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裏裏一百種認識方法】圖書館:預約

又是被打到然後又寫給裏裏的:3...

我覺得在這樣持續被各式各樣的認識方法打到情況有點不太妙啊。

先別說現在很多書要念,光是在身後的那堆坑(尤其是DRRR的)我就覺得殺氣好重啊。
然後我想說的是我忘記當初某篇DR決定的背景音樂是什麼了(喂





俐落的將一堆一堆的書分批堆好,熟練的調整每個條碼位置,然後一氣喝成的完成歸還的作業。
接著將歸還的書分條目安放在適當的推車上交給歸位負責人後,開啟電腦掃視預約書目。

他的工作,是站在圖書館櫃檯服務的工讀生。

「呼---」他輕輕吐了口氣,轉了轉有點泛痠的手腕,每次的作業總是會深刻的讓他體會到書真的是木頭做的。
看著電腦已經開啟完畢的黑白畫面,手指飛快地將一連串的密碼及帳號輸入,輕快的鍵盤聲在安靜的圖書管理格外清晰。
然後在最後的頁面上用力按下發出了「喀噠」聲音的enter鍵,一條又一條的顯示訊息就佔滿了整個螢幕。

預約顯示,學校圖書館系統裡幫人保留書目的功能。
同時這也是他每次工作的開始。

按壓著鍵盤功能鍵,隨著眼睛水晶體反射著在螢幕上滑過的一個又一個預約人姓名以及書目,手毫不猶豫的在身後的書架上挑出書籍放在桌上,不一會兒,他身邊地桌面及大理石邊緣上就蓋起了一座護城河。

大學生的借書量還是很可觀的,他想。
即使學校每次都在呼喊大家快去圖書館,那聲音說有多淒切就有多淒切。

接著抽起一疊放置在桌上的白紙,抄寫著螢幕上晃過的預約人姓名,夾入書內,放入預約架裡,之後就是等人來取書。
不算複雜的工作,簡單容易的也不會有什麼意外。
左手拿著筆,墨水在紙上劃出一個又一個的直與橫,即使看起來是很無聊的工作,乏味一再重複同樣的動作,不過他還是挺樂在其中的,雖然在工讀生裡可能只有他很享受背書包圍的過程。

預約工作裡不完全只是無趣的看資料、寫資料、拿書、放架這些而已。
比方說,他偶爾會看見一些有趣的人名或是書名,又有時他會意外的發現學校居然進了一些他從不知道的書籍,或者偶爾他會從預約量的多寡判斷出現在學生們之間熱烈討論的內容或是一些報告內容甚至是教授們這次規定的報告題目。

情報來源就是那些借書量會跟學生感興趣的書目打平的,而原因大概只剩下那是教授規定書或是內容會出現考試題目的書,這種書通常被預約了一整個學期也不令人意外。
只是無奈的這大概不是當初編寫那本書的人所希望的狀況,應付考試和敷衍教授。

不過這也就是學生的通病,除非有必要否則是絕對不會看自己不感興趣的書目。
就像是花錢買參考書會很心痛但是卻可以砸錢買一整套喜愛的書籍一樣的原理。

翻開,夾入,闔起。
腦袋亂轉著的同時他的眼裡也飛過一本又一本充斥著各式色彩的封面。
簡約的、複雜的、幾何的……書籍的封面近幾年來也是越做越向精緻複雜發展了,連帶著那些印刷的色彩也跟著一併升級。

突然地,在掃過一本燙著金字的封面時,他手部的動作停格,略歪了頭,有些失望的表情爬上了長期待在室內略顯蒼白的臉龐。

『啊……這本書被預約了啊。』

有些落寞的想著大概又要在等兩個禮拜才能看到時,他看向自己手中應該要夾入那本書的字條,而上面書寫的字讓他有些莞爾的彎了彎唇角。

李 修 年

看了看那個名字半响,他默默的把那本書放在自己桌上的另一角,而不是預約鐵架上。
這個名字的主人已經有好幾次跟自己預約了同樣的書籍,不過有點哀傷的是自己好像總是找不到時機點幾乎每次都以搶輸收場,預約序號總是排在李同學的後面。

『不知道該說是興趣相合還是冤家路窄…』數不清已經幫他做了多少次預約書而那其中又有多少本是自己想借的。

也有的時候不是預約搶書,而是當自己想看的時候上了系統查詢才發現書在那個人那裡。

將最後一本預約放入鐵架上。「說是巧合也太巧。」輕聲說著,然後他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拾起那本書靜靜的看著封面一會後,指尖輕柔的開始翻閱看起來很有質感的內頁。

嗯,這就是圖書館工讀生的特權,在書還在館內不在人手中的時候他們都還可以翻閱。
不過通常不會去拿預約書看,若是有人剛好要來拿書的話情況會有些尷尬。他會不怕可能出現的尷尬場面這麼做也是因為知道對方總是在他之後的班來取書。
他們從沒打過照面、沒說過話、沒遇上過,但是卻很有趣的總是對同樣的書有興趣。

從一開始抄寫這個名字感到熟悉,到發現這個巧合的愕然,接著看到每次預約都是後面那個時的微怒,到後來的因為覺得有趣而開始會在李修年這三個字出現時發出輕笑。

過於熟練的甚至到現在有的時候看著書目想著或許李同學會感興趣的下一秒後,就發現了那張寫著那個名字的紙張在自己手上,正準備夾入,而在那種時候他總是覺得能了解一個人的喜好到這樣也很不簡單。
當圖書館工讀生當到能看螢幕玩猜猜樂也不容易啊,他有些失笑搖了搖頭翻到了下一頁。

這大概是預約名單裡字寫的最漂亮的名字了,畢竟練習機會很多。
而且也是最早深植在腦海裡的名字,他想著。

「唰-」指腹往一旁施力,書頁隨著指的方向翻入下一頁。

看著接續的文字他思索著一會,手輕扣著下巴看著目前進展的故事方向,搖了搖頭,他想李同學可能很快就會把書拿來還。
故事的走向跑到另一個地方去了,而這樣的發展似乎不會對李同學的胃口。

不過自己倒是覺得還好就是了。
也就是還不到最極限的關頭還能繼續看完的那種層級。

『居然連他看書的極限在哪裡都知道了啊……』
當進展到下一章節前的白頁映入眼簾時,他才想到,他居然連李修年能忍耐一個作者偏離道路到什麼極限都知道了。

了解到這種程度有點可怕呢,將名字字條夾在自己看到的那個段落,他闔起書決定去巡視一下館內未歸類書籍的累積狀況。

因為圖書眾多的關係,在館內翻閱過的書籍通常翻閱過的人會將他放置在未歸位推車上讓工讀生代勞歸位的工作。
雖然累積速度都不一定,不過還是需要一定時間就去巡視一下累積狀況,必要時候要趕快把書歸位。

只是一抬起頭,他就發現前方站著一個比他還高了個頭的身影,而對方表現出來的神情並不像才到這裡。

『啊啊……剛剛看的太認真的都沒發現…』他有些懊惱的想著,並不是出於對工作的極度認真,而是看書時的表情被一覽無疑讓他感到很羞赧。

可是就算被看到了羞愧到想死也還是要工作,畢竟他是個工讀生。嘆了口氣,他抬起頭看向對方問道。「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請問這本書編碼作業完成了嗎?」男學生從襯衫上的口袋遞出了寫著書名的字條,而發問的唇角有一絲上揚的弧度。

「還沒有喔,大概下個月才會上架,到時候你可以先在網路上查詢處理進度再過來。」看著螢幕顯示的進度表,他看向對方回道。然後在眼神對上的時後補上了句。「這樣比較不會白跑一趟。」

青年笑笑的聳了聳肩表示不在意,俐落的伸手掏了皮夾後向他遞出證件。「沒關係,我只是順便問問,我原本是要來拿預約書的……不過還是謝謝你提醒我。」

「不會。」順手接過的同時,他習慣性的對對方露出一個禮貌性的微笑,接著,在下一秒,他看著學生証上大大的黑體字陷入了沉默了發楞。

李 修 年

「那本書,現在在你桌上。」飽含著濃濃笑意,在他眼前伸出的食指指了指他的桌面,那本燙金字的封面此時在他看來很像燙手山芋般的可怕。

尷尬,非常之尷尬的場面。

喉間發出小小的聲音,如果說剛剛是羞愧到想死的話,他現在更想立刻消失。「唔…我馬上拿給你。」說著的同時,手部快速的動作著,翻開取出名條、刷過書碼與學生証,提醒還書時間一氣喝成的將書遞出。

眼前看著一系列動作的李同學正在一旁看著他的反應捂著臉,不能自己的發出有些隱忍的笑聲。
而聽見笑聲的自己現在更想挖洞把自己填起來了。

「謝、哈哈哈,謝啦……呵呵」李修年有些斷斷續續的笑著,看著眼前更加窘迫的工讀生,笑瞇的眼裡有著一抹明顯感興趣的情緒。「總之謝謝你囉~」爽朗的音調說著,伸出的大掌接過的同時稍微壓低了身子也似乎無意的劃過了泛著粉色緊張顫抖的指尖。

接著李修年揮了揮手,就離開了圖書館。


櫃檯後的圖書館工讀生正用兩手掩面死命的遮擋整張紅通通的臉頰。
他決定他以後死都不會在上班時候看書,一定會乖乖當個好工讀生。
或是在下次看書前一定會縮到辦公室裡,絕對不會在外面拋頭露面。

而這個決定在之後更是被他奉為極致的英明神武,在他發現李同學常常挑他工作時間來拿書之後。


『你看書的樣子很有趣…表情千變萬化的喔。』李同學拿書時低聲說的話,這就是工讀生瞬間下決定與燒紅臉的原因。

2010.10.08 | | 留言(0) | 引用(0) | 【文】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 主頁 |  »