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小家庭劇場】熱度上

這個、不小心又...
嗯大家知道的
就是爆炸







【熱度】

好熱…好熱好熱好熱……

昏暗的房間,小小的身子在床上掙扎著,過於熱燙的溫度不停往身上各處蔓延,四肢湧出疲軟痠疼的不適感覺,讓年幼的孩子皺起細細的眉毛。
身上的棉被彷彿有了千斤的重量,壓的嬌小的身體喘不過氣,被覆蓋住的身體雙腳似乎被用鐵鍊腳鐐固定一樣,無法動彈的令人害怕。黑色的頭顱在柔軟的枕上左右搖晃著,小小的手掌在棉被外的空中無意識的揮動,極盡伸展開的雙臂彷彿極力想抓取浮木的溺水之人。

「嗚……呃咿───」

像是被什麼追趕一樣,皺成一團的小臉上是滿滿的痛苦與恐懼,緊抿的唇裡間斷的不停流出短短急促而破碎的呻吟聲,甚至到末尾那些刺耳的驚呼聲都染上了一層軟軟的泣音。

幼小的身影就在瀰漫著恐怖孤獨的空氣裡,獨自的掙扎著。
痛苦、哀傷、害怕、恐懼,不停轉換成細小而令人感到哀憐的童稚音調,迴盪灑滿在整著室內。

「帝人?」
似乎在門外察覺到了什麼不對,淡淡的嗓音出現,隔著門板的是有著脫離現實感的飄邈疑問。
接著咿呀的一聲,小小的光影從拉開的縫裡透了出來,拉長延伸的展開在整個房內,彷彿是劈開陰沉的一道光劍一樣。

床上的孩子仍然不斷的夢囈著,那些抽氣的呻吟聲音煎熬的讓人心驚,使得原本只是在門外探入的身影快步的將整個軀體擠入房內,快步的往床方向移動。

「趴噠啪噠」急促的腳步,充滿著急與憂心的頻率。

然後隨著步伐聲音的停止,人影停在小小的床鋪前伸出了手,輕輕的握上在空中僵硬掙扎試圖抓取著什麼的幼小手掌,緩慢的以一種不傷害對方的動作方式,往下讓過度用力的手臂柔軟下來。
似乎對那樣厚實而有些粗糙的觸感感到熟稔,原本慌亂的掙扎逐漸平穩下來,僵直的肌肉線條也逐漸軟化,皺的死緊的眉稍稍的有了些舒緩的跡象,雖然依然還是有些害怕的音調從孩子張闔的嘴裡發出。

「沒事的…帝人…沒事的…」
一個溫暖的溫度覆上,低沉沉的音調隨著輕輕的拍撫著孩子胸口的大掌小小聲的散在空氣裡,緩緩的、柔柔的,令人心安的聲音輕輕的在小巧耳朵旁落下迴響著,彷彿是守護的咒語一般,喃喃的音調有著令人安心的力量,隨著一字一句的落下,將孩子害怕的夢魘給驅走。

接著大大的手掌溫柔的舉起在胸口上的一個小掌,輕輕的將其放在自己的臉頰旁,另一手則蓋上另一個小手,和緩的撫著,試圖以肌膚傳遞最真實的體溫來撫平小小孩子心中的恐懼。

「沒事的…我在這裡…」
安撫動作與平和的聲依然不間斷的持續著,直到空氣裡令人不安的氣味逐漸散去,孩子夢囈的聲音漸漸的被弭平,緊握的大掌才放開了因熱度而有些汗濕的小手,輕輕撫上孩童光潔的額頭。

「…好像有些退了…」反覆的將手貼上自己與孩子的額頭,將溫度確認過後,沉著的嗓音透出一些放心的語調。骨節分明的指溫柔的將有些濕亂的髮稍稍整理,仔細的將細軟手臂收入溫暖被窩,然後抬起視線,用無比慎重的視線將四個角落巡視了遍,就是害怕已經感冒的小傢伙再二度著涼。

將被單拉平,撫去皺摺,確認完畢之後的男子轉身低下頭,靜靜的看著眼前睡的安穩的小臉半响後,上揚的一抹弧度在臉上出現。
然後,他輕輕的,在幼軟的臉上印上一吻,無比珍惜的。

近來探視狀況的男子有些依依不捨的起身,再度看了看確定那些小小短短的四肢都還乖乖的躺在被窩裡後,皺了皺眉,隨即轉身準備離開。

『病人最需要的就是安靜休息喔~』清楚的記得父親的叮嚀交代的男子,即使再怎麼不願意,也還是選擇以病人的身體為重。

「!?」
只是轉身的男子突然感到有著什麼勾上自己的指間,抓握住食指與中指,他並沒有感到恐懼或是其他的什麼,因為那是早已熟悉非常的觸感,充滿炙燙高溫的幼小軟嫩。
有些詫異的轉過頭,落在狹長眼瞳裡的,是熟悉而獨屬於某個小小孩子的手指。

回過頭,掉轉了身驅,緩慢的蹲下高大的身軀,另一只空閒的手輕柔的撫上軟軟的臉頰。
大手下方的孩子臉蛋上鑲嵌著灰藍色調的大眼,擺脫倦意的眼神正一眨也不眨的靜靜看著上方的身影。

「抱歉…吵醒你了嗎?」低頻的音調有些懊惱,男人有些凶惡的眉有些皺起,讓原本已經有些顯惡的臉更是有些令人害怕,只是與越來越難看的臉不同,手掌的力度依然輕柔的不可思議。

仍然望著男子的孩子緩緩的以很小的力度搖了搖頭,沉默的表示並不是男人的錯,然後,在靜默裡,那雙大眼依然是死死的盯著眼前的高大身影,小臉蛋上充滿著欲言又止的躊躇不安。

青年感到有些不對勁的低下頭,將視線的高度維持在與幼小的視線同高,然後用著最溫和的語調遞出詢問。「怎麼了?是肚子餓了嗎?」

孩子沒有給予回答,只是用著纖細的手臂撐起還有些無力的身體,掙扎的想要坐起身子。
小小的手掌依然纏在青年的指上,只剩下一只手的虛弱孩子努力著將自己撐起,然後以一種令人心驚膽跳的方式,左搖右晃的將身體緩緩的從被窩中移出。

眼前的青年在皺著眉看著這樣的狀況不到三秒,快速的伸出手將孩子從被窩裡撐起,以輕柔的動作將孩子調整成坐姿。
「不想睡了嗎?可是再睡一下比較好吧?」然後,他側著頭,靠近孩子低垂的臉龐,手掌拿捏著力道的輕揉小腦袋瓜,輕聲詢問著。

只是孩子仍然沉默著,嘴角是往下低垂而有些癟起的不開心角度,眉毛也失落的有些往下,壓的下面大大的眼睛充滿著哀傷的弧度。

「帝人?」
看著不想說話的孩子,青年並沒有逼迫的打算,他只是靜靜的回握著孩子還攀在指上小手掌,然後等待。

過了一會,軟軟的嗓音混合著令人哀憐的聲調小小聲的自下方傳出。

「帝人…不要…一個人在這裡…」似乎終於找回了說話的能力,小小的孩子開了口。
還泛著水氣的眼神定定的望著眼前的兄長,軟而有些哭音的嗓音有些輕啞,看著有些昏暗的房裡,紅紅的小臉似乎想起了什麼而皺成一團,隨著句子的落下甚至還發出了嗚噎的小小聲音,那是幾乎是要哭泣的前調。

「嗚…不要、呃…把帝人…丟、在這裡…」
「帝人、不要…一個、個人…嗚…嗚哇」
啜泣的音將整個句子打的一團亂,彷彿想起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一樣,小小的肩膀一抽一抽的,還泛著熱度的小手緊緊抓住眼前的手掌,就像抓住最後一個依靠,哭著央求著就是希望對方別將他一個人留下,到了句尾甚至是轉變成了號啕大哭的懇求。

「啊?…呃、不會的…別哭…別哭啊帝人…」
看著眼前不停流下淚水哭泣的孩子,青年手忙腳亂將整個孩子從被窩中撈出,兩手抱緊嬌小的身軀,撫著小小的頭,拍著纖細的背,有些狼狽的以固定的頻率軟言安撫著。

小小的孩子把臉用力的埋在寬廣的胸前,淚水不停不停的落下,把青年的襯衫染上一朵又一朵的水花,小手用力的抓著兄長的衣服,像是害怕被拋棄的小獸一樣抓出了深刻的縐褶,指間甚至是過於用力逐漸轉變成可怕的蒼白色。

但是小小的孩子似乎感受不到指間傳遞的痛楚一樣,他仍然不斷的哭泣著。

2010.05.24 | | 留言(0) | 引用(0) | DR小家庭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