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輪spit葛】旁觀者

嘛:3...是寫給米肉san的文。
拿上來騙更新(淦

然後不放圖覺得很怪所以只好把之前給啊恩的塗鴉拿上來放(根本主題不一樣了吧你)

1.jpg





Volcano的第二把交椅最近發現了一個不曉得該不該稱之為新奇的大發現。

關於他家隊長,那個被人尊以炎之稱號的存在。

「表情好像變多了呢…」修長的指節靈活的將手中的Poker漂亮優雅的翻了個轉,露出底色的紙卡上彩色痕跡彰顯身分,國王。

是呢,對於Volcano這個隊伍、或是奔馳於炎之道之人所共同認定的那位國王‧SpitFire,在最近的的確確的被自己的副手發現變的不太一樣…好吧,或許有的時候是只要眼睛有正常功能的人都能發現那個變化。

『戀愛中的少女』以電視上那些揶揄近似到誇張的語調來形容的話。
即便那位隊長大人通常是讓少女們陷入戀愛的存在。

將堂堂一個王者以少女來形容或許不妥,但說真的,黑炎也很難想到能夠很準確描述的形容詞了。

舉例來說,男人會在經過蛋糕店時露出寵溺的神情,接著走進店裡,快速的選好蛋糕結帳,熟練的幾乎像是排練了幾百次般的手指會在適當的高度接過蛋糕,而瞬間那個神情會更加柔和的把店員電的小花亂冒。

或是,在年輕孩子喧鬧隊伍幹部聚頭談論的熱鬧聚會裡,男人會一人獨立的坐在一角,或許是安靜點著小燈的角落位子,也或許是透著清涼微風的陽台上,但不變的總是他手上總是有個物體,發著光的手機螢幕,而男人的眼底總是露著渴望。

又也許,在走過大街時,在人群裡走過的那個身影總是會在看見某樣事物時停頓,而垂放在身側的指會像是模擬著撫過或勾纏著什麼的動作,而在那瞬間,擒著笑彷彿想到什麼的男人附近總是會有一樣事物存在,亞麻金的髮絲。

「無用啊…」將彩色的國王翻轉讓繁複的花紋蓋過,黑髮男子看著眼前景色喃喃低語著。

視線的前方是如同火焰存在。
慕名而來的少女們總是在一旁看著那個高挺俊拔的身影嚷喊著好帥好喜歡之類的音節,而甫踏入這個世界的男孩們也總是用著敬畏與追逐的眼神看著那個背影,不論男女的都以渴望的表情希望能得到那位炎之王的輕輕一瞥。

但是無用吶…
Volcano的黑炎幾乎是用同情的眼光看著眼前的場景,以一種全然局外的立場。

畢竟自家隊長早就深陷愛河中無可自拔了,不、或許該說他樂在其中也懶的掙扎根本是開心跳入愛情泥沼的完全不會注意到周邊的路人甲。

所以無論視線多熱烈都沒用,戀愛中的男人可沒有多餘的力氣將腦袋跟眼神分給其他人。

接著黑髮男人的耳邊滑過一連串驚疑的叫喊,從牌面離開的視線看著眼前不復存在的身影滿滿的是了然。
然後Volcano外套翻騰起衣角,隨著國王離場,魔術師也跟著退幕。


「我先說、是因為今天、今天剛好安達她們說要做所以我才…啊啊!!不要現在拆開──」年輕的孩子在突地高昂起的音調裡揮舞雙手的企圖阻止,只不過青澀的動作完全無法阻擋身經百戰的成熟男人拆解眼前小小的包裝。

「是餅乾啊,葛君真厲害」男人的表情是十足十的愉悅,而他前方的男孩則是顯得窘迫的將自己的毛帽拉的更低,低嚷著。「…我知道很難看啦…」

「嗯,外表不一定代表內容喔」笑的莞爾,高大的身影伸出厚實的掌揉了揉男孩的頭,離開時還抽離了一片白色讓淡金的髮絲垂落。「不然葛君要試試看味道嗎?」

「…試就試」男孩賭氣似的拿了塊餅乾塞進嘴裡咀嚼,含混的音調襯上有些如釋重負的嗓音放心的說。「嗯…味道沒有我想像中的可怕…」

「那麼,我也吃吃看好了。」醇厚的嗓音透著輕輕笑意。

在淡淡的光下,炎之王伸出漂亮的指朝男孩勾了勾,讓男孩拿著餅乾的身影更接近些。年輕孩子乖乖的順著動作走近,縮短兩人的距離,只是他並沒有發現男人眼底滑過的那抹含著笑意的精光。

然後在夜色街道裡,路燈灑落的光下,男人俯身輕輕的在男孩唇上印上一吻,舌尖輕輕探出舔過了殘留在稚嫩唇上的餅乾碎屑。

「很甜、非常好吃喔,葛君。」

在男孩幾乎是紅著炸開臉龐前,是飽含著滿滿愛戀眼神溫柔笑著的男子。

「真想知道這些人看到Spit那種表情會不會夢想消失希望崩毀…」在一旁街角的魔術師完整的看完整個經過,在男人露出那抹笑時詠嘆般的說著。

『畢竟,那個笑容讓鼎鼎大名的炎之王看起來跟笨蛋還真是沒什麼兩樣。』


「嘛……不過啊…戀愛中的人本來就是笨蛋了也沒錯」

輕動指掌,魔術師撥動著紙牌讓紙片啪啪的從空中如同雪花灑落,然後隨著最後的音節踏著悄然腳步默然退出身後的愛情劇場。

2010.10.02 | | 留言(0) | 引用(0) | 【文】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