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小家庭劇場】畫 下

這是突然想到以前看過的故事所以想要寫的題材O3O!
然後又不小心的字數爆炸了(靠)

有個畫家,一心想要畫出一幅世界上最美麗的畫,於是背起行囊和畫具,到各地去旅行
,尋找最美麗的題材。
畫家走啊走的,碰到一位傳教士,問他什麼是世界上最美麗的東西,傳教士回答:「是
信仰。」畫家搖搖頭,因為他畫不出信仰,只好繼續往前走,不久,遇到一個新娘,問她什
麼是世界上最美麗的東西,新娘說:「是愛情。」畫家搖搖頭,因為他也畫不出愛情。再繼
續往前走,碰到一個軍人,問他什麼是世界上最美的東西,軍人回答:「是和平。」
畫家很失望,因為他不知道如何表現信仰、愛情與和平,只好失望地回家。到達家門口
,他的兒子看到了,高興得跑過來迎接他;妻子聽見了,也趕過來擁抱他。畫家這時才慌然
大悟,原來他所要尋找的東西就在這裏:兒子對他的崇拜是「信仰」,妻子對他的體貼是「
愛情」,這個家所表現的溫馨是「和平」。
世界上最美麗的一幅畫,原來是「可愛的家」。




背景BGM: On the Wing by Owl City




「這次的朵庫蘿也是超讚的呢!!」
「電擊文庫怎麼還不快出下一集呢?真令人心癢難耐呢!」
孩子捕捉到了由遠而近的男女對話,大大的眼睛有些張大,抬起頭,小小的身子四處張望著。

「小遊馬乾脆我們去出版社請他們加快速度快點出吧~」
「喔喔!好主意呢!!」
「你們兩個不要鬧了!書不是今天才出嗎!?」
歡騰的男女音調與指著事實的低沉男聲在孩子耳邊不停的傳著張揚著。

「欸~門田就是太正經了啦~」
「要我介紹給你一本書看嗎,看了之後門田就會對世界產生新想法喔!」

「不了,我想生活在三次元裡。」
無奈的看著眼前已經超脫正常人範圍的男女,門田無奈的回應。
接著似乎感受到了什麼,他看到旁邊仰望著稚嫩臉孔,小小的手掌撘在自己因為剛才的工作而還有些塵土的褲管上。

門田蹲下身,即便這麼做也是與孩子的視線差了些距離。
「啊勒!那個該不會是~該不會是~」
「門田你的小孩吧~哇是什麼時候生的呢,如果是艾莉森的小孩的話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力圖無視後面笨蛋男女的背景對話,不同於外表的沉著嗓音流瀉。

「怎麼了嗎?跟媽媽走散了嗎?」
「叔叔,世界上最漂亮的東西是什麼呢?」

孩子回應的並不是答案,而是另一個問題。
門田有些意外的看著孩子。

「不是喔~是信仰啦信仰呢~~有了信仰就能從弱雞變成屠龍勇者喔!」
「有了信仰在什麼地方都能生存下去喔!順便告訴你艾莉森是我的不可以搶!」
年幼的小小孩有些錯愕的看著突然貼上的兩個大人,一男一女。

腦袋裡是盤旋著電視節目裡的女神自我介紹著我叫做艾莉森,小小的孩子臉上寫滿疑惑的煩惱。
原來神明叫做艾莉森。

頓的頓,可是他也畫不出信仰,於是小腦袋又再度沮喪的低下。

過了半响
低垂腦袋的孩子感受到髮上傳來輕輕揉弄,抬起大大雙眼看到的是有些傷痕的大掌。
帶著壓住眉眼帽子的男人緩緩的以溫柔的力道揉著,回應。

「和平。」沉沉的嗓音敲擊著夕陽染上的氣氛,是種另人感到安心的語調。
幼鹿眼神愣躇的望著眼前透著沉著讓人感到平靜的高大身影。

於是宛如低音提琴的音調再度拉出。
「世界上最美麗的,是和平」
「和平……」孩子無意識的跟著唸著,然後努力想著。
思考了半响,他發現他還是無法把和平畫出來,有些失望的垂下眉眼,然後對著眼前的身影鞠躬。

「謝謝。」
接著童質的嗓音輕輕軟軟,道出感謝。
家教良好彎身對給予答案的數人說出道謝。
即使無法畫出答案,也懷抱著深深的感謝。

孩子感受到頭上輕揉的力度增加,偷覷的眼看到了溢出笑容的男人。
堅毅挺拔的臉上是融合了溫暖的柔和弧度。
那種弧度讓帝人感到熟悉,那是自家兄長臉上常常出現的弧度。

於是小小的孩子跟著笑了,彎彎眼角有著孩童的天真稚氣。

「咕嚕嚕嚕~~」突然的歪扭聲音出現在靜謐的空氣裡。

門田愣住。
狩沢愣住了。
遊馬崎瞇起的眼睛睜開了。

看著眼前的孩童彷彿被丟進紅墨水的池子裡,咻的一聲變的像是煮熟蝦子一樣的紅通通。
幼軟的手指緊緊糾著天空藍的幼稚園服,不知所措的表情困窘的盯著自己的肚子羞赧垂下。
然後屬於生理反應的歪扭嗓音還間斷的不停傳出。
而孩子的反應是更加用力的縮緊肩膀。

門田看見的就是小小的臉蛋越來越紅,小小的頭顱越來越低。
於是他忽略了狩沢與遊馬崎笑著說可愛的嗓音再度伸手輕拍孩子黑色腦袋瓜。
「一起吃飯吧。」低沉的語調沾上一些笑意。

於是一群人加上一個孩子,走進了有著俄羅斯巨漢奮力招攬客人的壽司店。



高挺修長的身影在街頭狂奔著,快速緊湊的腳步透著慌亂,染著澄黃的金燦被風砸的紛亂。
平和島靜雄穿著校服在接到裡疾走,手中緊緊攢住的無機質機體螢幕上還停留在打開某個簡訊的狀態。

那是另一個弟弟傳來的簡訊,簡單明瞭的告知到了時間某個幼小的孩子尚未歸來的訊息。
於是他忽略了再校門叫囂的一群混混,匆忙奔走只為確定那個孩子平安無事。

而他剛從幼稚園出來,小小的孩子早就離開了幼稚園,這讓他感到極度的煩躁與緊張。
『該不會被那個死跳蚤帶走了吧!!』躁亂的扒了扒頭髮。

突然手機又再度傳來震動,看著螢幕的顯示人,靜雄迅速按下接通鍵。

『他應該在離公園不太遠的範圍內。』不高不亢的嗓音有著家人才知道的緊張。
「公園?」
『公園裡寫日文的簿子上有他留下的字,照那位小姐說的時間,應該在這附近。』
「嗯,分開進行吧。」
『嗯。』

分別在池袋兩個不同地點的少年與青年,為同一目標,努力奮鬥。

奔走奔走奔走,尋找尋找尋找。
走過一群又一群的吵雜,翻過一個又一個的孩子背影。
直到又是一個手機震動傳來的訊息,青年停下找尋的腳步,撥打了電話。

男性乘與二的身影在露西亞壽司前會合,
賽門依舊招攬客人,看著兩人走上,依舊是不緩不急莫名奇妙的招攬詞。

無視於俄羅斯黑人的身影,兩個身影平靜的走入壽司店。
如果忽略高挺的身子在進入前拔了一個路牌的話。


孩子感覺有點熱,確切來說他覺得東西有點難吃。
並不是味道上的難吃,而是食用上的難以食用。

黑髮的孩子身上趴了一個黑髮的男子,更準確一點描述是黑髮男子纏著黏上黑髮孩子。
已經跳脫人類範疇的雙臂緊緊的抱著小小孩子,俊雅臉龐不時的啄吻懷中孩子軟軟臉頰。
孩子無法掙扎只好無奈的任由他去,於是男子嘻嘻笑著更加開心的抱緊。

一切的舉動套句男子所說的話,歸因於愛。
但是男子完全沒有思考到所謂愛的接受方正在處於被困擾的狀態。
困擾者是折原臨也。
被困擾者是平和島帝人。
被困擾的帝人正在面臨眼前有東西吃卻吃不到,後面的男人卻一直把他當食物吃的煩悶狀態。


坐在一旁的門田嘆了一口氣,他嘗試著要把小朋友從變態懷裡搶救出來。
無奈天不從人願。
變態向來都不是普通人可以戰勝的目標。
於是門田默默的掏出手機,發了短訊。

『我是門田,路上偶遇帝人在找東西,他似乎肚子餓,所以我帶他去露西亞壽司吃飯。
 請盡速過來,這裡有變態,變態叫做折原臨也。』
既然人類打不贏變態,那麼找怪物來應該就可以了,他想。

接著門田看到路牌狠狠的砸上黑色的頭顱,黑色懷抱裡的小小孩子臉上有些愣躇但下一秒卻發出開心的語調。

「靜雄葛格、幽葛格~」無比開心愉悅的語調。
面無表情的少年走上,輕輕的將可愛孩子從已經僵直暈眩的變態懷裡抱走。
以無比優雅的動作,將黑髮男子踢下,接著踩著男人的身軀坐上座位。

一旁的金髮青年則單手抓起倒臥在地二次重傷的折原臨也,單手拖行到店門口,用能與世界級鉛球拋擲的漂亮動作將黑色男人給旋轉拋了出去。
如果天空再黑一點,或許能看見男人化為星星閃爍,青年想著。
然後他走回店裡,在兩個弟弟旁入座。

當天晚上小小的孩子被家人圍繞在正中間
柔軟的女性諄諄教誨著不能亂跑以後要乖乖的等兄長接送。
白衣的男性涼涼的說著被拐帶走的話可是會被賣掉被肢解。
話落,穿著白袍的男性被穿著黑衣的女性狠狠的揍倒在地。
無視於旁邊的家暴實況,
面無表情的少年只是輕輕揉弄小弟的髮說著下次找什麼跟哥哥說,就算翻遍世界也給你找到。
表情凶惡的青年拿捏力道抓著小小的肩膀說著下次遇到變態趕快打給哥哥,會讓他死無全屍。

看著家人,小小的孩子坐在沙發上,眨眨眼,臉頰紅紅的彎出了大大的可愛笑臉。


幼稚園老師輕輕巧巧的為每個孩子的作品包裝,有的黏框,有的裝在小小的禮物盒裡,有的綁上漂亮的淺粉緞帶,一樣的是都黏上了一朵花。

然後看著眼前隸屬於某個孩子的作品,溫婉柔滑的微笑在臉上綻開。
她還記得那個孩子用著最認真的燦亮眼神說著的樣子。
無可比擬的純真炸彈。

用著比起其他孩子要更加用心的心,女老師在孩子的作品上打了靈巧漂亮的翻騰蝴蝶結。


幾日過後,平和島家唯一的女性收到了一個驚喜。
不同於以往總是當搬運工,這次塞爾提當了收件人。
寄件人是平和島家最小成員,平和島帝人。

而今天是五月的第二個禮拜天。

塞爾提泛著激動粉色的手指有些笨拙的拆開包裝精美的外盒,撥開保護的紙絲。
然後她看見了世界上最美麗的畫。

平和島一家人的畫。
作畫者是平和島帝人。
題目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存在。

接著女性的視線看見了落在一旁的小小卡片。
有些歪歪扭扭的漢字寫著母親節快樂,落款者區塊上是大大的帝人兩字。

緊接著女性的雙耳捕捉到了幼小而元氣十足的聲調,滿滿洋溢著回家的音色。
她奔向家門口,有些顫抖的蹲在孩子身旁,然後用力抱緊愣愣的孩子。
雖然無法流淚卻滿溢淚水的。

晚餐過後的平和島家話題是冒險,關於某個孩子尋找答案的小小冒險,話題中心是平和島帝人。
小小的四肢揮舞著描述他所遇到的人們,和獲得的答案。

「葛格對我的是愛情;
 拔拔對麻麻的是信仰;
 而我們整個家就是和平喔!」
軟軟的童音用著找到答案的開朗嗓音說著,雖然細部有些扭曲。

平和島家的兄弟對自家小弟的極度愛護堪稱世界上最兇的愛情。
平和島新羅對塞爾提是堪稱當作女神崇拜般的信仰。
平和島家的姓氏本身就洋溢著和平的氣氛。

即便有點扭曲,但高高掛起的平和島家畫像就已讓平和島家人心滿意足。
塞爾提拍了拍小小的孩子,
新羅用力的揉了揉黑色的軟髮,
幽與靜雄一左一右的在柔軟臉頰的兩側印上親吻。

他們豪不吝嗇的擁抱那個童稚的存在,
滿溢珍惜情感的擁抱。

同時懷抱著充滿幸福的一切





母親節快樂喔
因為時間剛好所以就拿來母親節啦(喂)
想寫的時間大概放了一兩個禮拜XDDDD
都要爛在肚子裡啦!!

壽司那段真的蠢死了!!都不懂為什麼會寫出來!!!^q^!

2010.05.09 | | 留言(6) | 引用(0) | DR小家庭

留言

小小的帝人好可愛ˇˇˇ

好喜歡這種平靜卻又不單調的感覺!!

平和島家真的很祥和呢ˇ


母親節快樂ˇ塞爾堤ˇ

2010/05/09 (日) 16:58:34 | URL | 魚 #- [ 編輯 ]

Re: 魚

謝謝你喜歡這種平靜的感覺XD!
當初聽到owl city的歌的時候不曉得為什麼就想寫小帝人的冒險:D!
加上想起來之前聽過的故事,組合起來就變成這樣了^q^!

平和島家是治癒的存在啊!!!!

你也母親節快樂喔^^,祝大家都母親節快樂!

2010/05/09 (日) 17:06:30 | URL | 一筆 #- [ 編輯 ]

很溫馨可愛的一篇文
帝人真是無敵可愛的存在
完全被治癒了
小田田完全是成熟大哥的典範
鄰家葛格變態騷擾
在世界上最兇的愛情下完敗
請鄰家葛格在加油吧XD
賽爾堤擁抱帝人
真是很溫馨的一幕
最後被葛格們親臉頰的片段
給萌煞了!超有愛!
賽爾堤真是過了一個
很棒的母親節

2010/05/10 (月) 00:49:37 | URL | Silver #- [ 編輯 ]

Re: Silver

小田田不只是成熟大哥的典範,
我覺得他一定也會成為一個好爸爸XDDD!!!
(光成為遊馬崎他們的監護人就夠了吧)

臨家葛格在這邊真的只是跑龍套而已
因為阿筆快要對字數絕望了所以完全不想給他開口的機會(好過份)
雖然下次可以再加油,不過平和島眾絕對不是好惹的角色:D!!

塞爾提是個很棒的女性!!是阿筆從以前到現在最喜歡的女性!!!
而且覺得她會是個好媽媽、嘿嘿(搔臉)

葛格親臉頰真的很棒啊!!!我超想畫的可是又懶的開繪圖軟體!!(喂)

謝謝你喜歡還有留言喔O3O!!

2010/05/10 (月) 01:02:03 | URL | 一筆 #- [ 編輯 ]

還在想信仰這詞彙是誰來說呢結果二次元組合超適合XDDD
門田是好人w原來他早就知道帝人是平和島家的嗎w

...咕嚕嚕嚕聲響起以為是手機鈴聲的我怎麼了orz


平和島家的兄弟對自家小弟的極度愛護堪稱世界上最兇的愛情。
平和島新羅對塞爾提是堪稱當作女神崇拜般的信仰。
平和島家的姓氏本身就洋溢著和平的氣氛。

看到最後都感動到淚目啦(笑)
這樣的家庭超治癒!這一家子組合有如綠洲般的存在啊=//////=
因為小家庭太溫馨太閃了導致臨也完全被我忽略w

阿筆你最棒了wwwww(撲上去蹭

2010/05/10 (月) 02:04:52 | URL | 薄薄酒 #- [ 編輯 ]

Re: 薄薄酒

真的!!信仰我真的只想到二次元組合了:::^q^:::!
本來想讓賽門當信仰的可是我覺得他的腦袋除了壽司就沒了(好過份)
門田真的是一群怪人裡面少有的清流了^q^!!
嗯,門田其實應該是帶帝人去吃飯的時候看到帝人的名牌上寫平和島才發現的XD
弟控沒事絕對不會把可愛的弟弟帶出去炫耀(?)

欸其實我好像有聽過類似的手機鈴聲,可是是呼嚕嚕嚕嚕的(??)
我同學的(也太怪)

能治癒你我也很開心XDDDDD
可是臨也葛格都要哭了啊XDDDD!!!(雖然他本來就是跑龍套的(!?))

耶耶!?謝、謝謝唷>///<

2010/05/10 (月) 02:18:58 | URL | 一筆 #-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