面了吧…』撫上窗,龍之峰帝人想著。


「再見了,池袋。」他說出了口,真正的道別。




這篇的臨也太正常了我覺得好不正常^q^....
這大概是我有史以來寫過最正常的臨也...

(不、這樣才是真的不正常了吧!!)

2010.05.02 | | 留言(4) | 引用(0) | DR

留言

很有味道的一篇文
帶著不捨和微笑祝福彼此的回歸
哪種淡淡的離別情懷,表現的很棒!
臨也和帝人都劃了一塊角落給彼此
最終卻還是回歸於沒有對方的世界
真讓人不捨阿~
小靜真的是個很溫柔的人
其實他也很想讓小小的身影成為他的日常吧!

2010/05/03 (月) 13:05:38 | URL | Silver #- [ 編輯 ]

Re: Silver

謝謝你特地留言,很有味道不敢當^q^!
我想有的時候放手或許是最大的祝福吧O3O!!

因為BGM的關係,回程由半夢半醒變成全清醒的狀態
然後腦袋就一直啪啪啪的飛過故事情節

所以才會難得這麼認真用力想在最短時間把它寫完吧我想:::^q^:::

小靜在我心中真的是個很溫柔的笨蛋XD
曾經孤獨被排擠的人真正的懂溫柔的意義,所以他才會讓帝人君離開吧OAO""

再次感謝喔!!

2010/05/03 (月) 14:30:09 | URL | 一筆 #- [ 編輯 ]

No title

感覺、感覺,那是個很嚴肅的氣氛呢www(慢著)

嗚嗚嗚,太好看了b
臨帝萬歲哦^Q^♥

2010/06/01 (火) 11:34:46 | URL | Sano★ #- [ 編輯 ]

Re: Sano★

謝謝你的稱讚喔: D

2010/06/01 (火) 19:45:31 | URL | 一筆 #-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