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小家庭劇場】指間 下

耶我要貼完了^q^!!!!!!



「你在做什麼?」突然小小的嗓音隨著門板閉合的力度敲落在靜謐的空間,抬頭的少年發現另一個弟弟的存在,而還停留在幼小肩上的藍色書包透露著才剛到家的訊息。

「…照顧……帝人。」有些錯愕的以迅速的速度放下書包,走入房間換裝,再走到自己身邊的幽,少年嗓音有些遲鈍的飄出。看著幽毫無表情盯著地面時,他才想到客廳還凌亂著,而地板上也滿覆水漬。

於是少年焦急的準備起身整理,但是抵在他額間的細瘦手指卻全盤的阻止他的動作。
「帝人睡著了,不要動。」單指阻止兄長的幽靜靜的提醒,接著拿起不知何時從廚房摸來的抹布,井井有條的開始收拾周邊紛亂的一切。

彷彿被下了咒缚的靜雄就這樣順著幽的聲音,以準備起身的奇怪姿勢僵直在沙發邊,絲毫不敢動作,僵硬的看著眼前應該是忙碌卻波瀾不驚的弟弟仔細的將亂糟糟的周邊整理好。

整個詭異的姿勢一直持續到到幽清理完大部分的東西,走向沙發的時候。

「可以換個姿勢。」拿起碎裂在兄長手上的牛奶瓶,望著吊詭的姿勢,幽彎起難以察覺的弧度,依舊沒有波動的聲調有些莞爾。「不是完全不要動。」

「我只是怕吵醒他。」撇了撇嘴,將頭靠上沙發,低低的嗓音從沙發和頭之間的間隙傳了出來。畢竟他可不希望看見這個孩子再哭一次,那樣他的心臟會承受不住。

聽著有些沉悶的音調,幽挑了挑眉,緩緩的在沙發上坐下,以不驚擾到孩子的力度。
「你喜歡帝人?」接著,屬於幽的柔滑嗓音直指著。

「!?」將臉埋在沙發上的少年有些驚愕抬起頭望向身旁的兄弟,怔住的眼神滿滿的疑惑,盯著的雙眼有些嚇人。只是這樣的過程不到幾秒,他又將頭埋入了沙發內,只是這次並沒有連視線一起隱藏起,他只是將側著臉,看著眼前發出熟睡呼吸的小小臉蛋。

坐在另一頭的另一個細瘦的少年淡淡的彎了唇角,堅定的嗓音再度緩緩的敲起。
「你喜歡他,不然不會顧慮到吵醒他。」更不要說為了讓帝人抱的舒服而讓自己的手臂長時間的以相同姿勢固定著,畢竟長久維持同一姿勢會很不舒服,而他的兄長向來以沒什麼耐性著稱。

「即使喜歡,也沒有用吧…」有些低啞的聲悶悶的說著。「我會弄傷他。」那種力量可不會看對象是不是自己喜歡或討厭的吶。
「所以,你要繼續逃?」注意到對方用的是肯定句,幽依舊是不輕不重的以緩和冷靜的力度回話。「逃到什麼時候?你能一直都一個人嗎?」
「煩死了…」
「這並不是覺得煩就會停止的問題,你也沒辦法一直逃避。」看著越來越煩燥的兄長,嘆了口氣,手指伸出,在輕輕撫了撫酣睡的黑色小小頭顱、拍拍在一旁的肩膀後,將安靜留給對方思考的空間,轉身離去。
幽希望自己的兄長能夠認知到,並不是所有的存在對他懷有恐懼;並不是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只會拉扯出煩躁的情緒;也並不是沒有會對他豪不保留伸出雙手的存在。
只是這一切都需要時間、需要機會、需要有對的人罷了。

所以他離開了客廳,將整個空間留給少年去思考,他希望自己的兄長能夠自己察覺到,並不是逃跑能解決一切,也並不是拒絕,就能解決所有。


沉默的看著自己兄弟離去的背影,平和島靜雄將整個身軀都向後靠上沙發,以一手遮著眼的姿態待在小小的呼吸聲旁,即使靠上的地方因設計的考量並不柔軟,甚至是讓他的背脊有些疼痛。

「所以…到底要我怎麼做……」瘖啞的嗓音挾帶著壓抑的情緒,自手的下方傳出。


大孩子與小孩子在沙發上分享體溫,這是塞爾提回到家時看到的第一個景象。
心情因此而有些愉悅的女性躡手躡腳的褪去鞋,用著細碎無聲的腳步踏入客廳,換上日常服,然後,腳步輕緩的走向在客廳的兩個身影。
接著柔軟的身軀輕輕的在兩個身影交錯旁的空位坐下,以極度緩和的方式。接著,褪去手套白皙手掌分別撫上眼前的兩個孩子,一個以輕柔撫著幼兒光滑的額,一個則是緩緩順著有些凌亂的髮流。

「……該…」突然間,拍撫著孩子的塞爾提聽見一個躊躇的語調,埋沒在指掌下的音調顯得有些黏糊的雜亂,於是她用指敲了敲發出聲響的長子肩膀,要求著再說一次。然後,無頭的女性看見遮著臉部的指掌終於離開定位,緊抿的唇開闔用低落的嗓音再度發出了疑問。「…該怎麼做……」仍然帶著猶豫的音調這次準確的發出,而少年眼底是滿滿的不知所措。

於是柔軟的手安撫的拍了拍對方的手臂,示意著往下說去。在安慰的拍撫力道下,少年以極慢的語調將方才的對話以及煩惱說出,也將自己最害怕的部份全盤托出,在令人安心的母親面前。

整個過程裡,塞爾提只是靜靜的聽著少年的陳述,恬靜的宛如世界上最好的傾聽者,直到最後一個句子落下,而結束句尾的少年則像是虛脫一樣的將整個身軀靠在一旁。

彷彿說好的一般,熟睡的小小孩子在少年結束句子的最後一個尾音醒來。「唔…唔啊~」接著泛著睏意的大眼在幾個眨眼動作後發現熟悉的母親後,立刻放下了被緊抓多時的少年手指,拉長手臂發出聲響的對母親央求懷抱。

塞爾提沒有讓孩子失望的俐落伸出手迎接那個懷抱,而一旁終於被放開的靜雄則是怔怔收回手的看著眼前的孩子在被一旁的母親熟練的抱起、將整個身軀攀附在塞爾提的懷抱裡後,所露出的像是小動物撒嬌的可愛表情。

『既然這樣的話,保護他不就好了嗎?』輕輕拍著孩子的背,塞爾提抱著在懷裡露出倦意的孩子往房間走去的同時,彎著笑著對還愣住的少年說。『把那個力量,用在保護上就好了啊,靜雄。』雖然無法看見,但塞爾提確實是掛著笑容的,洋溢著母親光輝的女性背影也同樣的,滿滿的充斥開心的情感。

-靜雄對於懷裡的這個孩子,並不是排斥或是厭惡,只是單單的不知所措而已。
塞爾提對於這樣的答案感到無比的歡欣。

得到答案的無頭女騎士就這樣抱著懷裡的珍寶離開了客廳,同樣的將整個空間留給少年去思考。
『並不是沒有答案的無解,只是剛好靜雄沒想到而已。』畢竟那個孩子有些笨拙,雖然也因此很可愛。

被獨自留在客廳的平和島靜雄就這樣看著母親身影消失在視線中,而他的腦袋正在消化剛才女性所留下的字句,直到時間的針靜靜的走過一些距離,坐沙發旁的少年才在有些偏暗的室內裡牽出一抹笑。
骨節分明的手指爬梳過髮,四肢有些無力的將整個身體放倒在地板上,似乎被自己打敗似的,接著,在沉默了半响後,少年笑了出來,笑聲彷彿拋去了所有的束縛一樣。

『是啊…既然害怕讓他受傷,那我就盡全力的保護他就好了。』伸長了壓著紅痕的右手,漂亮的眼神看著從伸展到握起拳的指掌,他笑著,下了一個了決定。

噙著笑,嘿咻的一聲讓身體離開有些涼意的地板,接著,俐落不帶任何猶豫的少年走向屬於那個小小孩子的房間,臉上是堅定的小小微笑。

接下來的某個房間裡,屬於一個正在深深沉睡的孩子房間內,充滿了一大兩小的小聲耳語與細碎笑聲,而此時的平和島家洋溢著滿滿的守護與幸福氣氛。
雖然此時似乎三個人都沒察覺到遺忘了什麼。

而池袋某個密醫,正在門外靠近邊角的角落裡站著,而他身邊的黑暗彷彿濃縮了整個池袋的黑暗。



「靜雄葛格!」走進幼稚園的藍色身影在聽見喚聲的同時便蹲下高挺的身子,迎接撲進懷裡的小小孩子。「帝人。」喚著孩子的名,青年寵溺的揉了揉黑軟的髮,低沉的嗓音泛著和暖的笑意。「該回家了,去拿書包。」

「好~~」回應的孩子用上滿滿的朝氣,然後轉過小小身子,讓鵝黃色鞋子啪噠啪噠的奔跑起來。
「不要用跑的,帝人,我在這裡等你。」在身後的青年出聲提醒著,眉頭有些皺起的想著要是跌倒該怎麼辦。

突如其來的柔婉嗓音從另一邊傳來。「你是帝人君的哥哥嗎?」轉過頭的青年發現那是一個圍著圍裙的溫婉女性。「我是帝人君的老師。」帶著笑的眼微微瞇起,女性老師的唇彎起一個友好的笑容。



回家的歸途上,精神的稚氣嗓音揚著興奮的情緒對著一旁的染著金黃的身影訴說一天的經過,而一大一小的身影中間是互相連起的大掌與小手。

青年放緩著步調,在灑落夕色的陽光裡,看著孩子泛紅的側臉,他想起剛才在幼稚園裡女教師的話。

「啊…是你吧…」女老師的眼角是瞇起的笑。
「我?」他聽見自己疑惑的嗓音發出疑惑的音調。
「呵呵…帝人君說過喔。」秀雅的臉蛋滑出一個泛著溫度的笑。「他說,靜雄葛格跟英雄一樣很厲害很帥…」停頓了一下,看著眼前有點怔住的青年,滿滿笑意,好聽的聲音緩慢而清楚的如歌訴說。
接著,隨著最後一句的話落,青年感到自己的耳朵上有熱燙的溫度襲上。



「然後啊、正臣說……」看著泛著開心笑容的孩子側臉,牽著孩子暖暖的手,青年的耳邊再度響起了女性柔雅的嗓音。

「帝人君說,他最喜歡靜雄葛格了!」

將視線轉回路途,青年的嘴角難以自制的悄悄勾起,狹長的眼底是滿滿的柔軟,然後,挺拔的青年牽著細瘦的孩子走在回家的歸途上。

大掌握著小手掌、小小手指抓著大大手指,歸途。




不要問我總字數掩面

2010.06.05 | | 留言(0) | 引用(0) | DR小家庭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