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戰爭/GX宏】良好互動

欸就是把之前在噗浪上的打完(喂)

作業時的BGM是 Lenka 的 Trouble is a friend
這首歌太適合宏達電了XDDDDDD每次都是邊看歌詞邊笑(?
有興趣可以點來聽聽看↓







【多數人都在Google上搜尋過自己】

看著以粗黑體標示的新聞標題,抓著報紙瀏覽的蒼藍色身影有些意外的頓了頓,長期做著工作的帶繭手指翻到了標示的版面,啪唰一聲的將眼前染滿黑白的版塊在眼前大展開來。

「…啊!就是大家都養過狗的意思嘛!!」咧出大大笑容,宏達電黑玄的眼睛笑的微微瞇起,讓其中的深黑宛如一潭幽水震盪出陣陣弧度。

高揚起的頭認真的審視眼前的新聞內容,有些遮擋住視線的深棕髮被壓在因長期使用而顯得有些老舊的帽裡,只是早已習慣的青年並不在意,任由那些過長的髮絲沿著仰起的線條垂落在耳及頸邊。
帽沿下還顯得有些年輕稚嫩的臉孔此時是映著滿滿的愉快,拿著報紙,骨節分明的手指還有些興趣盎然的將其舉高,眼神甚至還露出認真研究精神的貼上那一小區塊的新聞版面

「看到了什麼有趣的東西嗎…宏達電?」突然的悅耳音調在耳邊響起,一雙修長的手從宏達電因舉高報紙而有著空隙的腋下穿過,輕輕覆上咽喉與柔滑的臉蛋上。「可以和我分享一下嗎?」緊接著是一個熟悉到不行的氣息熱燙的貼上耳殼,緩緩的在敏感的耳部噴灑著炙熱的呼息。

『啊...啊咧?』見鬼的,這傢伙是什麼時候跑來的?然後宏達電散著髮的頰邊感覺到有東西撥開的觸感,眼尾的餘光掃過告訴他那是谷歌的眼鏡。

將下顎靠在宏達電的肩膀上,谷歌在鏡片後的深邃眼睛逐一瀏覽眼前分著區塊各自獨立的黑白版塊,含著探究的眼神就這樣一一掃過粗體的新聞標題。

「如果看到一半我的視線裡只剩下縐成一團的廢紙,那麼我相信親愛的你會負責讓我了解新聞版面在說什麼吧…嗯?」依舊優雅的嗓音不快不慢的對懷抱裡的藍色身影發出警告,然後豪不意外的感受懷中的溫度有些驚悚的跳了一下。
噙著漂亮的笑容,帶著眼鏡的男子愉悅的一邊享受懷中的溫度,一邊緩緩的看著眼前高舉的報紙。

「知、知道了啦……」不是不知道身後人的脾性,對方不喜歡事情只做上一半的性格會替自己招惹上怎樣的麻煩他更是不想深入了解,尤其是想起上次揉爛某個文件之後的悲慘遭遇…,宏達電顫抖了一下,徹頭徹尾的放棄了阻止對方看報的行為。

「喔~」突然瞄到某個區塊的男人發出了意味不明的一聲感嘆,而在他懷裡的男子是被這句應該是無義的狀聲詞感到如坐針氈。

接著拿著報紙的男子感受到撫著自己喉間的手緩緩的下滑,輕撫過鎖骨後,探入寬大的領口內。而原本只是撫摸著臉頰的手指也轉移陣地,輕輕將他尖細的顎骨往上,轉折出漂亮的頸部線條。「喂…谷、谷歌!」冰涼的體溫讓他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感覺到不好預感的青年不由得出聲嘗試阻止。

「……呵呵」只是看著這樣無用的阻止動作的男人並沒有停下動作,他只是發出了低沉的笑聲,然後鼓動著喉嚨深處的邪肆嗓音。「這樣阻止的你看起來很可愛呢…」
修長的指節輕緩的指上某個區塊,在某個段落上以不輕不重的慢調子動作敲著紙張。「你也想看看自己有多大的份量嗎..宏達電?」悅耳的男性聲調在泛出紅色的耳旁響起,其中含著的戲謔音調讓宏達電的臉色是堪比死灰的陰沉。

「其、其實還好……只是剛好看到、而已。」眉頭緊皺。
「有好奇心是好事呢…」漂亮的唇貼在頰邊是一陣耳鬢廝磨。「看在我們長久以來的"良好合作經驗"上,我可以保持著良好的服務精神幫你更加的了解你自己喔~」男人的音帶著些許的戲謔語調,話音中手指緩緩的摩擦著底下的肌膚,無言的滑出一抹情慾味道。
「我、我可以自己來…不需要你麻煩……」幾近蒼涼的嗓音有些顫抖的說出拒絕,可以的話他一輩子也不想要了解這麼深奧的東西,尤其是他感到某個冰涼的體溫正在拉開工作服的下襬潛入的時候。

「嗯…但是我很堅持要替你服務呢…」依舊是用著和悅的慢調子將熱氣灑落在顫抖的耳旁。「宏達電,你剛剛到底是覺得什麼有趣呢?」然後在句子的末尾惡質的乾脆一口咬上泛著粉色的耳骨。

「唔…只是、只是覺得…啊、不要亂碰啦!」慌亂的手放下手中的報紙,抓上正在靛色衣料下竄動的手,只是過於慌亂的衣服主人似乎沒有發現停止的位置其實有點巧妙。

「只是什麼?」螢綠的眼裡滑過一抹深幽,維持著笑容的谷歌沒有提醒的繼續提出疑問。

「只是覺得那麼多人都搜尋過自己覺得很有趣而已啦……」死死的握住對方的比自己要來的大衣點的手掌,暗暗憾恨著平平都是人為什麼觸感可以有這麼大的差別,然後企圖在心中祈禱著對方沒發現剛剛其實自己罵了他是狗的這件事。

「啊啦…只有這樣嗎?」不緩不急的語調有著些許猜疑,半挑眉的表情看著懷裡眼神正在猶疑的青年,谷歌的表情有些壞心的繼續投餌。
「對啦對啦、不然你以為咧……」只是七月半的鴨子仍然不知死活的繼續吃飼料。
「這樣啊…」

聽著對方似乎不打算探究的語調,宏達電有些鬆懈的放鬆了肩膀和手下的力度,悄悄的呼出一口氣。『太好了,谷歌這傢伙似乎沒有發現…』他心想著。

只是此時毫無警戒心的青年完全不知道在下一秒,他將會對他現在的沒有防備感到痛徹心扉。


「宏達電…知不知道一件事啊?」看著懷裡毫無防備的笨蛋,谷歌有些好笑的看著發出一聲啊而顯得滿肚疑問歪著頭的人,「你只要一說謊,應答就會重複說上兩次、有點結巴喔。」接著手微微使力的就把腦中空白喪失反制能力的青年推倒在地。

「什…什麼啊!我、我才沒──」慌亂的青年雙手並用的推著眼前的帶著眼鏡的男人,只是話還沒說完,谷歌接下來的話就讓他的臉像是被五雷轟頂過後的焦黑成一團。

「大 家 都 養 過 狗…對吧?」鏡片後的眼睛笑瞇成月牙的形狀,笑容可掬的宛如擁有最高教養的儒雅男人,此時拉開的漂亮笑容裡的潔白牙齒卻只讓蒼藍色的工作服想起猛獸磨牙霍霍的可怕樣子。

而他覺得他就是被猛獸盯上的可憐草食動物,即使不是很想承認自己是弱勢的那方。

「為…為什麼你會知道啊……」眉間抽動的青年頰邊有冷汗滑過,他的眼角瞄到對方的身體卡在自己的兩腿之間,而這似乎不太妙。

「嗯?這是個好問題不是嗎?」背著光染上俊邪的男人依舊是維持著他一貫的悠揚音調,豪不費力的以單手扣住交疊的手腕。「要是連宏達電的事情都無法瞭若指掌的話,要怎麼立於情報的頂點呢?」另一只手隨著起伏的節拍拉開了衣服的下襬。

「不…我想、我的情報應該、應該沒有什麼商業價值存在的!」該死的這傢伙力氣大的跟鬼一樣!

「有喔,至少對我而言。」緩緩的音調下是快速拉開皮帶的動作,速度是十成十的完全相反。「而且剛剛不也說了嗎,我想幫助你了解自己,尤其是份量方面。」削薄的的唇瓣勾起,完美的殺手笑容。

「我也說了謝謝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啊!!」劇烈掙扎的青年幾乎是驚恐的咆嘯。

「那麼我也再次告訴你,我堅持。」傾倒著惑人的沙啞,谷歌緩緩的開口,用的是不容拒絕的力道。

「見鬼的堅持!!」
「好了…親愛的,來體會一下中國人所謂的被狗咬一口大概是什麼樣的感覺吧。」總而言之,男人還是很記恨著對方說他是狗的這件事。
「課程時間就暫定…嗯…我看就到你昏倒結束好了。」漂亮的手指迅速的拉下工作服與褲子的拉鍊,優雅的笑容在背光的影下,在宏達電看來根本就是厲鬼索命的恐怖。

『你是鬼!!!』聽到男人的低沉語句,宏達電在心中是無限哀號。

將身子壓下,在近的可以分享彼此呼吸的距離裡,谷歌用著溫良恭儉的笑容說著。
「讓我們一起開始這場深度探索了解自己的探索旅程吧…宏達電…」

狠狠的欺上還想掙扎的唇,將對方所有的空氣搶走吞下,掐上有著細嫩觸感的腰間,看著不能自己軟下身子的青年,谷歌笑的異常愉快。

容量大小的問題,他想,足夠花上整晚的時間去深入探究。





後面請自行腦補(淦)
笨蛋宏達電真的好可愛(掩面)

2010.06.07 | | 留言(2) | 引用(0) | 【文】

留言

No title

太歡樂了這個~(扭
宏達電超可愛的,我就說谷歌是鬼畜嘛 >w< /

2010/06/08 (火) 18:53:55 | URL | 歲星 #- [ 編輯 ]

Re: 歲星

我第一次打文打到邊打邊笑啊XDDDDDDDDDDD!!
宏達電真的可愛到不行!!!!
然後某天晚上我跟別人聊天之後...

谷歌他的變態度就急速上升到有點恐怖的境界了:D(表情誤了

2010/06/08 (火) 19:03:48 | URL | 一筆 #-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