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ALL帝向】所謂的相處時間

副標是: 放學路上的驚心動魄,毫無意義戰爭以及漁翁的男人!

以上可以不用太認真,真的(正色)

我只是想說偶爾來打個副標這樣(掩面)
都是小清一叫我打的(清:我才沒有!!)



【相處時間】

龍之峰帝人很無奈的站在三個人影中間,不是被圍毆,但是他此刻卻有比被圍剿還要更深沉的悲哀。
應該說,他寧願現在是處在被圍毆也好過面對這樣的狀況。

少年的四周站立著高矮不一的身影,呈現複數的存在。

左邊是不論上課還是放學都會黏著而現在是死死纏上抓住自己左臂的學弟,右邊是帶著墨鏡一語不發但是能從香菸的消耗速度看出不悅的男人,而前方,,是一個笑瞇瞇面容姣好看似溫文有禮的黑色男子。

「唉……」無奈的眼神瞟了瞟,望了望四周,站在三人之間的龍之峰又嘆了一口氣。
『所以為什麼要比較這種東西啦……』比較彼此瞭解多少的詭異話題……

事情的發展經過只是起因於少年打算添購一些物品,於是他告別了可以稱為保護腳色的女性同學前往池袋,卻無奈的在路上被突然迸出的學弟用著難以拒絕的笑容給纏上,他只能嘆了口氣任由學弟咧著大大的笑容用力握上包住自己左手的繼續踏上購買物品之路。

接著,到達池袋街頭時,少年的前方有著一群黑鴉鴉的影子,眼前是有著群眾圍觀的熟悉場面。

於是,像平常一樣,心臟鼓動的頻率促使著少年將步伐往前,擠進人群的前方,即便此時他的心中悄悄的滑過一個小小而熟悉的不安預感。
可是,現在最重要的當然還是眼前的非日常存在,於是少年更用力的往人群深處擠去。

當然這個時候專注於前方的少年並沒有注意到,攬著他左手的學弟在此刻所閃過的不悅表情,雖然也僅僅只出現一瞬。

然後映入少年灰藍眼底的,是熟悉的街頭情景,池袋的名場面。
對立的兩個男人,舉著刀的黑髮男人,以及扛著販賣機的酒保。

少年依如往常的僵直在現場,愣愣的看著眼前可以說是膠著緊張氣氛的現場,絲毫沒有感覺到站立在身旁看著熱鬧的人們早已感覺到危險的慢慢退後。

少年只是睜著有些孩子氣的眼神看著池袋日常的非日常。

突然間少年感到左方傳來了一陣拉力,黑色的頭有些歪斜的往左偏了偏,漂亮的眼睛直直的而充滿疑惑的望向在左邊的另一個少年,他的學弟。

「龍之峰前輩,我們還是快點離開這裡吧,要是等下發生什麼意外就不好了吶~」少年用力的攢緊身前的左臂,他實在不太喜歡前輩這麼認真看著眼前那兩個人而遺忘他的表情,雖然他很清楚在前輩心中自己的分量。

啊…不過他可以為了剛剛前輩歪著頭對他露出疑惑的可愛表情原諒剛剛的遺忘。
懷著不被知道的心思,年紀較小的少年彎出漂亮的笑容,邁開步伐的就想將左臂的主人拉離現場。

只是事與願違。

「唉呀~這不是帝人君嗎?」
阻止的聲音熟悉到不行,是屬於某個滿懷著對人類的愛以及對世界的諷刺的情報販子。

「切!…」聽到男人聲音的瞬間,剛剛還漾著可愛笑臉的少年瞬間在無法被前輩察知的角度裡露出了近於噁心與不屑的哼聲。

『居然被發現了嗎……』撇了撇嘴,青葉有些不甘的想著。
明明剛剛這兩人還旁若無人的用力死盯對方,怎麼好死不死的就剛好發現了在旁邊的學長呢?
刻意的更是用力握緊手中的溫度,用力死盯黑髮男子的少年突然的在視線邊角瞄到了酒保服的男人默默的將自販機放下的身影。

「……可惡呢」於是有些憤憤不平的音調小小聲的自有點歪掉的笑容裡洩露出來。
現在的狀況顯而易見的,是絕對無法輕易逃脫的情況。

「青葉?」突兀的聲調柔和的在有些焦慮的少年耳邊響起。
「什麼事呢?龍之峰學長?」看著走過來的兩道身影,青葉維持著笑容回問著。
「…可以稍微的把我的手放開嗎?」乾淨的嗓音輕輕的說著,「…你握的我有點痛了。」回應的乾淨嗓音有著些許無奈的聲。

「放開,你把龍之峰弄痛了。」
還來不及回應,帶著墨鏡的酒保走向兩個學生身影,低低的喝斥其中一個少年。青葉帶著執著的掌就這樣的隨著帶著沉穩的音調落下,被揮去離開了緊皺的衣料。

只是很快的,離開的手掌又循著原本的記號,纏上了還留著溫度的地方。

「青葉君,快點把帝人君放開喔~不然小靜就會把你變成天上的星星唷☆」一旁的黑髮男子張揚著猖狂的笑,以一種令人感到怒氣的搧風點火音調說著,如果無視於他絲毫沒有笑意的眼的話。

「我才不放呢…倒是你們兩位跟龍之峰學長一點關係都沒有,根本沒有立場這樣要求我吧?」皮笑肉不笑的少年語帶譏誚的回覆。


然後,比較著誰更加了解叫做龍之峰帝人這個少年的無意義爭論就此展開。

回想結束的龍之峰帝人無奈的看著眼前仍然對立的男子與學弟,無聲的悄悄嘆了口氣,然後在心中有點無良著想著:他是不是該拋下這樣的狀況去買他原本預計要買的東西呢?

只是這樣的想法很快的就從少年的腦袋裡被劃上了個大叉。
『跑走的話,大概會追上來吧?就像是狗看到人就會追一樣。』少年精闢入裡的想著。

於是少年抬起頭,默默的看相眼前的光景。

「學校的時間可是佔用了人生的三分之一喔,而這三分之一前輩都跟我在一起呢,臨也先生你根本無法與我相比吧」笑嘻嘻的少年用著泛著示威的甜膩笑意說著。

不、嚴格來說我在學校大部分的時間是跟園原同學在一起吧?你只是下課跟午休應是跑過來而已。

「啊啦啦~說到了解,沒有任何人可以比我掌握更多的情報的喔!無論是帝人君從小到大的事情還是現在的三圍我都知道,連幼兒時期的照片也是全套一張也沒少呢~而且就連帝人君家裡我也安裝了監視器,青葉君你還太嫩薄了一點☆」

你從哪來的情報啊?三圍和照片什麼的到底是從哪個管道拿到的?……喂、監視器什麼的,那是犯罪了吧!

少年無奈的無奈的心在每句話落下的瞬間批了眉批,然後,少年滿懷著苦惱的眼瞄見了某個物體掉落到地面,那是原本靜靜站在一旁的男人夾在指間的菸蒂。

而那上面似乎有著過分用力而留下的凹痕。

穿著酒保服的金髮男人在接收到某句話之後,默默的走到一旁,高挺的身影彷彿靜止在整個天地間的站在某個有著不少凸出路牌的地方。平靜的任由笑嘻嘻的黑髮男子與笑瞇瞇的高中生兩人繼續對視對抗對話著,完全的將空氣中的糾結置之不理。
接著,似乎選定了某個有足夠面積的路牌,男子輕輕將手覆上鋼鐵的觸感,平淡的拔起路邊的一個巨大路牌,輕鬆自然的彷彿拿起叉子般的容易。

踏出裹著黑色西裝褲的修長,他走向對立的兩人。

「…那真是幸好龍之峰現在都住我家呢……」完全沒給聽到這句話而楞住的無仁義對抗二人組反應時間,男子的姿勢隨著起伏的高漲聲調快速而優美的揮出,俐落的線條彷彿拔刀一般的行雲流水。
「所以你們兩個跳蚤去死吧!!!!!!」

伴隨著強勁的風壓,還在原地的龍之峰看見了在朗朗天空中出現的兩顆星,光芒閃爍的滑過天際。

接著酒保服的男人拋下了手中已經歪斜的路牌,推了推有些滑下的墨鏡,他伸出了手,手的方向是前方站立的少年,而看著這樣動作的少年此時有些淡淡紅爬上雙頰。

少年低下了頭,在沉默間有些遲疑的將有著柔軟觸感的手放上了帶繭硬掌。

最後,在池袋街頭出現的,是臉上還帶著羞赧低頭行走的少年身影,和緊握少年雙手前往歸途方向泛著笑意的男人背影。


前往的方向是,超市。
少年今日要購買的物品,是特價的兩公升裝鮮奶。





小靜是人生的贏家喔>UO(如果是臨也可能就會變成淫家吧(馬上被小刀戳))
好啦,最近滿腦子都是電子戰爭讓我有點為難:D(表情誤了)

2010.05.29 | | 留言(6) | 引用(0) | DR

留言

No title

果然是小靜站上風吧!
依感情和個性的話
我認為帝人會比較喜歡小靜呢ˇˇ

小靜可能會是個好丈夫呢。ˇ。

2010/05/30 (日) 01:04:38 | URL | 魚 #- [ 編輯 ]

Re:魚

小靜是人生的贏家喔:D(要講幾次啦)

因為彼此都是溫柔的人,
而且他們都是屬於會支持所愛人們的選擇的人
所以會格外的溫柔吧我想O3Oˇ

小靜是居家生活出外旅行的必備...(喂

2010/05/30 (日) 01:53:15 | URL | 一筆 #- [ 編輯 ]

No title

小靜贏了wwwww
是小靜贏了呢好開心wwwww
就覺得三人之中比較起來帝人會拉著小靜一起去買東西呢,最後謎底揭曉!!!因為超商特價而特別跑一趟的帝人真不愧是好妻子模範>v<
那兩顆流星錯就在當街調戲人家老婆(爆笑)
臨也有點可憐呢監視器畫面怎麼樣都拍不到親愛的帝人君(繼續爆笑)

2010/05/31 (月) 01:24:33 | URL | 阿酒 #- [ 編輯 ]

Re: 阿酒

對吧對吧!!小靜贏了會讓大家身心愉悅呢(?

當街調戲就算了還出言不遜才是最大的錯誤>UO
對啊臨也一直很納悶怎嚜拍不到東西(超可憐的)

2010/05/31 (月) 05:29:06 | URL | 一筆 #- [ 編輯 ]

No title

小靜好棒XD(你要講幾遍?
不過就這篇來說應該可以改為酒保得利了吧XDDDDD
小靜是個愛妻的好老公(燦)
不過不知道有沒有可能被打飛的那兩隻在超市又會出現...?(人家說嘛~變態的生命力都是很旺盛的~ww

2010/06/25 (金) 22:19:59 | URL | 龜 #- [ 編輯 ]

Re: 龜

小靜超棒的喔:D!!!
不、酒保本來就是人生的贏家啊!!(喂

超市出現嗎?那大概是又被打飛吧:-I!!

2010/07/08 (木) 01:46:17 | URL | 一筆 #-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